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42章:林峰的小把戏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开车从维多利亚酒店停车场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对面街的林峰。于是对哨牙他们打了个招呼,让他们一帮人先回去,我自己则开车过去给林峰打招呼:“嗨,林峰。”

    林峰眼睛瞄了一眼远处刚刚转身回了酒店的朱建堔,然后才把目光移到我脸上,语气似乎有点儿不悦的望着说:“你跟朱家的人什么时候开始走得这么近了,真是证明了一句古话,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啊!”

    我把车子靠边,然后开门下车,来到林峰身边,笑眯眯的上下打量了这家伙两眼,然后嘿嘿的笑道:“兄弟,怎么你今天说话语气好像受了委屈的女人似的,跟你平日的风格有点不一样啊!”

    其实我也知道,我代表龙盟和陈家,林峰一直很想拉拢我一起对付他的仇人朱建堔,但是没想到现在我开始跟朱建堔走得近了。这跟他的意愿南辕北辙,而且我跟朱建堔走得近势必会影响他的利益,也难怪他对我有所不满和埋怨。

    林峰这会儿估计心里挺恼火的,完全不搭理我跟他开的玩笑,冷目望着我很认真的说:“陈瑜,我是个眼睛揉不得半颗沙子的人,我跟朱建堔势不两立,就跟你和涂家父子的仇恨那么深。你坦白说一句,你到底是站在我这边,还是站在朱建堔那边?”

    我眯着眼睛望着他说:“你说呢?”

    林峰闻言一怔,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我有时候觉得很了解你,但是有时候又对你很没有信心。”

    我淡淡的说:“我知道狼群要对付你之后,第一时间就让箫媚把消息通知你,你说我当不当你是兄弟?”

    林峰闻言脸上的表情才好看了一点儿,估计他内心还是觉得我会站在他这边的,不过只是对我没信心而已。毕竟我们两个虽然有互相帮助,甚至他帮助我的次数更多一点,可是没有一共患难一起生死与共过,缺乏一种绝对的信任。

    我见林峰没有说话,就问道:“陶南雄和卢曦他们那帮人想制造意外暗杀掉你的,企图扶持你弟弟上位,你最近没事吧?”

    林峰表情有点儿落寞,摇摇头说:“因为你事先提醒我小心防范,所以现在小命还在,这段时间我遇到了高空堕招牌,遇到了高速公路上刹车失灵,也遇到了开关漏电,不过都没有能要掉我的命。”

    我闻言皱了皱眉,看得出狼群这些日子没少想设局制造意外暗杀林峰,不过都被林峰一一化解了。

    大约是林家选当家人的日子渐近,林峰知道了弟弟林强勾结外人对自己下毒手,此时整个人都有点儿不好,脾气也变得有点暴躁,他对着摆摆手说:“不说这些了,今晚心情不好,咱们喝酒去。”

    没辙,我刚刚吃饱饭就被这家伙拉着去了附近一家夜总会喝酒。

    我们俩也没有坐散座或者卡座,直接就在吧台边双双坐下来,我要了一大杯金威啤酒,而林峰这家伙喝的却是威士忌。他情绪似乎有点低落,大概是兄弟相煎让他这些天心情不怎么好过,这会儿坐下来喝酒也是喝闷酒,几乎就是一仰头喝掉一杯威士忌,然后让让酒保再来!

    不一会儿这家伙好像就喝高了,大着舌头对我努努嘴说:“走,一起到舞池跳舞泡妞去。←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我他喵的对跳舞没多大兴趣,如果是有妹子跟我跳贴面舞还差不多,不过林峰这家伙喝多两杯猫尿之后脾气也大了,就非要我跟他一起去舞台跳舞,说一起泡妹子。

    我怕这厮耍酒疯,只能跟着他去了。

    舞池了挺多火辣妹子的,林峰下了舞池之后如鱼得水,而且这家伙虽然有七八分醉意,但是作为花花公子的他,劲舞水平确实很高,很快就跟几个非主流美女互相配合着跳起舞来。我不会劲舞,所以在舞池里随便跳了一会儿,觉得兴致泱泱,就想回吧台去喝酒。

