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65章:颖儿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午,我跟李梦婷从旅馆出来,先去吃饭店吃了饭,然后就陪着她逛了一会儿曼德勒市。

    李梦婷今天破天荒的没有穿高跟鞋逛街,而是换了一双平底鞋,我就很好奇的问她怎么不穿高跟鞋呢?她听了之后就羞恼的伸手拧了我一把,压低声音气呼呼的说:“还不是怪你。”

    这跟我有啥关系呀?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旋即见她走路的时候有点儿迈不开腿,再想起昨晚的疯狂,我顿时有点明白她说的怪我的意思了,情不自禁的望着她傻乐起来。

    我们俩逛了两个小时的街之后,李梦婷就说她要前往千翠公司跟张诚赫见个面,这次来顺便看看公司翡翠矿坑的开采情况。于是我们就分手了,她去千翠公司,我则返回了旅馆。

    下午三点多,我接到了毛昂的电话,这家伙问我在哪里?

    我就把自己下榻旅馆的地址告诉了他,没多久他就坐着一辆劳斯莱斯过来接我了,我见到他这辆劳斯莱斯都会典藏版都忍不住有点儿羡慕,这辆车就要一千多万了,毛昂他家族还真心有钱。

    我上了车之后,毛昂就吩咐司机去了当地一家非常有名的意大利手工裁缝店。据说当地名流很多人都喜欢来这里定制衣服,不过价格不菲,普普通通一套西服就要数千甚至上万美元。毛昂为了今晚的酒会,早就在这里定制了一套他认为非常帅气的西服,他还给他自己的这套西服命名为王子的新衣。

    等我跟他去到那家意大利手工裁缝店的时候,一个叫哈尔森的意大利著名服装设计师把毛昂的新西服拿出来的时候,我就忍不住笑了,这套西服弄得有点像十九世纪那种王子衣服似的,看起来非常的骚包和浮夸。

    不过,毛昂明显是个喜欢浮夸的人,他穿上那套白色镶着金边的西服一边照镜自览一边转头得意洋洋的问我意见,我就笑眯眯的说很不错很有个性,估计颖儿小姐会喜欢的。而我心里想的却是:小笼包那脾气会喜欢你这浮夸的样子才是怪事!

    毛昂听我认同他这套参加贵族酒会的王子新衣,顿时就眉开眼笑起来,他瞅了瞅我身上的色才衬衫就摆摆手说:“陈先生,今晚要委屈你陪我参加酒会在旁偷偷指点我怎么跟颖儿小姐相处的,你这色的衬衫不好,你在这里挑一套成品西服吧!”

    这家意大利手工裁缝店不但可以定制衣服,而且还有很多成品,西服无疑是最多的。

    不过我今晚的目标是见一见小笼包,又不是真的稀罕这什么贵族酒会,所以只随便的挑了一件看起来还不错的白色衬衫。

    下午,毛昂带着我逛了逛曼德勒市著名的金光寺,傍晚一起去酒店吃海鲜,晚上的时候就一起回鹿鸣庄园参加他家举行的贵族酒会。

    酒会是露天酒会,在鹿鸣庄园绿草如茵的后院举行,在青草地上摆着一张张欧式长形餐桌,上面摆着精美的食物,到处布置有绚丽迷人的灯光。现场还有一支著名的乐队在演奏动听的乐曲,最吸引人注意的是用只水晶玻璃酒杯搭建而出的香槟树,周围有游泳池、喷泉、花卉珍树,很多男男女女优雅的端着酒杯在悦耳的音乐流淌声中笑着小声交谈……

    今晚据说郭祥麟跟吴青山都会出现,其实我以前在丽海市把郭祥麟的手下白坤给干掉了,我不确定郭祥麟知不知道是我杀了他手下,也不知道他认不认识我本人。不过吴青山是肯定认识我的,所以我来跟毛昂一起过来的时候,就在脸上戴了一张舞会面具,这种面具在酒会比较常见,也不是很另类。

    不过毛昂还是忍不住问我怎么戴面具?

