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68章:要倒霉了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记得谁曾经说过,每个人都是有两面的,一面是平日给别人看的形象,还有一面是自己私底下一个人时候的真实性格。杜若琪在众人面前变现得非常冰冷,近乎是那种跋扈的公主脾气,但是这会儿关上门之后,她就像是摘下了面具似的,俏脸上的表情柔和了很多。虽然没有那么冷艳了,但是却变得更加像邻家美女大姐姐。

    刚才还是满脸倨傲高高在上的她,这会儿竟然对着镜子摆了几个女模特的姿势照镜自览,有种孤芳自赏的味道。不过她好像对自己的身材容貌还是很满意的,因为我偷瞄到她居然对着镜子办了个可爱的鬼脸。我偷偷在心里嘀咕,这女人表面看着冷艳,没想到私底下竟然会有这么小女孩气的一面。

    杜若琪摆了两个pose之后,还用苹果手机拍了两张照片,这才心满意足的开始解衣。我的眼睛不受控制的透过按摩房的门缝,紧紧的望着她,一颗心也砰砰乱跳起来。

    还没有一会儿吧,我就看到杜若琪的衣服脱落,身上只剩下一套色的底衣。她身材真心好,自从跟李梦婷那啥之后,我对这方面的抵御力就特别的低,这会儿才瞄了一眼,直接就口干舌燥起来,有了一股莫名的冲动。

    我正急不可耐的等着杜若琪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鼻子有点湿湿的,连忙的伸手一抹,然后震惊的发现自己他喵的竟然流鼻血了。

    这发现把我自己给吓了一条,连忙用袖子擦鼻血,可是慌忙中弄出了一点小动静,顿时引起了杜若琪的怀疑,她猛得转过身来,冰冷的眼睛冷飕飕的望着虚掩的按摩房门,压低声音狐疑的说:“谁?”

    靠,她怀疑里面有人了。

    杜若琪的性格我刚才已经是见识过了的,一个男子在酒会上装醉摸了一下玛雅就被杜若琪派人砍掉了对方一只手,如果她发现我躲在里面偷看她,估计就算毛昂亲自给我求情,她也不会绕过我的,这女人似乎非常敌视男人。

    我真怕被她发现,因为如果她跟我闹起来,保不准还会暴露我的身份,要知道我在丽海市的时候可是把郭祥麟的得力手下白坤给干掉了的,如果暴露了身份,估计郭祥麟不会介意弄死我给白坤报仇。

    我的心瞬间就揪紧起来,眼睛迅速的瞄了一眼房间,目光落在了蒸拿房门口处,然后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轻手轻脚快步走过去,然后躲进了蒸拿房里。

    我刚刚躲进去,然后杜若琪就小心翼翼的推开按摩房的门,她一看里面没人,然后又看了一眼蒸拿房紧闭的门,狐疑的说:“没人呀,难道是我工作太累了导致出现幻觉了?”

    估计她刚才也没有听得太真切,所以粗粗的看了一眼按摩房,就以为没有人,一边揉着额头一边继续回去泡澡了。

    我被她这么吓了一跳,整个人就清醒了很多,这会儿也不敢再偷看这个冰山美女了,万一被发现可是要吃不完兜着走的,我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等她赶紧洗完离开,好让我快点回房休息。

    女人泡澡就是久,我等了半个小时,杜若琪才泡完澡,不过让我震惊的是她竟然没有急着离开浴室,而是围着一条白色宽大的浴巾朝着里面的按摩房进来了。

    杜若琪朝着按摩床上趴下,似乎是嫌弃房间里的灯光太亮,还拿起一副眼罩自己戴上,然后像是晒背部日光浴般趴好,嘴里喊了一声:“玛雅,进来跟我按摩。”

    我这会儿躲在蒸拿房里呢,听到她这话就忍不住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女的怎么这么多事,泡澡泡半天,泡完之后还要女仆给她按摩,都深夜几点了,让不让人回去休息的?

