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41章:阿修罗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卢青豪跟我脾气都上来了,谁也不再躲闪,就站桩似的你一拳我一拳互相砸在对方脑袋上,拳拳到肉,鲜血飞溅。台下观众哪里见过这么凶悍的比武方式,全部都看呆了。

    在连续几轮拳头交锋之后,我双手抓住他的脑袋,将自己的脑袋朝着他脸面上狠狠一撞。嘭的一下,我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了,差点两眼一昏迷过去。而卢青豪更加严重,直接就站立不稳栽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的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最后爬到一半又无力的扑通一声重新倒下了。

    他格斗水准跟我差不多,但是抗打能力明显没我强,注定他最后要落败。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红色污迹,望着倒在我脚下的卢青豪,冷冷的说:“你输了,下周我不想再看见你,自动消失吧!”

    主持人姗姗来迟的上来宣布我获胜,台下哨牙和秦勇等无数人瞬间欢呼起来。这会儿谁也不敢质疑我打假赛了,我被一帮兄弟姐妹众星拱月般围着走下了擂台……

    比赛就这样,有人笑就有人哭。几个工作人员上来搀扶起卢青豪,想送这家伙去医院,但是他这会儿狠狠的推开了几个工作人员,如同一匹受伤的野狼,跌跌撞撞的离开了校园。

    轰隆!

    一声雷鸣,原本就阴沉沉的天空终于滴滴答答的下起雨来,卢青豪拖着疲惫受伤的身躯从校园大门出来,一头就栽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脚步踉跄的在小巷里挣扎前进了十几米,终于无力的倒在了一个脏兮兮的垃圾堆旁边。

    冰冷的雨水侵透了他全身,但是却比不上他内心的冰冷和悲伤,这样轻狂的年纪最承受不起的就是失败。

    他死狗般躺在满是雨水的垃圾堆边,感觉自己就要意识模糊昏过去的时候,忽然感觉雨水似乎停了。他眼睑颤抖了两下,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却猛然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撑着一把色雨伞站在他面前。

    这个中年人一头花白的头发,皮肤坑坑洼洼显得布满风霜的脸庞,五官菱角分明,线条刚硬,脖子上纹着神秘骇人的腾图刺青,浑身散发出一股杀气凌然的气息。卢青豪见到这个魁梧强壮的中年大叔,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声音沙哑的喊了声:“阿修罗叔叔——”

    被唤作阿修罗的中年大叔掏出一包廉价香烟,叼上一根在嘴上,用一个昂贵的zippo限量版打火机把烟点燃,徐徐的喷了口烟雾,缭绕的烟雾让他的整张脸变得更加朦胧神秘起来,他不带感情的目光落在卢青豪身上:“如果你想变得更强,就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跟我走!”

    说完,他就转过身去,撑着色雨伞大步离开,穿着大头皮靴的脚一脚踩在在水洼里,污水四溅,显得他身材很健壮,每走出一步都非常有力量。

    卢青豪望着阿修罗色魁梧的背影,原本抽空了的身体似乎重新有了力量,他颤颤巍巍的伸手扶住小巷的墙壁,努力的挣扎起来。满是不甘心的回头望了一眼二中的方向,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对我发誓一般,恨恨的说了一句陈瑜我一定会回来找你报仇的,说完他就跌跌撞撞的朝着阿修罗的背影追了上去……

    国术比武大会结束之后,学校就开始放周末了。

    秦勇见我狠狠的收拾了卢青豪,也算是给他出了口气,所以这家伙几乎是所有兄弟当中最高兴的一个。放假之后他就吵着大家一起去搓一顿,权当庆功宴。

    他的建议得到了班上一帮人的一致认同,所以我们班除了一些乡下要急着坐汽车回家不能来的同学之外,大部分人都一起去河西维多利亚酒店吃饭,算是给我赢下比赛庆祝。

    这酒店是唐安宁选的,我们一帮人过去的时候才知道这酒店是河西朱家的产业。哨牙和秦勇他们就迟疑起来,问我要不要换个地方吃饭?因为我们跟朱家一向不拢,唐安宁也是不知道详情才会预定了维多利亚酒店作为庆功的地方。

    我虽然不惧怕朱建堔,但是林峰跟朱建堔是死对头,而且我跟朱建堔因为他弟弟朱建辉的关系也闹得很僵,所以在维多利亚酒店大厅里,我就准备告诉同学们换一个地方吃饭。

    可是这时候,这时候穿着一身名牌休闲服的朱建堔却刚好带着几个随从走了进来,见到我们一帮人时候微微一愣,目光落在我脸上更是露出惊讶之色,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反倒是很给面子的走上来跟我打招呼说:“原来是陈少,真是稀客呀!”

