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98章:不会给我造成困扰的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跟杨晓燕又聊了几句,约定好明天去她家作客之后,然后就告辞离开了,跟秦剑初一起回家。

    秦剑初跟我开车回去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瞄我,脸上的惊疑之色还没有退尽,而且因为他跟利哥一起坑我的事情暴露,这会儿虽然对我有非常多的疑问,但是却屁都不敢放一个。除了是被我刚才表现出来的蛮横脾气跟厉害的身手吓到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韩利欠我的那一百六十万虽然已经解决了,但是秦剑初他欠我的那一百六十万还没有说要怎么办呢。

    我见这小子时不时的偷瞄我两眼,就没好气的冷冷说:“认真点开车,你不想活我还要多活几年呢!”

    秦剑初见我到打破沉默,就嘿嘿的讪笑两声,然后就把车子停在街边,讨好的说:“嘿嘿,姐夫,我跟你的那笔账?”

    我说:“本来是不打算跟你要的,不过你这家伙不拿我当自己人就算了,还联合外人想坑我,这事情我不能忍,为了给你一点教训,这笔账你必须还我。”

    秦剑初爷爷虽然厉害,但是他爸妈都是教师而已,工资不算高,供他这浮夸少爷花销已经有点勉强,现在他如果被他爸妈知道在外面赌输了一百多万,肯定没好果子吃。

    这会儿他就哭丧着脸跟我求饶:“姐夫,你看在我姐的份上就饶我一回吧?顶多,你以后叫我干啥我就干啥,绝壁听你的。”

    我闻言就忍不住嗤笑的说:“就你混成这鸟样,还能替我干啥?”

    秦剑初不服气的说:“别的事情我不敢说,但是在我姐姐这方面,我还是有点用的嘛!”

    我怔住:“什么用?”

    秦剑初就压低声音笑嘻嘻的说:“姐夫,你跟我姐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我心想我跟你姐姐是假情侣来的,目的仅是为了诓骗你爸妈,不让他们两老整天逼着你姐相亲,我不知道秦剑初问我这话是啥意思,就佯怒道:“问这干嘛?”

    秦剑初就说要帮我,然后追问我到底发展到哪一个阶段了,我就略微有点窘然的说发展到亲嘴的阶段。其实吧,我跟秦箐根本就没过亲过嘴,如果说有,那就是那次我在鸳江假装溺水,骗得秦箐跟我嘴对嘴做人工呼吸,不过当时被她发现了,挨了她几拳,现在想起来都恨得牙痒痒的。

    秦剑初一听就来了劲头,然后给我出馊主意说可以帮助我跟她姐姐啪啪啪,譬如他可以再她姐姐的茶水了下那种药之类的,我听得勃然大怒反手就在他后脑勺上了一巴掌,骂道:“出的什么馊主意,连姐姐都出卖?”

    秦剑初捂着后脑勺委屈的说:“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我才会帮你的呀,你跟我姐姐都要到达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如果是别的男人我可不敢这样,不然我姐知道她第一个就得弄死我。”

    我翻了个白眼:“就是我是你姐姐的男票,你敢这么设计她,她知道你也要死定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快点回去吧,你那笔钱我也懒得跟你计较了,以后给我老实点做人,别整天想些邪门歪道。”

    秦剑初喜出望外,重新启动车子,一边开车往家开,一边不停的对我表示感激之情。他还说他姐秦箐确实有点保守和古板,都什么年代哪里还有情侣要等到结婚之后才能做那种事情的,他说他会帮我创造机会,让我跟秦箐那啥。

    回到家之后,秦箐在客厅阳台外打电话。她父母则在客厅看电视,见到我回来,秦箐妈妈安排我去洗澡,等我洗完澡出来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秦箐父母开始安排我住宿的问题。

    上次在丽海市餐厅吃饭时候,我就已经在两老面前搂着秦箐的腰显得异常亲热,现在秦箐又带我上门“见家长”了,在他们看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于是就寻思着让我跟秦箐睡同一个房间,也就是睡秦箐的闺房好了。

    刚刚打完电话从阳台走进来的秦箐听到她爸妈这安排,瞬间就睁大的美眸,又羞又急的说:“爸妈,我跟陈瑜还没有结婚呢,怎么能安排他跟我睡同一间房呀?”