    我没有听到玛雅的回应,然后又探头出来看看趴在按摩床上戴着眼罩看不到东西的杜若琪,心想老子不陪你玩了。趁着这个机会悄悄踮着脚走出去吧,反正你戴着眼罩也看不见我,我不发出声音就算走出去你也不会察觉的。

    于是呀,我就开始猫着腰踮着脚,小心翼翼的从蒸拿房出来,一步一步的走出去,企图穿过按摩房,从浴室离开。

    我动作非常的轻盈,心情也很紧张,生怕会被对方发现,我眼睛死死的望着杜若琪,发现她没有察觉的样子,我就得意了,感觉成功在望。

    但是立即我就乐极生悲了,因为我把注意力都放在趴在按摩床的杜若琪身上,导致我踮着脚走路的时候忽视了脚下,一不小心把房间里的一个垃圾篓给踢到了,发出响亮的晃当一声。顿时吓得我脸色都苍白了,心想我要完蛋了。

    我以为杜若琪肯定会被吓一跳,一把摘到眼罩然后高呼保安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她居然还是惬意的趴在按摩床上,眼罩而已没有摘,甚至用一种不怎么高兴的口吻说:“玛雅,怎么做事粗手粗脚的,连垃圾篓都能踢到?”

    我闻言错愕住了,感情杜若琪听到响声,因为是她的女仆玛雅进来了呀?

    趁着她现在还没有看到我,我赶紧的开溜吧,我转身想走,可是杜若琪清脆的声音又响起了,她语气中带着点命令的说:“我今天忙了一整天,累死了,玛雅你快来给我按摩。”

    按、按摩?

    我闻言就傻住了,走也不是站在这里也不是。

    杜若琪催促道:“快点呀,玛雅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办法了,如果我再不上去,估计她就要摘掉眼罩看见我了,那样我就死定了,迫于无奈,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望着裹着宽大白色浴巾的趴着的她,心想:现在走被她发现,肯定是死。但是如果我给她按摩,那也算摸了她,估计如果她发现了,到时候我就不是砍掉双手那么简单了。靠,我这真是早死跟晚死的区别啊!

    杜若琪趴在按摩床上,傲娇公主般吩咐说:“给我按肩膀。”

    按肩膀我会,在家里的时候,张晴晴工作累了之后,就经常变着戏法让我给她按肩,所以我这会儿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一点,然后把双手放在了杜若琪如同刀削般精致的双肩上,给她开始按起来。

    杜若琪挺敏感的,在我的手碰触到她肩膀的时候,她缩了缩脖子,娇嗔的埋怨说:“玛雅,你的手掌又变得粗糙了。不过手法有点新鲜,是新学的吗,好像挺舒服的耶。”

    我他喵的哪里敢说话,一说吧就暴露了自己,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就用鼻腔发出很细微的一声:“嗯!”

    大约平日那些仆人都敬畏杜若琪吧,在她面前说话都不敢大声说话,所以我这蚊子叫般细小的嗯,没有让杜若琪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她甚至还摆了一个更舒服的趴姿,让我给我按肩。

    让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是,杜若琪居然很享受我给她的按摩,她时不时的发出两声舒服至极的哼哼声,到了最后,她呼吸居然有点儿急速了,脸颊也涂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色,身子像是美女蛇般不安的时不时扭动一下儿,发出嘤咛的声音,我睁大眼睛忍不住想:我靠,她该不是有了那种感觉了吧?

    果然,杜若琪忍不住带着点羞涩的说:“玛雅,你的手法真的好厉害呀,我都有点受不了了。你也累了吧,休息五分钟,你去给我倒一杯红酒来。”

    我听到这话顿时如释重负,立即转身就走,逃似的离开了房间,因为如果我被她发现的话,估计要死的非常难看的。

    我刚刚离开不到三分钟,女仆玛雅就拿着一个装着各种护肤品的篮子走了进来,她温和有礼的对杜若琪说:“大小姐,我给你按摩吧?”

    杜若琪摘掉眼罩,望着玛雅错愕的说:“噫,我让你拿的红酒呢?”

    “大小姐要喝红酒,我立即去给你拿。”

    玛雅知道杜若琪美容的时候喜欢喝红酒,因为红酒也有美容的功效,但是杜若琪这时候皱着秀眉说:“刚才不是吩咐你去拿的吗?算了算了,不用了,你继续给我按摩吧,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舒服,我迫不及待想再试试那种感觉了。”

    玛雅一头雾水,不知道杜若琪在说什么,不过的吩咐她只能照办,于是就给杜若琪按肩膀。

    才按了两下,杜若琪就坐了起来,说:“不对不对,不是这种手法,也不是这种感觉,还有……你的手怎么不想刚才那么粗糙了?”

    玛雅睁大眼睛,吃吃的说:“我、我刚才没有给大小姐你按摩啊!”

    “什么?!”

    杜若琪俏脸上顿时布满了惊怒之色,然后想起那双粗糙的宽大手掌,这时候才猛然想起很像是男人的手掌,她美眸里瞬间变得杀气腾腾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