    我就撒谎说下午跟他吃海鲜导致皮肤过敏了,脸上起了一些红疹,所以戴个面具比较好,免得唐突到颖儿小姐。

    毛昂不疑有他,相信了。

    我跟在他后面来到了露天酒会现场,已经有很多男女绅士在了,这些都认识毛昂,纷纷的给毛昂打招呼。我就装着是毛昂的随从跟在他后面,偷偷的打量周围,企图找到小笼包的影子。

    这时候,有两个四五十岁的男子被手下众星拱月的陪同着来到了就会现场,其中一个子稍矮的赫然是吴青山,另外一个男主人长得跟毛昂有几分相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毛昂的爸爸郭祥麟。

    吴青山跟郭祥麟两个武装部落头子笑哈哈的聊着天走进来,后面跟着一大群随从。我在吴青山身畔终于发现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穿着一条素白的连衣裙,脚上一双乳白色的细高跟鞋,化着淡妆,跟刘亦菲出道时候那清纯的形象有几分神似,不是许久未见的小笼包还有谁?

    “爸爸,伯父,颖儿小姐!”

    毛昂此时连忙的带着我迎上去,目光在宛如小仙女般的小笼包身上瞄了一眼,然后有点儿欢喜又有点局促的搓着手一一打招呼。

    吴青山是个大老粗,他瞄了一眼毛昂身上那套骚包浮夸的西服,就爽朗笑道:“毛昂你这衣服很耀眼呀。”

    毛昂有点儿小尴尬,迅速的偷瞄了小笼包一眼,说:“我想穿得绚丽一点,才配得起美丽的颖儿小姐。”

    吴青山笑道:“放心,你俩很般配。”

    小笼包闻言星眸里就多了一抹忧伤,不过她掩饰得很好,也没有说什么,显得比较恬静。

    郭祥麟这时候也笑着对毛昂跟小笼包说:“你们年轻人自己去玩吧,跟我们两个长辈待在一起估计你们会觉得局促,连说话都要小心翼翼的了。”

    毛昂趁机的对小笼包提出邀请:“颖儿小姐,我们到游泳池那边走走吧,那边种植了美丽的昙花,此时正好是观赏昙花绽放的时间。”

    小笼包本来兴致泱泱,不过她目光不经意的落在站在毛昂身后的我身上,她秀眉顿时皱了起来,露出一丝惊疑不定的表情。虽然我此时戴着舞会面具,但是小笼包惊人的洞察力还是让她觉得我的身形很熟悉,已经起了疑心。

    小笼包答应了毛昂的邀请,和毛昂一起走向游泳池那边,同时眼睛时不时的瞄两眼跟在毛昂身后的我,装着漫不经心的问:“噫,这位戴着面具的先生是?”

    我还没有说话,毛昂就笑着介绍说:“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他叫陈宇。陈宇,这位就是颖儿。”

    小笼包听说我是陈宇不是陈瑜的时候,就不可掩饰的露出了深深的失望,她看了我一眼,然后轻轻的说:“原来是陈先生,我刚才咋一见还以为是我认识的一个好朋友呢。”

    我就稍微的改变了一点自己平日的声调,用了一种稍微带着点沙哑的声音说:“能跟颖儿小姐的朋友长得相像,也是我的一种荣幸。”

    小笼包闻言就笑着摇摇头说:“本来我还有七分怀疑你是他,不过我听了你这奉承的话我就肯定你不是他了,因为那家伙从来不会奉承讨好我。嗯,他只会对我凶巴巴的,老是跟我作对,当然有时候又挺色……”

    毛昂听到这里就恼怒了:“你那个好朋友是谁,竟然敢对你色,我要弄死他!”

    小笼包瞄了毛昂一眼,平静的说:“我们还是观赏昙花吧。”

    毛昂吃了个软钉子,有点儿不高兴。但是他自己在订婚之前也有过无数的女人,是曼德勒市著名的花花公子,而且小笼包订婚之前的事情他也没权管,只能怏怏不乐的陪着小笼包看昙花。

    昙花在晚上开花,短暂而美丽。

    我们观赏了几分钟之后,毛昂可能是因为今晚吃海鲜的缘故,竟然闹肚子了,他就一脸痛苦的说:“抱歉,我先去一趟洗手间,陈先生你先帮我陪颖儿小姐说说话。”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