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为王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警察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为首的周冰娜,在距离我十米左右的位置,明显一愣,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尴尬!紧紧的盯着我!

    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着周冰娜和孙国。慢慢的伸出了双手,等待着被扣上手铐。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可是也就在这一瞬间,我的手机,一阵剧烈震动!

    我又慢悠悠的将手缩回,我以为是秦雄他们给我打的电话,可是我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我妈。

    说实话,当时我的眼泪,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是不是谁给我妈打电话了,告诉她我出事了。要不然我妈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心中想着,说真的,当时我真的不想接起这个电话。可是想了半天,我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一次被抓,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不想让我父母担心。

    可是,难道就这样不辞而别吗。我心中苦笑连连,环视着四周。周冰娜还在发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转身看着一名学生,一边指着我问了出来:“刚才是他砍的人?”

    “是..”那学生见到警察也是蒙了,说完之后向后退了几步,生怕我会报复他。

    这一句话,让周冰娜顿时血色全无!呆呆的看着我。我知道周冰娜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帮着周冰娜这么多事。周冰娜有麻烦也找我。上次她就没帮我,这次我又犯事了,周冰娜也纠结!这么多人看着呢,能不抓吗?可是抓了,他会不会怪自己啊..这就是周冰娜当时的想法。

    我也没管周冰娜,只是板着脸,看了一眼米月。此时的米月低着头,我能看到,她的泪水吧唧吧唧的落下,格外的可怜。

    然而在米月身边的赵雪,脸色更是差!自从刚才米月说完那番话之后,赵雪的脸色,就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赵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只知道自己心里有些不好受,酸酸的感觉。尤其是看他和米月亲吻,赵雪更是心如刀割!

    自己这是怎么了..赵雪捂着胸口,一句句的冲着自己说着。可是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难受了,这些警察就站在这,赵雪心中担心!

    “老..老弟..”赵雪呆呆的看着我,还是说了出来。

    我看了一眼赵雪,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最终,我还是接了起来。别管怎样,总不能不辞而别。

    这就是我心中的想法,可是当我接听电话的那一瞬间,我彻底崩溃!没错,我妈是很着急,但是却不是因为我的事!

    “儿子,你在哪,你爸被人打了!”这是我妈说的第一句话。也正是这一句话,让原本就有些愣神的我,彻底蒙了!我的脑袋,说实话,在这一瞬间空白无比!

    我手里捧着电话,愣是足足有半分钟没有反应过来!

    “什..什么...谁干的,谁特码的干的!”我疯狂的怒吼着,双眼再次血红一片!

    “你给我老实点!”可是我说完这话,一个小警察顿时叫了出来,上前指着我说道。可是他刚说完,周冰娜直接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我在这,轮得到你说话?滚一边去!”周冰娜冲着那小警察大喊出来!那小警察当时都傻眼了,捂着脸呆呆的看着周冰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周冰娜突然发了这么大的脾气,他只知道,不能和周冰娜吵!

    所以当时这个小警察,也是嘟囔着,不敢说一句话。另一边,我根本就没有搭理那个小警察,冲着我妈大叫出来。

    “是你二姑。”我妈的话,回荡在电话里面。;;;;;;;;;;;;;;;;;;;;;;;;;当说到这的时候,我妈已经是泣不成声:“儿子,你快点回来看看你爸,快点啊!我们在市医院,快点..”

    我二姑..我眼睛微微的闭着,这一瞬间的我,怒火已经特码的到达巅峰!

    我二姑,如果我妈不和我提起这个女人,恐怕我这辈子也不会想起她。我二姑是我父亲的亲妹妹。这已经是相当近的亲戚了,按理说我们家,应该和我二姑的关系非常好。可是事实正是与之相反。

    我上一次见到我二姑,应该是我上小学的时候吧。那个时候,我爸和我二姑为了遗产,争得不可开胶。说真的,我父亲,是个不在乎钱的人,老一辈留下来的钱,当然让传给我父亲和我姑姑。如果按正常的情况下,我父亲和我姑姑,是应该平分遗产的。

    可是当时我姑姑迷上了赌钱。没错,就是赌钱。当时我记得很清楚,隔几天就会听见我父母说,说我二姑赌钱又输了几万,又输了几千,最多的一次,好像是输了十六万。要知道,当时的十六万,是什么概念?足矣在万海市买一栋房子!

    我二姑哪有钱啊?都是在外面借的钱。倒是没有借高利贷,但也都是管朋友借的。根本就没有偿还能力。我父亲不止一次劝过我二姑,不要赌钱。可是我二姑根本不听。

    刚好老一辈留下了遗产,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有两栋平房,还有点存款,把平房卖了,总共有四五十万。按理说我爹和我二姑,应该平分这笔财产的,可是我二姑非要独占这笔钱。

    说真的,我记忆非常深刻,当时我父亲和我二姑说,如果你能戒掉赌,遗产我们家一分钱也不要。但是我二姑根本戒不了!

    我父亲也急啊,这笔钱如果都给我二姑,我二姑又有钱了,肯定去赌!

    当时我二姑和我父亲说,你家也不差这二十万,遗产一分钱不要就不行吗。

    为了这一件事,我父亲起早贪睡不着觉。还是觉得不行。不因为别的,我二姑沾上赌博了,多少钱都得输没!所谓十赌九输,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我爸当时和我二姑吵了好几架,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二姑就是想独占遗产。最后我爸没办法了,给我二姑告上了法庭。法庭宣判那自然简单,就是平分遗产。

    可也就是因为这一件事,我二姑三天两头来家里闹。和我父亲的兄妹情意,简直是一点也没有了。后来我二姑更是过份,因为她赌博,所以认识许多不三不四的人,天天带着人来我家闹。我父亲没有办法,后来只能报警了。

    报完警之后,我二姑才不带着人来家里闹了。可是从那以后,兄妹的感情,彻底就毁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到我二姑。我爸说,我二姑去外地了。直到我上高中的时候,偶然一次听见我父母聊天,说我二姑好像在外地,傍上一个社会大哥。一下子就有钱了。

    我也没在意,可是这一次,突然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父亲让我二姑打了,我的火气,蹭的一下就蹿了上来!

    槽你吗!有这样的亲戚,也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我紧紧的攥着拳头,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当时我就慌了。全校几千人在看着我,还有那些警察。我听完这话,当时就已经呆若木鸡!

    “妈,我爸伤势..怎么样..”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说出的这句话,我就是感觉这一句话,像是一把刀一样,扎在我的胸膛。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是一种无能为力!如果电话那边的我妈,说我爸伤势不重还好,若是说我爸的伤势重,我想我真的会崩溃,我现在,也不能去医院看我爸。也不能为家里做点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