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99章:梦游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箐看看卧室里仅有一张床,她就率先踢掉高跟鞋自己钻了上去,只扔给我一张小被子,说让我自己在地板上垫几张报纸打地铺,她可不愿跟我睡同一张床。

    靠,又是打地铺,难道我天生就是个打地铺的命吗?

    我心里老郁闷了,但是秦箐毕竟是女的,我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跟她争夺床睡吧。而且估计如果我提出两个人一起睡一张床的话,这娘们估计也不会答应的,所以我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垫了几张报纸,然后满脸不忿的盖着小被子躺下了。

    中秋早就过去了,现在已经是秋末冬初,白天没觉得什么,到了晚上还是挺冷的,我在隔着报纸的瓷砖地板上一躺下,就忍不住微微打了个寒颤,心想妈蛋,我到底是来帮秦箐的忙,还是来她这里受罪的,这又硬又冷的地板能睡吗?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爬上她的床。

    我心里都以及盘算好了,只等她一旦睡着之后,我就偷偷的爬上她的床。即便明天她发现了也已经睡到天亮了,如果她苛责我,那我就说梦游,梦游这种事能怪得了谁,是不?

    但是吧,秦箐估计真是第一次跟男生共处一室,我感觉关了灯之后,昏暗的房间中她还没有放松心情睡觉,而是在小心戒备的提防着我,因为她床上没有一点动静,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我赶紧她这会儿是在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倾听我的动静。

    如果不是地板真的很冷很硬,躺着上面特别不舒服,我就真心埋头大睡了,但是现在根本睡不着,我就只能故意的发出悠长的鼻息,甚至微微带着点打呼噜的声音。

    果然没过几分钟,床上的秦箐就咕噜的动了两下,隐隐听到她哼哼的说:“这家伙真是猪呀,竟然这么快就睡着了,也好,这色狼睡着了我才安心睡觉。”

    我脸上的肌肉不由的抽搐了一下,心想我怎么就成色狼了?

    秦箐性格是那种有点大大咧咧脾气有点小暴躁的女人,说好听点是率真,说难听点就是少根筋,虽然她对我有点提防,但是一旦决定睡觉的时候,仅过了半个小时,我就听到了她均匀悠长的呼吸声。我经常听张晴晴睡熟时候的那种呼吸节奏声音,所以这会儿一听就知道秦箐已经睡着了。

    不过刚刚入睡的人很容易醒的,我就只能继续的耐心等待,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外面客厅的时钟响起点的钟声之后,我才从冷的要命的地板上一咕噜的爬起来,嘟囔一句这愣地板睡到明天早上保证感冒。然后准备爬上秦箐那张又软又暖和的大床,可是我在暗中才刚走出两步,正想爬上去呢,耳边就想起了秦箐的声音:“陈瑜——”

    我特么的顿时被吓着了,直接就下意识的举起双手:“我不是要爬上你的床,我这是准备去洗手间呢。”

    我还以为秦箐一直都没睡在守着我呢,但是没想到她喊完我的名字之后,又咂了咂嘴,梦呓说:“你是个大混蛋。”

    靠,原来这娘们是在说梦话而已,吓死老子了。不过,她梦到我什么了,居然在梦里还骂人,真是岂有此理。

    我一边嘀咕着,然后直接爬上了秦箐的大床,不得不说的是床上着实比冰冷的地板舒服了一万倍。我正想在秦箐身畔躺下来的时候,秦箐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反正是忽然一拳朝着我打来。我猝不及防之下挨了她一拳,差点一头栽到床底去。

    秦箐梦呓了一句打死陈瑜这个流氓,骗了我的初吻,然后她就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沉沉的睡觉。

    原来,上次人工呼吸时候真的是她的初吻呀!

    我这会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揉着发疼的左眼眶,在她身边躺下了,还拉过她的被子盖在我身上,然后就打了个哈欠开始闭上眼睛睡觉。

    南宁夜里挺冷的,睡着睡着,我迷迷糊糊之中就感觉身上的被子越来越睡,身子也越来越冷,似乎有人在跟我争夺被子。半睡半醒之间我就不乐意了,下意识的抓住被角往回扯……

    一个晚上,我跟秦箐都是在半睡半醒之间相抢夺被子,抢着抢着吧,被子就被我们不小心弄到了床底下去,最后把我们两个人都冷着了。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冬天深夜睡觉的时候被下意识的觉得好冷,就会伸手在床上乱摸,如果摸到被子什么的就会本能的拉过来盖身体。我跟秦箐两个模糊中觉得冷,但是又因为困的厉害不愿意想来,两个人慢慢的就靠近在了一起。

    我在后半夜里被冻得都快要醒来了,但是一具温软暖和的事物却自动送到我身前来,我毫不犹豫的把对方抱得紧紧的,对方似乎不甘示弱,也反过来搂住我的脖子……

    凌晨六点,窗户外传来小鸟吱吱喳喳的鸣叫声,生物钟让我很准时的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是觉得脖子被人勒住似的,呼吸有点儿难受,于是吓得赶紧睁开眼睛,顿时被吓了一跳。因为我这会儿还躺在秦箐的床上,被子早被我们踢到了床下去,秦箐这会儿正埋首在我怀里,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双脚也直接夹在我的腰上,跟个树袋熊似的。

    她这会儿还在熟睡,跟小孩子般的恬静,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梦中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随时会笑出来似的。

    这个发现吓得我都动都不敢动了,按照秦箐那母暴龙的脾气,如果她发现我爬上她的床,我跟她还在睡觉中不自觉的搂在一起,估计她得杀了我吧?

    我伸手想拿开秦箐搂在我脖子上的手臂,但是我刚刚动弹,秦箐就立即有了反应,吓得我连忙闭上眼睛装睡了。只听到怀里的秦箐嗯了一声,慢慢动了起来。

    秦箐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然后就睁开了眼睛,发现她自己抱着个人的时候,她顿时吓了一跳,身子也瞬间僵住了。两三秒钟后,她才发生一声尖叫,然后一拳打在了我的左眼眶上,疼得我哎呀的叫起来,佯装刚刚醒来的模样叫囔道:“谁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大流氓。”秦箐俏脸带着潮红,又羞又气的质问我说:“陈瑜,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的,还……还……”

    她都不好意思说还让她在熟睡中抱住了我,我刚想解释两句,然后房门就咔嚓一声被打开了,秦箐父母同时从房间门口探头进来,满脸疑问的望着床上的我俩说:“小箐,我们在厨房听到你的叫声,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箐连忙的说:“没事没事。”

    秦箐父母昨晚还有点觉得我跟秦箐是假的情侣,这会儿突然闯进来看见穿着粉色小睡衣的秦箐正跟我在床上呆在一起呢,于是心底那点小担忧就消失了,秦箐爸爸说:“我就说女儿跟陈瑜在嬉闹呢,咱们做早餐去,别打扰他们年轻人。”

    两老出去之后,秦箐立即光着脚丫跳下床去把房门给反锁了,然后才回过头来,既是羞涩又是余怒未消的瞪着我,压低声音说:“陈瑜,你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交代,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当然不会笨到把自己给供出来,只说我这个人从小就有梦游的习惯,基本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我昨晚可能是梦游了。

    秦箐半信半疑,冷笑的说:“每个月都会发生一次梦游是吧,那晴晴跟你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她肯定这道这个情况。如果我打电话问出你没有梦游中的话,你就死定了。”

    她说着就真的要拿手机给张晴晴打电话询问,我顿时紧张起来,这下子该怎么办?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