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濮阳战后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濮阳城的战报很快传播开来。

    冀州,广宗城。

    自打张角举旗起义后,广宗城就成了太平道真正意义上的圣地。整座广宗城上至城守官吏下至普通黎民百姓,几乎全部都加入到张角的黄巾军中,而张角的每一份教令也都是从广宗分发到全国各地的黄巾渠帅手中。

    作为张角亲自坐镇的城市,广宗城内的黄巾军自然不会做出什么烧杀抢掠的事情来。可是当朝廷的北中郎将卢植带着朝廷的平叛大军杀入冀州一来,广宗城城内的黄巾军士卒却一批批的被调配到前线参战,而随着卢植军的节节胜利,广宗城内便竖立起无数招魂幡,几乎每天都有广宗参战士卒的死讯传来,哭喊声和那无数林立在城内的招魂幡,让夜晚中的广宗仿若是一座鬼城。

    广宗黄巾军的总坛内。

    自唐周叛变****义被车裂的那天后,张角的身体状况就每况日下。如今张角全靠自己早年炼制的丹药续命,而繁杂的教务则大多交给自己三弟张梁去处理,至于冀州的军队则交由自己的二弟张宝和首徒张牛角共同统帅。

    之前张宝和张牛角数度败于卢植,张角却并不太担忧。卢植乃世之大儒上马可治军下马可治民,但朝廷也只有一个卢植而已,从各地传回的消息来看,豫州颍川的波才已经将皇甫嵩围困在长社,荆州的张曼成则将朱儁的大军死死挡在南阳城外。只要自己这边在冀州利用数量优势拖住卢植的军马,等波才和张曼成歼灭各自的对手并反攻洛阳,孤军深入的卢植到时再想撤军,就要问过自己会不会放他回去了。

    “兄长,最新传来的消息,兖州东郡的于毒部已经全军覆灭,于毒本人只带着千余亲卫去投奔张牛角去了。”说话的这人乃是黄巾军的人公将军张梁,他是天公将军张角的胞弟,负责协助张角处理每天的教务。

    正盘坐在蒲团上默念太平清领道的张角,在听到张梁的汇报后,头皮一麻胸中更是突然传来一阵绞痛:“痛煞我也!”

    “兄长!!”张梁赶紧丢下手中的帛,将斜倒在地的张角扶了起来。

    门外冲入数名张角的亲传弟子,见师尊面色发白手脚发抖,便明白师尊这是又犯心痛病了。赶忙从后堂取来一葫芦,打开塞子从葫芦内倒出三粒色丹丸喂与张角服下。

    吃下丹药后,张角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又过了小半个时辰,这才终于睁开了双眼。一直为张角抚胸捶背的张梁见兄长苏醒,赶忙招呼张角的亲传弟子将张角抬到床榻上歇息。

    “于毒不是前些时候才传送信说,他已经将濮阳城团团围住日夜猛攻,破城之时只在十日之内么?何以今日不仅濮阳城未攻下却又将数万精锐尽皆覆灭?”张角恢复神志后第一件事就是问起于毒的败因,他不明白于毒在拥兵数万猛攻孤城的情况下,是如何丧兵折将以至只剩千余残兵逃回冀州的。

    “据说是陈留的抚军都尉吴懿率军前去救援濮阳,于毒与其交战却中了那吴懿的诱敌之计,被其引到林中施以火攻,数万大军死伤大半,除于毒身边千余亲卫外,剩下的人都四散逃走了。”张梁还记得之前帛上记载的内容,听到张角的询问便一五一十的告知与他。

    “本尊举事之前就与一众渠帅说过,逢林莫入穷寇莫追,这于毒却把本尊的话听过就忘,不仅未能察觉敌人的诱敌之计,还一路追人树林中陷入别人早就准备好的伏击圈内。真乃一将无能累及三军啊!此等庸将要之何用?传本尊教旨,令张牛角将于毒首级割了,用来祭奠死于此役的黄巾将士。”张角强忍阵阵晕眩,用及其虚弱的声音下达了自己的旨令。

    张角愤恨于毒不听自己戒告致使大军覆灭,大手一挥就要摘下于毒的项上人头,但张梁却想的更多,不仅拦下准备去传教旨的一众弟子,还向张角劝说道:“兄长,这次于毒对上的官军将领就是那个以少胜多击败卞喜的陈留吴懿。此战之败主要怪这吴懿太过奸猾狡诈,竟用数千军士的性命演了一出苦肉计来蒙骗于毒。

    或许于毒确实有些轻狂大意,但于毒本身就是出身草莽,在战场上击杀了数千敌军将士后难免会有些忘乎所以,故而在我看来于毒虽有罪但却罪不至死。如今我军冀州战场上正是用人之际,兄长若能让于毒在军中戴罪立功,即对其做了惩罚又不至于让我军损失一员将领,却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吗?”

    说实话,张角真的很想将于毒这败军之将直接处死。但如今兖州卞喜部和于毒部都已分崩离析,冀州张牛角部和张宝部又接连败于卢植之手,此刻黄巾军真的很缺少能够统兵作战的将领。而于毒虽然这次败于濮阳,但之前他在东郡却发展的不错,这说明于毒这人还是有点才能的,只不过是他的对手太强了,接连使用奇谋险招打败了陈留郡东郡两地约十万人的黄巾军。

    “那陈留吴懿究竟何许人也,兖州大好局势居然被其一人所破坏,难不成此人真是吾太平道之祸星不成?”张角已经是第二次听到吴懿的名头,但在他之前所收集的大汉名将榜单中,却根本没有一个姓吴的将领。

    倒是最近接手黄巾军情报系统的张梁,早已经将吴懿的情报收集了不少:“回禀兄长,那吴懿出身于陈留吴氏,是一世家子弟。此人年少即有才名,后被颍川学院的大儒陈寔收做关门弟子。去年此人刚刚及冠就完成了颍川学院的全部学业,再回到家乡后正巧遇到了卞喜率军攻打陈留。于是这吴懿就在陈留招募了数千义军,配合陈留城的守军以夜袭之法大破卞喜部,并于此战斩杀卞喜于战阵之中。

    后来朝廷左中郎将皇甫嵩率军出关,在陈留收吴懿于麾下并迁吴懿为抚军都尉。皇甫嵩前往豫州时将吴懿置在陈留负责守备后方,却不曾想濮阳受于毒围攻,在东郡郡守桥瑁弃城而逃的情况下派人到陈留请求援兵。这吴懿又率着数千军士星夜兼程赶赴濮阳,并以数千军士的性命行苦肉计,将于毒诱到伏击地点,使用火攻大破于毒部。据最新消息,皇甫嵩在得知濮阳战况后,已经将吴懿所部调往豫州颍川郡,或许是想借助此人的智谋勇略来应付波才的围攻吧。”

    得知吴懿这人师承大儒陈寔又智勇双全敢打敢拼,张角才对于毒的失败有所谅解:“如此人物确实不是于毒这莽汉能比拟的。嗯,就按照你的意思,削去于毒渠帅之位,让其效力在张牛角麾下戴罪立功吧。”

    “谨遵教旨!”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