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再会孙坚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下吴懿,特来拜会孙坚孙司马。”

    听闻是昨天那个吴懿来军营前找自己,孙坚想当然的认为这小娃娃是要来找麻烦了。可是待孙坚气势汹汹带着数名家臣来到军营前,发现只是吴懿一人来找自己时,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丢人现眼了。

    “咳,那个,听闻你要找本司马?本司马正准备带人出去打猎,你有什么事情就快点说吧。”别人单人匹马来自己军营,结果自己还带着一群人出来,若是这事传出给别人知晓了肯定会觉得自己仗势欺人,若是给不知情的人知道了,甚至还以为是自己怕了吴懿这小娃娃呢。

    吴懿拱手施礼轻笑道:“莫非这就是江东猛虎孙文台的待客之道?”

    闻听此言孙坚脸色不由涨红:“既然吴校尉想来与孙某一叙,就请入营吧。”

    一路走来,吴懿发现孙坚军营的规模很小,满打满算最多也只能容纳千余人。其实孙坚在被朱儁征募来之前,原先乃是下邳县的县丞。朱儁在来到南阳时方才听闻孙坚有江东猛虎之勇名,那时朱儁手下正缺能征善战的猛将,便奏请朝廷临时将孙坚调拨到自己麾下。←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孙坚接到调令时十分匆忙,只来得及将家小留在九江郡寿春县,自己则带着数名家将及仓促招募来的一千军士,前来南阳朱儁麾下效力,之所以这般积极除了想为国效力之外,也存着个在沙场上建功立业博取个大好前程的小心思。

    朱儁从洛阳虽然只带来了两万余平叛军,但实际上朱儁一路从武关赶至南阳宛城时自行招募了不少义军,又调拨了沿途郡县近半的郡兵充实自己的军势,兵围南阳时朱儁总兵力已达四万七千余人。待孙坚带着一千军士千里迢迢赶至南阳宛城准备大展身手时,朱儁在宛城城下虽折损了近万军士,却也还有近四万兵力握在手中。孙坚初来乍到就想凭这千余兵力对朱儁的战略指手画脚,自然让朱儁觉得孙坚有些狂妄自大,这才将其按捺在军营中闲置了一个多月。

    进了孙坚议事用的大帐,宾主分别落座后,吴懿见孙坚坐在那不说话,周围又有四名将领一脸敌视的望着自己,为了缓解这凝重的气氛,吴懿率先开口询问道:“在下见孙司马出入军营时时带着这四名壮士,不知孙司马可否为在下介绍一下?”

    孙坚见吴懿厚着脸皮没话找话,也不好意思继续装深沉,只要依次为吴懿介绍道:“这些都是跟随我孙文台十数年的家臣了,这位是程普,字德谋,一杆铁脊蛇矛有万夫不当之勇。这位是黄盖,字公覆,善使双鞭手中有千钧之力,这位是韩当,字义公,长于弓箭、骑术超群并且膂力过人。这位是祖茂、字大荣,善用双刀武艺不凡,更是最先跟随我的家臣。”

    吴懿早就猜测着四人就是历史留名的孙坚麾下四大将,听闻孙坚的介绍证明了自己的猜测,便起身向程普四人拱手施礼:“在下吴懿,字子远,暂被左中郎将添为抚军校尉,见过四位壮士。”

    程普等四人见吴懿不仅官职不小且礼数周全态,也只好拱手回应道:“见过吴校尉。”

    双方互相见礼后,孙坚再次询问起吴懿的来意,吴懿知道这是孙坚还心中存着不小的敌意,为了让双方关系重归于好,吴懿主动攀起关系来:“孙司马或许还不知道,其实论起来,我们之间还有层亲戚关系呢。”

    孙坚眉头一皱:“吴校尉此话怎讲?”

    “陈留吴氏族谱上记载着,家祖乃是战国名将吴起之后裔。本避世于吴郡,后率一部分族人迁往陈留开枝散叶。去岁,一支远房亲族受父亲之邀来参加在下的及冠礼,在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当年留在吴郡的吴氏族人,现如今大多都迁移到会稽郡钱塘县居住。后来在宴席上在下还听说了,孙司马似乎将钱塘吴氏的嫡女娶做正妻了?如果真是如此,那在下于孙司马之间可不就算的上是亲戚关系了吗?”谈及孙坚娶钱塘吴氏嫡女这件事的时候,吴懿嘴角扬起一丝古怪的笑容。

    吴氏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过世,她和弟弟吴景相依为命。吴氏当年在闺中待嫁之时,因为她貌美贤淑,深受很多江东才子的仰慕。孙坚在亲眼看过她美丽动人的容颜后,也前去吴氏府上求婚,只是吴氏的亲戚却嫌孙坚为人狡猾出手凶残,想要推却孙坚的请求。孙坚愤恨吴氏的那些亲戚在背后捣乱,便扬言要对吴氏的那些亲戚们施以报复。

    吴氏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对众亲戚说:“怎么能因为怜惜一个女子却招来灾祸,如果我生活的不幸福,那就是命。”于是不顾家里亲戚的反对,坚定不移的嫁入孙家大门。也正因如此,孙坚在外虽有江东猛虎之名,但是在家中却很疼爱自己那贤淑貌美的正妻吴氏。如今二人已经生下了长子孙策,次子孙权,幼子孙翊,孙坚出征前那般匆忙都不忘将家小妻儿送到寿春躲避战火,可见夫妻二人是何等恩爱。

    “你居然是内人的远房族人?嘶~这,这么说起来,昨日之事还真是失礼了。”孙坚没想到吴懿居然还真与自己能牵扯出亲戚关系来,孙坚原本对吴懿小小年纪就当上军中校尉一职颇为不爽,可如今知晓了吴懿是自己妻子那边的远房亲族,这倒让孙坚不知该如何处置与吴懿之间的关系。

    吴懿却没有追责昨日之事的意思:“孙司马昨日不过是酒后失态而已,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今日之所以来拜会孙司马,却是真的有要事相商。”

    “不知子远是有何事找孙某?”既然昨日那些小矛盾都已经化解了,又发现吴懿其实与自己的妻子还是亲戚关系,孙坚此时的语气自然就没有之前那般咄咄逼人了。

    “今日,在下来找孙司马,只为能早日攻下这南阳坚城。”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