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70章:阴魂不散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毛昂跟我从鹿鸣庄园出来之后,他就问我到底啥事得罪他姐姐了?

    我也不敢说自己阴差阳错之下给他姐按摩摸了他姐了,只能尴尬的说昨晚跟杜若琪出现了点小误会,我不小心用手摸了她一把。毛昂就睁大眼睛吃惊的望着我:“你非礼我姐了?”

    “靠,我咋敢呀?”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说了这是个误会。”

    毛昂这会儿看看他的保镖离得远远的,就嘿嘿的对我笑道:“好家伙,敢对我姐无礼的人你是第一个,怪不得我姐抓到你之后说要毙了你。”

    我郁闷的说:“看来你这鹿鸣庄园我是住不得了,我以后还是住旅馆吧,避着你姐一点。”

    毛昂点点头:“也好。”

    毛昂跟我一起去了当地有名的金光大酒店吃了早餐,然后上午去了翡翠玉石拍卖会,下午的时候去了赛车俱乐部玩。这家伙过的是典型的纨绔弟子生活,我这会儿也俨然成了他的“伴读童”,跟着他到处瞎玩。

    下午三点多,我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皱着眉头接通电话之后,里面竟然传来一个女人嘚瑟的冷笑声:“嘿嘿,我应该叫你陈宇呢,还是应该叫你陈瑜才对?”

    “你是谁?”

    我听到这话顿时警惕起来,陈宇是我这次来曼德勒市用的假名,没想已经被人发现了。

    手机里的女人冷哼道:“你说呢?”

    “杜若琪?”我此时已经从她的声音辨认出来了,她竟然是毛昂的姐姐杜若琪,我靠,这女的真是阴魂不散啊,甚至还把我的底细给查了出来。我着脸,压低声音的说:“杜若琪,你到底想怎么样?”

    杜若琪昨晚被我摸了个遍,今天早上想收拾我的时候又被他弟弟毛昂给阻拦了,心里估计憋着一股子的怒火呢,这会儿抓住我的把柄之后就显得非常的得意:“陈瑜,丽海市四大家族陈家的公子,同时还是丽海市龙盟的龙头。虽然不能说是身份显赫,但至少也可以说的个锦衣玉食的纨绔公子。你杀了我爸爸的得力手下白坤,同时吴青山也曾扬言不许你踏进缅甸一步,你这次单枪匹马来缅甸,是为了我弟弟的未婚妻颖儿而来吧?”

    她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得罪了我爸爸跟吴青山叔叔,你居然还敢来曼德勒市。真不知道是爱情的力量伟大,让你不惜以身涉险,还是说你这个人狂妄自大,不害怕死亡?”

    我身份暴露之后,脸色就凝重了起来,目光瞄了赛车场里正在准备开始玩赛车的毛昂,心里想着如果杜若琪和郭祥麟派人来我杀我,我就直接干掉毛昂,然后逃离缅甸。只要毛昂死了,我破坏小笼包的婚约目的也算是成功了。不过这是个下策,因为毛昂现在对待我的态度还不错,我不是迫不得已真不想对他下手,而且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郭祥麟肯定会疯狂的派杀手来找我报复的,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于是,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次问杜若琪到底想怎么样?

    杜若琪哼了一声:“我现在在海湾酒店西餐厅喝咖啡,你何不过来,我当面告诉你。”

    这分明是鸿门宴嘛,去了可能杜若琪已经设下埋伏准备好对付我,但是杜若琪掌握了我的把柄,我不去的话也不行。

    我在脑子里快速的转动,分析这杜若琪的动机,她如果至是想杀掉我,根本不用她自己动手,完全可以把我的消息散布出去,只要吴青山跟郭祥麟两个知道我的身份,就有无数杀手接踵而来杀我了。所以,她这会儿叫我过去,大约是在玩猫戏耍老鼠的游戏,她不急着干掉我,而是要出她心里那口憋着的恶气。