    秦箐妈妈说:“你们都是情侣,而且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平日也搂搂抱抱的那么亲热,就算睡同一间房也没问题吧?”

    秦箐不同意:“哼,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行,还没结婚就睡同一间房让人知道了会笑话的,不是还有客房吗,让陈瑜睡客房好了。”

    秦箐爸爸摇头说:“客房很久没收拾了,里面的床席子上都有灰尘了,保不准还有虫子。”

    秦箐愣住,看见边上的弟弟秦剑初,于是就说:“那让陈瑜跟弟弟讲就着住一晚,明天我们收拾干净客房再让陈瑜住好了。”

    “我不喜欢跟别人睡一个房间,而且我也不喜欢陈瑜这个家伙,他的住宿问题你们自己搞定,别来烦我。”

    秦剑初哼哼的说道,故意发了一通脾气,然后对着使了一个眼神,似乎在说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然后他就回房把门给关上。

    秦箐还在想着办法不跟我睡同一间房,但是她的态度引起了她父母的怀疑,秦箐爸爸狐疑的说:“小箐,我听说现在流行什么租个男友回家应付家人,你跟陈瑜到底是不是真的情侣,还是他根本就是假的?”

    秦箐一听这话就吓得眼神都有点儿慌张了,不过她到底是搞刑侦的,心理素质过硬,很快就镇定下来,直接偎依在我身畔,用又好气又好笑的口吻说:“爸,你在胡说些啥呢?”

    秦箐妈妈也是有点怀疑:“小箐,你真不是在跟陈瑜演戏诓骗我们吧?”

    “妈,怎么可能?”

    秦箐这会儿真急了,就不停的给我使眼色,意思让我别跟个木头似的站着,表示表示呀!

    我的表示很直接,就是伸手一把揽住了她的小蛮腰,用力的把她搂抱住了,笑着对她爸妈说:“伯父伯母你们想多了,其实小箐只是有点矜持和害羞而已。”

    秦箐装出娇羞的样子任凭我抱着,但是却用蚊子叫般小的声音恨恨的对我说:混蛋,你弄疼我了。同时,不甘心被我趁机揩油的她用手偷偷的在我腰间软肉上掐了一下,疼得我差点闷哼出声。

    其实我们这点小动作哪能瞒得过秦箐父母,不过秦箐父母见我跟秦箐这样子打打闹闹,反而放心的笑了,他们认为我跟秦箐这是打情骂俏呢。

    秦箐见刚才父母差点开始怀疑我跟她的关系,就不敢再坚持不跟我睡一间房,只能不情不愿的打开她卧室的房门,对我嘀咕了一句:“进来吧,早点休息。”

    我跟秦箐父母互道晚安之后,就怀着一种好奇和新鲜的心情进了秦箐的卧室,发现里面居然是小女生喜欢的那种粉红色格调,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没想到美女警官秦箐居然还有一颗少女心。

    我进来之后目光就到处乱瞄,果然在她的床上看到了一件色的bra,让我眼睛一亮。秦箐则是满脸羞恼的冲过去一把将那玩意收回到衣橱里,然后转身忍着怒气对我说:“陈瑜,你就不知道非礼勿视吗?”

    我错愕的望着她:“不小心看到了而已,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秦箐大概也觉得这事情不能怪我,叹了口气说:“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单独共处一室,心情有点紧张急躁。”

    我扰扰头,很谅解的柔声说:“没关系,你要是有果睡的习惯就随便脱吧,不会对我造成困扰的。”

    秦箐的俏脸顿时了下去,咬牙切齿的说:“陈瑜,有时候我真想撕烂你的嘴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