    可是这时候,我忽然见到有一个穿着色皮衣的杀马特男子有意识的朝着林峰靠近,然后那家伙就突然掏出一把水果刀,猛的朝着林峰后腰部位扎了过去。

    我瞳孔陡然睁大,在这种音乐震天的夜总会,而且还是在人山人海人头攒动的舞池里,每个人都在扭动身体手舞足蹈的跳舞,强如林峰也不可能发现有人从背后偷袭他。

    我这会儿几乎是本能的一下蹿了过去,情急之下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愣愣的用手就一把抓住了那杀马特男子的水果刀刀刃,锋利的刀刃一下子就割破了我手掌的皮肤,殷红的鲜血从我指缝不断了流出来。不过让我感到有点意外的是,这杀马特男子捅向林峰后腰的刀力度似乎不是很大,不然我这么抓住刀锋,有可能把我手掌都深深切开的。

    杀马特男子被我抓住刀刃,见我强悍如斯,瞬间吓得脸色都有点变了。

    他张嘴刚想说话,我已经怒骂一句,左手一拳砸在他脸上,直接打了他一个四仰八叉,骂道:“小王八蛋什么不干,竟然学人家玩阴的?”

    我身边跳舞的男女都发现了不对劲,尤其是见到我手上抓住的刀刃和鲜血淋漓的右手,他们就尖叫着逃开了,乱成一团。这时候音乐声也被看场子的人给关了,灯光也全部打开,全场大亮,还有保安和看场子的人叫嚣着大家安静不要慌,是谁在闹事?

    我没有注意的是,在我用肉手抓住刀锋救林峰的时候,这家伙嘴角偷偷的露出一了一抹不着痕迹的笑意。脸上还是一副微醉的模样,但是眼睛却清醒的很,眼神悄然的闪过一抹欣慰之色。

    这个场子大约是林氏家族看的场子,一个看似是看场子老大的刀疤男带着一帮手下过来,惊呼的问林峰:“林少,您没事吧?”

    林峰用脚踹了一脚地上的那个杀马特男子,然后没好气的吩咐刀疤男:“这混蛋居然想偷袭我,幸好我兄弟在,把这家伙给我扔外面大街上去。”

    刀疤男就让手下把杀马特男子给揪走了,我见到这一幕忽然有点儿狐疑起来,因为别看林峰平日整一花花公子模样,其实他性格是很暴戾的,他一旦动了怒气,跟别人干架时候出手都是很重的,可以说是非死即伤。今天这个杀马特男子要暗杀他,他却这样随随便便的放过了对方,胳膊都不废一只,我就有点怀疑起来,难道这是林峰这家伙自己安排手下给我演的一场戏?

    我这时候就忍不住偷偷的瞄林峰那家伙,果然看到他眼神挺清澈的,没有喝醉酒那种醉眼朦胧的模样,从这点就能看出这家伙根本没喝醉,也更加让我怀疑眼前这一幕是他在跟手下演戏。当然他的目的我也隐隐能猜到一点,大约是看看他遇到危险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吧,刚才我情急之下奋不顾身用手抓刀锋救他的举动,得到了这家伙的认可。

    林峰这时候让夜总会经理拿来绷带给我包扎受伤的右手,还一脸“感激”的对我说:“妈的,幸好你在,不然我就危险了。”

    我着脸瞄了他一眼:“这事情我看怎么好像有猫腻啊?”

    林峰干笑两声:“有啥猫腻,一看就知道狼群的人来搞我。走,这里太吵了,我们兄弟俩还不如去外面找个大排档喝两杯痛快。”

    我心中冷笑,你就给我使劲忽悠吧,人家狼群的人身手都厉害着呢,哪有这个杀马特这么渣?

    林峰说完,就一手攀着我肩膀跟我出了夜总会,他说附近就有一家不错的大排档,抄近道穿过一条偏僻的小巷,不用十分钟就能走路到达,连车都不用开。

    我跟他走进了那条灯光昏黄的偏僻小巷,同时没好气的说:“你少在我面前装,刚才是你跟那个杀马特联合演戏诈我吧?”

    林峰嘿嘿一笑刚想否认,忽然他瞳孔就睁大了,一下子拉着我停下了脚步。因为小巷前面漆处,赫然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影,头上戴着一顶阔檐礼帽,漆中看不到对方的容貌,但是却能清晰的看到对方一双赤红的眼睛。

    我正惊疑这家伙是谁的时候,身边的林峰已经惊呼一声:“是赤眼!”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