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为王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交好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里的点心味道还不错,而且似乎都是免费的,说起来,眼前这个悦秀坊,是京城最豪华的娱乐场所了,来这里消费的,不是王公大臣,就是一些富商的公子哥,一个个都是有钱的主,所以悦秀坊免费提供这些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说真的,坐下来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想起了,之前在华夏大陆,曾经在万海市雄枫ktv的那些时光,说起来,那些日子真是让人怀念啊,兄弟们在一起喝酒吃肉,日子过得多自在。

    就在我心里想这些的时候,那个侍女也走到了尹天放的跟前。

    此刻尹天放心里几乎是一肚子火气,眼前的侍女一直拦着自己不让见可儿,要不是想到自己的身份,顾及到皇室的颜面,自己真想动手了。

    而想到可儿姑娘,尹天放心里有很复杂,玛德,仗着自己貌美无双,之前一直对自己的殷勤视而不见,现在竟然又摆起架子来了,真是想到这些,尹天放心里就很是不爽。

    不过尹天放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今天怎么样,自己都要见到可儿,真要把自己惹急了,等下喊一些侍卫营的兄弟过来,直接把这个悦秀坊封了,看这个可儿还装不装清高。

    心里这么寻思着,尹天放就看到另一个侍女走了过来,看那样子,似乎来找自己的。

    “头领大人,那边有一个公子,说是您的朋友,要你现在过去!”那侍女走到尹天放的身边,语气怯怯的说着,根本不敢去看尹天放的眼睛。

    尹天放正在气头上,听到这话,立刻不耐烦的摆摆手:“朋友?一个公子?你是想给可儿姑娘解围吧!哼,别给我来这一套,让你们可儿姑娘赶紧开门见我,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真的,尹头领,我没骗你,这个是他的信物,说你看了就明白了!”侍女赶紧说着,然后递出了一个东西,正是那个白玉腰牌。

    尹天放皱了皱眉,接过腰牌看了下,顿时就大惊失色,同时也倒吸了口冷气。

    “嘶!”

    这......这是陛下的腰牌?

    身为皇宫侍卫营的头领,尹天放很清楚手里的这个腰牌意味着什么,从上面的雕文刻字就能看出来,这是天启皇帝的随身信物.

    难道皇帝陛下,现在也在悦秀坊,在这里微服私巡?

    想到这里,尹天放又立刻打消了这个猜想,皇帝怎么会来这种地方,眼前的侍女都说了,是一个公子,难道是皇宫的那些皇子?

    就算是皇子,也是身份尊贵,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想到这里,尹天放顿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尽管自己是侍卫营的头领,不过毕竟是皇宫的侍卫,自己这样的身份来这种烟花之地,要是让皇帝知道了,肯定会责罚自己的。

    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赶紧过去看看,到底是哪一位皇子驾临,自己不能怠慢了。

    心里这么想着,尹天放就赶紧对着那侍女说道:“快,快带路!”

    看到尹天放的反应,那侍女也是暗暗吃惊,没想到这个腰牌竟然能起这么大的作用,然后点着头,就带着尹天放过去找我。

    然而尹天放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白玉腰牌,是天启皇帝赏赐给我的,现在已经是我江枫的东西了。

    而坐在小厅里,听到前面大看台的歌舞,我一边喝着美酒,此刻说不出的惬意,要不是想到尽快回宫复命,以及不想在可儿面前暴露身份,此刻我真想在这里待上一晚。

    玛德,这些古代的王公贵族,就是会享受啊!

    感叹着,我余光看到尹天放跟着那个侍女过来了,说真的,此刻看着这小子,我一下子就没了欣赏歌舞的兴致,坐在那里,淡淡的看着尹天放走近。

    “怎么......怎么是你!江枫?”

    跟着侍女到了之后,看到坐在那里品着美酒的我,尹天放一下子就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同时神色间,还带着一种其他的深意。

    一想到之前的挑战,自己败给了山河,甚至自己都没机会跟我交手,尹天放心里就说不出的憋火。

    而此刻看到我,尹天放心里除了意外,还有深深的震惊。

    “这个东西是你的?”尽管心里很是震惊,尹天放还是语气很平淡的对我开口,然后手掌摊开,手心握着的正是我的白玉腰牌。

    我淡淡一笑,勾了勾手指,尹天放皱了皱眉,把白玉腰牌还给了我,这一刻,我收起了腰牌之后,上下打量了下尹天放,语气不温不火的说道:“这个腰牌,是皇帝陛下亲自赐给我的,怎么?你有疑问?”

    “呃,没有!”尹天放尴尬的笑了笑,似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也跟着笑了笑,说真的,我和眼前的尹天放真的没什么话说,尽管之前因为身份的原因,这小子找我挑战,可是在我眼里,他还没资格做我的对手。

    然而想到可儿,我还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尹天放,用着讥讽的语气说道:“尹大头领,真是好兴致啊,身为侍卫营的头领,不去守护皇宫的安危,却来这种地方找乐子,难道这就是身为头领所有的特权么?”

    “呃!”

    听到我的话,尹天放脸色有些难堪,不过还是对我客气的笑了笑,说道:“江枫兄弟,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尹天放鲁莽了,以江枫兄弟这样的人才,能为皇帝陛下重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之前兄弟我确实是心生妒忌,才会和江风兄弟发生了那些不愉快,现在兄弟我知道错了,希望江枫兄弟不要见怪!”

    嘴上说着,尹天放陪着笑意,弯着腰倒了一杯酒,然后客气的对我说道:“江枫兄弟,这杯酒就算是我给你赔罪了,如何?”

    说着,尹天放端着酒,直接就一饮而尽。

    而我看着尹天放忽然转变的态度,心里也是暗暗的纳闷,尤其对他此刻的举动,更是有些捉摸不透。

    卧槽,这小子不是很看不惯我么?就因为我说他擅离职守,就开始对我拍马屁了,这似乎有点不符合逻辑啊。

    说真的,刚才尹天放看到我的时候,心里确实还有些不服气,很不忿,然而看到白玉腰牌,尹天放意识到皇帝陛下既然能把自己的贴身之物赐给我,就知道我江枫在皇帝陛下心里的地位,意识到这些,尹天放知道跟我做对没什么好处,不如此刻就借机跟我交好,以后在皇宫,也能省去很多麻烦。

    所以在我纳闷的时候,尹天放喝了一杯酒,就讨好的看着我,说道:“江枫兄弟,之前的比斗我也是输的口服心服,之前咱们的赌约算数。这样吧,以后我就叫你江大哥如何?而且,我们侍卫营的人,以后也以江大哥你马首是瞻。”

    听到尹天放的话,我心里暗暗的嘀咕了一句,然后打量着眼前的尹天放,此刻这小子的表情,似乎不像是在敷衍我,就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可是肺腑之言?”

    尹天放立刻站直了身子,一手指天说道:“我尹天放说话算数,要是有半点虚言,天打五雷轰!”

    卧槽,都起誓了?

    看着尹天放一脸凝重的表情,我就知道这小子此刻说这些话是认真的,我仔细想了想,似乎这个结果很不错,起码比我预料的好太多了。

    而且,要是在皇宫里,有这些侍卫营的人帮衬,那我做什么事情,还不是如鱼得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