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程昱相随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无人争抢而曹操和吴懿又‘主动’自荐的情况下,最终皇甫嵩将曹操任命为北上军主将,统帅七千步卒加上其本部的三千余骑兵总计一万六百骑步军,前往兖州北部诸郡剿荡当地黄巾乱党并负责防范青州可能越境而来的卜已黄巾军。←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而吴懿则被任命为南下军主将,统帅八千步卒五百骑军及两千余本部军士共计一万一千三百兵马,前去支援右中郎将朱儁,协助他剿灭张曼成的荆扬黄巾军。

    任命下达后,皇甫嵩知道全军刚刚经历一场大战正是需要稍稍休整一下,所以也没有不近人情的让曹操和吴懿立刻出兵,而是给了两人三天时间去整军备战。

    第二日清晨,吴懿正在典韦的指导下习练武艺,突然有军士前来禀报,说是程昱前来拜访。

    吴懿随手将那块四十斤重的石锁丢在地上,顺带擦了擦脸上的汗渍:“程昱?他来这里莫非是来找我讨要徐庶?应该不会这么不识趣吧?去将他引入前厅歇息,我换身衣物再去会见他。”

    “主公,要不要我去将那程昱赶走?”典韦见吴懿似乎对那程昱并不太想相见,便凑过来给出一个提议。

    吴懿摆了摆手:“好歹他也算是我的同门师兄,人家特意来访怎么能将他赶走。子满你去军营里帮着元直整顿军士去吧,至于我这师兄还是交给我来应对好了。”

    “诺。”典韦拱手应诺一声,大步往府外走去。

    吴懿让侍卫给程昱奉上瓜果茶点后,自己就先去浸泡每次锻炼后必定使用的药浴。说起来自从有了典韦贡献的药浴配方后,吴懿每次锻炼后都能保持身体不会有运动后的酸痛。据典韦说着药浴中所使用的草药,都有一些活血健肌的药性,长久使用不仅能强身健体还有延缓衰老的功效。

    看着自己日渐强壮的身体,吴懿是感受到这药浴的前一个功效,至于延缓衰老这一点吴懿尚且年轻还没什么感觉,但吴懿已经将药方写给父亲和母亲,如果真的有延缓衰老的功效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小半个时辰后,穿戴整齐的吴懿这才来到前厅接见程昱:“让师兄久等了,实在是之前师兄来的时候在下正在练武,那时一身汗臭实在不好意思就这么直接来见师兄,若有怠慢之处还望师兄海涵。”

    原先等的有些不快的程昱,听吴懿这般一说又张口闭口称呼自己师兄,心中那点小疙瘩自然也就消散了:“子远莫要客气,这才不过片刻功夫,哪里谈得上久等。”

    双方宾主落座,吴懿这才开口询问道:“不知师兄今日来此,可是有何事相商?”

    程昱端坐姿态,双眼直直盯着吴懿:“子远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那徐庶究竟是何时被子远带在身边的?真的是在陈留凑巧相遇的吗?”

    吴懿被程昱这么直接的问题问愣住了,但微微沉吟后吴懿还是对程昱坦诚相告道:“实不相瞒,我与那徐庶第一次相遇,正是在长社城外。师兄当日还带着数十名衙役在追捕他,而我却在当时隐瞒并欺骗了师兄,将徐庶藏在车中。徐庶为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便投效在我麾下,后来我起兵抗击黄巾军,徐庶跟随我一路从陈留杀到长社,不想又再次与师兄相见了。”

    程昱对吴懿的回答不置可否,又追问道:“那一日,徐庶身披囚服,而我却领着衙役。子远为何选择帮助那徐庶,却要用言语欺瞒于我?”

    面对程昱的质问吴懿淡然一笑:“最初我是见那三人义气深重不离不弃,这才动了恻隐之心,决定让徐庶在我车上躲一下,只是没想到居然是师兄您在追捕徐庶。但既然我选择帮助徐庶,若是因为与师兄师承同门而出卖他,岂不是成了违背诺言的卑鄙小人?我吴子远虽谈不上英雄豪杰,却也不会行此等行径。”

    程昱闻言默然,半响后才叹道:“子远重诺守信,实在令人叹服。说起来,那徐庶所杀之人也是罪有应得,而且徐庶效力在子远麾下也有为国效力斩杀无数黄巾乱党,就算其杀人有罪也该算是功过相抵了。”

    “师兄能这般想,实在是太好了。”吴懿自然也不想因为徐庶一事和程昱闹得不快。

    程昱之所以提及徐庶之事,也只是想从吴懿这讨要个说法,而不是真正想要将徐庶再捉拿归案。既然吴懿肯给这个台阶,程昱当然也不会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只是他这次之所以大清早跑来找吴懿,却还另外有事要找吴懿协商:“听说昨夜皇甫将军要分兵北上兖州和南下荆扬,子远却主动自荐为南下偏军的主将,去南阳支援右中郎将朱儁?”

    “确有此事,任命昨夜已经发布了,再有两三日懿就得去南阳朱儁将军那里效力了。”

    程昱摇了摇头,颇有不解的问道:“子远如此聪慧,难道看不穿南阳那边的局势真是微妙之际?右中郎将以少敌多却还要攻打坚城,一旦兵势衰竭随时可能会被城内张曼成所杀败。子远这时候去南阳,岂不是自讨苦吃?”

    “师兄所言懿同样知晓,但此时正值国难当头,黄巾蛾贼在一日则天下百姓便要受苦一日。懿在陈留之所以答应皇甫嵩将军的招募,就是抱着为国效力剪灭蛾贼的志愿,又岂能因为些许危机就留在这里贪图安逸?再者说,事在人为,谁又能肯定南阳之战一定会以朱儁将军失败而告终?”吴懿是知道历史上张曼成最终还是丢了南阳,所以对于自己的选择还是有三分底气的。

    程昱看着一脸自信的吴懿,不免心中感叹,自己出师一来虽有一身本事,但做事却一直谨小慎微,遇到麻烦事则能躲就躲。现在想来,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遇难则避的心态,才让自己荒废了数十年的光阴。如果自己早像师弟吴懿这般,遇到问题却迎难而上的勇气,或许这数十年里早就闯荡出一番事业了。

    想到此处程昱下定了一个决心,既然自己的性格不适合‘独自闯荡’,那如果跟在吴懿这样充满朝气的年轻人身边,会不会反而能让自己这一身所学学以致用?

    “既然子远心意已决,昱也就不再相劝。但却不知子远帐下可还缺一个持笔文吏?昱虽不才却也从恩师手下学到不少东西,若子远不嫌弃的话,此去南阳便让昱也随军相伴,你看如何?”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