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66章:少女的祈祷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酒会现场的宾客很多,但是在游泳池边上观赏昙花的就仅剩下我跟小笼包两个人了。小笼包认定戴着面具的我不是她渴望见到的陈瑜之后,就显得有点儿兴致泱泱了,她瞄了一眼已经开始有枯萎迹象的昙花,轻轻的说道:“如果欢乐都像昙花那么短暂,就算再美丽又有什么意义?”

    我忍不住想起我跟她以前在小河边月光下跳舞的情景来,当时她也意识到我可能只是她生命中匆匆而过的一个过客,所以跟我跳舞的时候情不自禁的问那个美丽的夜晚会不会成为我生命中美好的回忆?估计当时她就知道了跟我在一起的欢乐是很短暂的,此时从她口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深深的感受到了她对那段美好时光的无限缅怀和失落。

    我望着一个一见钟情喜欢上我的异国美少女,忍不住的就说:“其实,我们都要得到又失去激情又冷却,才能从幼稚走向成熟从今天走向永远。花虽然凋零了,但是美丽却永恒,花虽然会枯萎,但是它还会再开。”

    小笼包本来是转身要走的,但是听到我这话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的停住了脚步,其实她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少女,生气的时候动不动就说要毙了谁,开心的时候会挽着你的手跳舞,一个人躲在被窝里会偷偷的看莎士比亚爱情剧本,骨子里还是有点文艺少女的气息的,她望着我摇摇头说:“花谢花会再开,但是有些人分开了,就永远没法再见了。”

    “或许吧”我耸耸肩说:“但是谁说得准呢,或许你昨日思念的人现在就近在咫尺呢?”

    其实吧,我这时候已经想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告诉她了,这句话也就是俏皮的在跟她暗示,我就是陈瑜。

    但是,听在小笼包耳中,她却产生了误会,她苦涩的笑了一下说:“你说近在咫尺我思念的人,指的是毛昂吗?”

    我愣了一下,忽然有种想以旁人的身份问问小笼包对毛昂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于是就趁机问:“怎么,难道颖儿小姐喜欢的人不是毛昂少爷吗?”

    小笼包看了一眼我戴着面具的脸庞,不冷不热的说:“不是,我喜欢的是一个异国的男子,你是来探我的口风的吧?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去告诉毛昂了。”

    我原本平静的心湖随着她说喜欢的是一个异国男子忍不住泛起了一圈涟漪,望着她柔声的说:“放心,我不是个多嘴的人。”

    小笼包闻言瞬间睁大眼睛,开始好奇的望着我说:“你这人很奇怪,既然是毛昂朋友却不站在他那边帮他?”

    “感情的事情别人都是没法帮的。”

    小笼包大概是被她爸爸强行干涉感情,还有逼迫她嫁给毛昂,所以对我这话深有感触,就跟我又聊了几句,我看见她穿着高跟鞋站着说话挺辛苦的,就拿出手帕拭擦了一下旁边不远处的一张石凳,让她坐下。

    小笼包可能是站得脚有点儿累,犹豫了一下就真的坐了下来,她深深的看了我两眼,旋即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喃喃说:“不是,你不是他。陈瑜那家伙才没有这么绅士温柔,不过你给我的感觉真的太像他了。”

    我闻言心中一惊,看来小笼包对我真是太了解了,我就算戴着面具,说话故意用沙哑的嗓音,但是她还是敏感的觉得我像陈瑜。我就故意装出镇定的样子,笑着问她说:“他是谁,你真正思念的人吗?”

    “嗯,一个脾气不好又好色的家伙,当然也会偶会的体贴人。”

    小笼包在提起我的时候,精致的脸蛋上不自觉的露出了浅浅的笑意,眼眸里似乎充满了缅怀,像足了一个恋爱却不能相见的少女。

    我很好奇自己在小笼包心里真正的位置是什么,还有她对我的感觉到底是如何,于是我就利用她思念的男子跟她聊天,小笼包就用一种欢快的口吻说起跟我在一起那些美好时光来。聊着聊着,我才知道这个少女,一见钟情喜欢上我之后,就没有后悔过,甚至愿意付出一生的幸福。

    聊了大约半个小时,拉肚子的毛昂还没有回来,不过小笼包却突然捂住嘴巴,惊愕的望着我失声说:“我竟然跟你说了这么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来不跟陌生男子多说话的。你给我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说着说着就不自觉的放下了戒备心,好可怕。”

    我心想我是陈瑜,你当然会潜意思的觉得我亲切了,不过我这时候却不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了,就笑着对她说:“其实我以前是念神学的,差点就成为一个神父,你就当我是一个可以倾诉的神父好了,我发誓不会把你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小笼包信以为真,而且她知道神父大多数都是很有职业操守的,曾经有杀人犯跑去教堂对神父忏悔,但是神父明知道这个人是杀人犯,却因为职业操守不能把这杀人犯的消息说出去,可见神父的嘴巴是非常严的。

    她跟我又聊了两句,我就问她:“如果能够选择的话,你会愿意选择不嫁给毛昂吗?”

    “对,我喜欢的人是陈瑜。”

    我就继续的问:“如果陈瑜跟你最终无法在一起,你待如何?”

    小笼包轻笑一声,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忧伤:“不用如果,我跟陈瑜是没法在一起的了。我在心里是这样对自己说的,世界上有个男生因为没有娶我,从而获得了幸福。”

    我闻言心底一颤:“不要那么悲观,神不会让人的命运如此坎坷的。”

    小笼包没有再说话,我心中已经初步有了个大胆破坏她跟毛昂婚礼的想法,但是在此之前,我就问出了对她的最后一个问题:“颖儿小姐,你即将结婚了,我猜你喜欢的那个男子可能会来找你,如果他真的来,你希望他怎么样出现?”

    小笼包摇摇头:“他来不了的,我爸爸不许他踏进缅甸一步,更别说来到缅北找我了。”

    “我说的是如果,或者说是你的幻想,甚至可以幻想得大胆一点。”

    “幻想呀?”小笼包小手捏着衣角,犹豫了一下就说:“如果那家伙真的不顾一切来找我的话,那我希望时间是在秋日的傍晚,最好是九月,月亮刚刚冒头,晚风轻轻吹起,周围要有喷泉,还要有橘子花的香味飘来呢。他就穿白色的西服吧,西服左胸前袋口叠着精致的蓝色方巾,他脸上要带着动人的微笑,坐在许愿池喷泉旁边的钢琴,前优雅的弹奏一曲致爱丽丝,最后在我殷切切的目光下,他朝着我走过来,骑士般在我身边单膝跪下来,拿出戒指给我求婚……”

    “呃,要求婚呀,好像有点难度啊……”

    我一边倾听着小笼包的最大心愿,一边用心一一都记下来,听到她最后的那句话时候,忍不住挠挠头有点为难起来。

    小笼包听到我的喃喃自语,忍不住错愕的望着我:“陈先生,你刚才说什么?”

    靠,一不小心之下说漏嘴差点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我就连忙的补救说:“没说什么,我意思是说要你心上人要来到你面前求婚,有点难度呀!”

    小笼包难得的笑了起来,她摇摇头叹气说:“这不过是我的幻想而已,其实即便我心上人要来,我也不会允许他来的。因为我爸爸不喜欢他,如果他胆敢这么做,保不准我爸爸会杀了他的。”

    我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谁说得准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