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83章:游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家之后,张晴晴就先给我泡了被解酒茶,接着放水让我洗澡。我这会儿心情那个激动呀,结婚一年多了,张晴晴终于想把自己完全的交给我,让我开心的哼起了歌:“咱老百姓,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吼——”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张晴晴在自己煮面吃,见到我那嘚瑟的劲头,就忍不住羞恼的翻了个白眼,同时狐疑的望着我说:“我说陈瑜,你刚才到底有没有喝醉的呀?”

    我闻言有点心虚,挠挠头说:“开始醉得厉害,不过回到家又喝了一杯解酒茶,洗完澡之后整个人就清醒了很多。”

    张晴晴半信半疑,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说她去洗澡,让我自己乖乖的回房等她。

    我听得有点儿皱眉。乖乖回房等她,这话这么听得有点乖乖的,好像她是女王要宠幸我似的,太颠倒太逆袭了吧?

    但是我旋即想想张晴晴那霸道凶巴巴的性格,本来就跟女王差不多,而且这事情没差,毕竟能真正的跟张晴晴在一起是我一直做梦都在想的事情,于是就屁颠屁颠的回卧室等着张晴晴洗澡回来了。

    女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慢吞吞的,尤其是洗澡化妆。我在卧室里都等得快要睡着的时候,张晴晴终于回来了,披散着一头秀发,身上仅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衫,衬衫衣摆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在灯光下泛起一抹勾人心魄的白腻,我看的一下子就痴了,呼吸也开始急速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害羞,张晴晴脸色酡红,她清纯中带着妩媚的斜了我一眼,哼道:“看什么,没见过我呀?”

    “见过,但是每天见到都不腻,感觉一辈子都看不够。”

    我笑嘻嘻的说着,然后就凑上去搂住了她的纤腰,动情的说晴晴你好漂亮,我要看得更仔细一点。但是,张晴晴却咯咯的笑了,美眸里带着一抹促狭,说不行,然后就伸手直接把灯给关闭了。

    瞬间,房间里变成了一片漆,只有窗口那边有一束淡淡的月光投进来,但是这点光亮不足以让我在漆中仔细观赏张晴晴,我忍不住嘀咕,张晴晴这时候还跟我害羞啊,看一下又不会死。

    不过,房间里变得暗之后,嗅觉听觉还有触感都变得更加清晰起来,我鼻子闻到的全是张晴晴沐浴后秀发的清香还有她身上那股特有的香喷喷味道,我刚想开口说话,但是张晴晴已经在暗中凑了过来,准确的一下亲在了我的嘴上……

    这一个吻好长,可能缠绵了七八分钟,最后我就真心受不了了,急吼吼的喷着酒气把张晴晴推到在席梦思上,正准备干正经事。张晴晴浑身香喷喷的,但是我今晚喝了几瓶酒,即便洗了个澡,呼吸出来的还是酒气,张晴晴猛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子死死攥着了我准备解她衣衫的手:“等下!”

    我睁大眼睛:“怎么了?”

    张晴晴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突然记起今晚咱们不能做那种事情!”

    我闻言就差点从床上给蹦起来:“我倒,这种事情难道还得选个黄道吉日才能做不成?”

    “当然不是”张晴晴吃吃的笑了,拉过被子将她自己的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然后才笑嘻嘻的说:“这事情你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

    我拉亮了床头灯,望着笑得跟只狐狸似的张晴晴,不服气的说:“怎么反倒是我的问题了?”

    张晴晴就笑着给我解释了,根据健康知识,喝醉酒或者喝酒之后不不适合做夫妻那种事的,尤其是还抱着怀孕的目标。因为如果喝醉酒的情况下,就算怀孕了,婴儿也很容易出现智障之类的缺陷婴儿。张晴晴解释完之后,就揶揄的说:“所以呀,今晚不可以做那种事,而且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酗酒。”

    我闻言气得脸都了,谁特么的酗酒了,我是被你逼着喝的好不好?

    张晴晴见我着一张脸,郁闷到了极致,她就忍不住笑得前俯后仰,老开心了,还笑话我这样子好可怜,简直就是秦箐说的那种欲求不满嘛!

    “我靠,秦箐那臭娘们竟然这么说我?”

    张晴晴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就死活不肯再说秦箐的事情,她又笑话了我一阵,然后就说一句很晚了,早点儿睡觉吧。

    她睡得着我睡不着呀,现在身体某个部位正在抬头抗议呢,于是我就忍不住在她耳边弱弱的提出一个条件来,张晴晴听完脸就通红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白皙的手,然后立即缩进了被窝里,闷声闷气的声音从被窝里传来:“又想我帮你做那种羞人事情,没门,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动手解决。”

    啥叫自己的事情自己动手解决?我额头拉下几道线!

    第二天是星期天,早上,我手机就响了。原来是秦勇、哨牙和大罗小罗一帮兄弟知道我回来了,打电话过来骂我说回来也不告诉他们一声,然后说趁着今天是周末,一帮人出来聚一聚,秦勇说唐安宁跟徐捷一些同学也来。我好些天没有跟他们见面了,也挺想念他们的,于是就答应了。

    刚刚挂断秦勇的电话,林峰的电话也来了,这家伙现在已经坐上林氏家主的位子,算是开始走向人生辉煌时期,不过他的烦恼也很大,自从玉龙山被林强勾结狼群暗算了我俩一把之后,劫后余生的林峰就对狼群充满了深仇大恨,欲除之而后快。

    不过,他最近别说腾出来对付狼群了,单单是河西朱建堔就趁着他受伤还有他争夺家主的这契机,疯狂的对林家出招,朱家趁机抢走了林家很多处地盘还有不少的生意,林峰坐稳了林氏家主这位子之后,就立即对朱建堔展开反击。目前,两人正闹得不可开交,如果不是有未来局长秦延年压着,两个家族估计都要火拼起来了。

    我跟林峰聊了一会儿,林峰就说要请我吃饭,我闻言笑了笑说:“要不这样吧,下午四点我们在君悦酒店见面,随便吃顿饭叙叙旧嚎了。”

    林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行!”

    我跟林峰约好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开始做早餐,跟张晴晴一起吃了顿温馨的早餐。

    手机又响了,这次竟然是朱建堔的电话,让我很是意外。我跟他的交情其实不是那么深厚。不过,朱建堔很会做人,自从弄清楚他弟弟的死跟我无关,还有我手中和背后的能量都不简单之后,他就极力的跟我攀交。这固然是有想跟我结交的意思,但是更多的我觉得是朱建堔也估计我跟林峰联手对付他,所以他抢先一步先跟我攀关系。

    朱建堔不知道从哪里收到消息,这会儿笑呵呵的说:“听说陈公子刚刚从缅北回来,我准备给你摆桌酒宴接风洗清,不知道陈公子愿不愿意赏脸?”

    朱建堔曾经帮我安排小提琴演奏家王雯薇跟张晴晴见面,所以我也算欠过他小小的人情,加上我想极力联合朱家跟林家一起对付狼群,稍微沉吟了一下就说:“怎么能让朱老板你破费呢,要不这样,下午四点在君悦酒店,我们一起吃个便饭。”

    朱建堔跟我摆宴接风洗尘不过是想跟我拉近乎的借口,所以他也不在乎谁请客,笑呵呵的答应了,说他一定会准时赴约。

    我同时宴请了林峰跟朱建堔这两个丽海市河西道上新一代领军人物下午在君悦酒店见面之后,就开始盘算起来,想着如何极力说服他俩放下私人恩怨,一起联手对付狼群。同时,我也有点担忧,这两个死对头下午见面会不会当场打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