    我和朱建辉本身没有什么过节,不过就是因为他死去的弟弟朱建辉的原因,一度闹得很僵。这会儿人家温和有礼的来跟我打招呼,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也不好意思扳着一张臭脸不搭理人家,所以也露出一抹礼仪式的笑容,跟朱建堔握了握手,淡淡的说:“本来跟一帮同学准备来这里吃饭的,不过他们说想去湖上人家吃水产,我们刚想换地方吃饭来着。”

    我随便找了个藉口想离开,没想到朱建堔听了却爽朗一笑,说:“湖上人家虽然是建立在月牙湖边的酒店,号称水产都是取自月牙湖。其实他们的酒店的鱼虾蟹都是跟我们维多利亚酒店一样,由同一个水产供货商供货的,他们那里有的水产我们这里也能吃到。而且今天下午我们酒店刚刚来了一批最新最肥的大闸蟹,陈少今天光临我们酒店,我一定要请你们尝尝这秋螃。走,我让大堂经理给你们安排一个环境最舒适的偏厅吃饭。”

    哨牙和秦勇、倪安琪以后大罗小罗他们都面面相觑,而不知道我跟朱建堔以前恩怨的其他同学,比如徐捷和李建敏、徐铭等人听了朱建堔的话则兴奋不已。大概是觉得一家四星级酒店的老总都如此卖我面子,作为我朋友兼同学他们的脸上也倍感有光。

    哨牙和秦勇几个都在用眼神询问我要走还是留,而且朱建堔这么热情是不是不怀好意?

    我其实也在脑子里急速的考虑着这个问题,不过朱建堔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目光也很清澈,不像是要跟我耍花样的样子。我就忽然有点明白了,这家伙或许是从他弟弟遇害的那次事件当中对我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还有我跟卢曦斗争的事情估计他也知道了,甚至可能知道了章爱蓉力保我的事情,他觉得我能耐很大,所以有了结交之心。

    毕竟,江湖上就这样,如果不想跟一个实力强悍的人成为敌人,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跟他成为朋友。

    我隐隐察觉了朱建辉的攀交之心,然后又考虑到目前我最大的敌人是狼群,并不是朱家。再加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神秘组织狼群的目标可能是整个丽海市道上,所以保不准我跟朱建辉以后还会有机会联手对付狼群。出于这种考量,我略一沉吟之后就笑着答应了下来:“既然朱老总盛意拳拳,那我如果推辞,就却之不恭了。”

    于是,朱建堔就亲自带领我们上了二楼,给我们张罗了一个豪华的偏厅,不但给我们每一桌饭菜都送了一盘大闸蟹,还送每张桌子一瓶几千块的波尔多酒庄红酒,算是给足了我面子。

    这顿饭我们一帮人吃得非常满意,酒足饭饱之后,我们的财务总管唐安宁去结账发现,朱建堔还给我们打了五折,这让我们又是一阵面面相觑,哨牙还偷偷的对我说朱建堔这是用钱铺路跟我结交了。

    我们离开的时候,朱朱建堔还亲自送我们出酒店门口,礼仪周到实在是没话可说。

    不过我开着自己的保时捷从维多利亚停车场出来,远远的就看到对面街停着一辆大众辉腾,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意大利手工西服的林峰正靠在车头盖边,表情复杂的在望着我的跑车还有在酒店门口对着我挥手作别的朱建堔。

    林峰跟朱建堔是死对头,两人有着非常深的仇隙。无疑,林峰看到我竟然跟朱建堔走得这么近,他脸色就很不好看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