    这样一想我心里就稍微的放松了一点,于是答应她我立即过来。

    挂断电话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借口,跟毛昂那家伙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赛车俱乐部。

    坐了一辆出租车过去海湾酒店,来到三楼西餐厅,此时不是用餐时间,整个西餐厅里的顾客都寥寥无几,在服务员的引路之下,我在最角落的卡座里见着了杜若琪。

    她身穿一套白色职业套裙,正翘着二郎腿优雅的坐着,那双穿着透明丝袜的美腿就显得格外的修长,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尖头细高跟鞋,抛开这女人跋扈的性格来说,她确实长得挺漂亮的,身材也很不错,属于走在街头能让男人频频回头的那种。

    杜若琪后面还站着两个彪型大汉,一个剃着锅盖头,另外一个理着平头,都是穿着色体恤和色西裤,那强壮的肌肉把体恤撑得鼓鼓胀胀的,就像是两个重量级的拳击手。

    杜若琪正满脸无聊的用手中的匙更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见到我进来的时候,眼睛一亮,然后俏脸上出现了一丝揶揄之色:“没想到你真敢来,我还以为你身份暴露了之后,会惊慌失措的立即买飞机票讨回丽海市呢!”

    “我来缅北的目标还没有完成,我不会狼狈而逃的。”

    我站着瞄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她职装套裙的衣领开得有点儿低,从我站着的这个角度居高临下甚至能看到一抹惊人的雪白,我目光就下意识的在上面都流连了两秒。但是我这细微的小举动立即就被杜若琪给发现了,她顿时俏脸上飞快的浮起一抹羞恼,同时美眸里迸出冷冽的寒芒,咬着贝齿喝道:“死到临头还狗改不了吃翔,郝得、哥勒,先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让他老实点儿。”

    杜若琪一声吩咐,原本抱着双臂站在她身后对我虎视眈眈的两个彪型大汉顿时就狞笑着朝我走过来。他俩身高都在一米八,比我稍高,体型也要比我庞大得多,所以觉得两个人对付我就跟两个大人来揍一个孩子似的,对我根本没有多少防备。

    我也站着不动,等到他们两个走近刚要对我出手的刹那,我就瞬间动了,手掌如刀,闪电般一下砍在小平头颈侧大动脉上。这家伙顿时闷哼一声,两眼一翻,直接昏倒了下去。

    锅盖头见状大吃一惊,猛然一拳擂向我的胸膛,眼疾手快的用手一下子扣住他的手腕,用了个擒拿手中的分筋错骨技巧反手一拧,这家伙就不受控制的低声惨叫起来。可是他的叫声刚刚响起,我就一记右勾重拳砸在他下颔处,他叫声就戛然而止,身子直愣愣的轰然倒地。

    打斗的动静不大,而且还是在卡座里,所以没有引起外面服务员的注意。

    杜若琪明显低估了我的身手,她自以为带来两个彪型保镖能稳稳的吃死我,但是没想到我这么彪悍,一个照面就已经把她两个保镖给撂倒了。

    她刚刚想尖叫,我已经迅速的拿起桌面一支餐叉对着她的脸说:“别喊,不然我不介意在你漂亮的脸蛋上划出几道丑陋的伤痕。”

    如果我说杀了她,杜若琪未必会怕我,但是我说在她脸上弄几道伤疤,把她变成丑女,她顿时就吓得不敢轻举妄动了,一双杏眼充满了畏惧之色,连连的点头:“我不喊……”

    我看看地上两个昏倒的保镖,还有外面随时可能从卡座门口经过的服务员,犹豫了一下就说:“我们先换个地方,然后谈谈怎么处理我们的事情。”

    为了防止她突然逃跑,我就拉着她的手,拽着她离开卡座。

    杜若琪被我拉着她的手,俏脸就不可避免的多了一抹红霞。我本来以为她会找机会反抗或者跟酒店员工救援的,但是没想到她居然很老实,就这么的被我牵着手走出来海湾酒店,看我的眼神竟然还有些复杂。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