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02章:仇人见面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秦箐正有点惊疑不定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穿着素白色裙子的少女站在门口人群里左右张望,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一亮,然后笑着迎了上来:“陈瑜,怎么才来呀,我都在这里等你半天了。”

    杨晓燕说完之后才发现我身边还有个秦箐,她旋即认出秦箐是在客机上给警官证她看的那个女警官,她就睁大眼睛说:“原来你们俩认识呀?”

    “是,我叫秦箐。他是我男朋友,在客机上我跟你开玩笑的。”

    秦箐居然以我的女朋友自居,我看了她一眼,见到她正用得意的眼神瞄我,我立即就清楚了她的用意,她在客机上见我跟杨晓燕聊的挺开心的,然后现在杨晓燕对我的事情特挺热心。估计秦箐就觉得我对人家小姑娘不怀好意,所以替她闺蜜张晴晴着想,也本着不让我太风流快活的心,她故意以我的女朋友自居,杜绝了杨晓燕对我产生好感或者感情。

    这女的,真是中国好闺蜜呀,一心一意的为张晴晴着想,我也是无语了。

    不过,我见最看不得她现在这副得意洋洋的姿态,打蛇趁棍上的直接伸手搂住她的纤腰,一边故意占便宜一边对杨晓燕说:“对,我俩在客机上跟你开了个小玩笑。”

    “原来是这样子哎呀!”

    杨晓燕也不以为忤,咯咯的笑着,然后带着我跟秦箐两个进了杨家。

    杨家的别墅是苏州园林式的,前院遍种珍贵树木,奇异花卉,假山小溪,飞檐翘角、回廊曲折,环境优美,没想到杨定坤还蛮会享受的。

    愈近客厅客人就愈多,杨家的人都在招呼着宾客,倘大的客厅里有二三十人,都在三三两两的在一起聊天说话。我环视了一圈客厅,立即就在人群中发现了李文斌,那家伙正在跟一个红光满面的中年胖子在交谈,周围还有几个人陪同着。

    杨晓燕就告诉我说那个红光满面的中年胖子是她爸爸杨志坚,旁边那个李文斌是来自珠三角的贵客,估计也是来求她爷爷出山帮忙的。她说完之后,就说带我跟秦箐过去跟她爸爸打个招呼。

    我和秦箐正惊疑不定猜测那李文斌是什么来头,还有李文斌在水果街说我逼他道歉我会后悔的那句话还犹在耳边,没有弄清敌我虚实的时候,我就不准备引起李文斌的注意,于是赶紧对杨晓燕说:“你爸爸在招待来自珠三角的贵宾,我们这些小人物还是先不要上去打扰他。那啥,你还是想办法安排我跟你爷爷见面吧。”

    杨晓燕:“我爷爷不知道是去招待客人了还是跑哪里去了,我去他房找找看,你们两位先在客厅或者庭院走走,我找到爷爷回来找你们。”

    杨晓燕风风火火的去找他爷爷了,我跟秦箐为了避免被李文斌发现,于是就离开了宾客满座的客厅,准备在庭院里等杨晓燕的消息。

    我们在池塘的凉亭里看了几分钟水里的锦鲤,然后我就忍不住皱眉,秦箐见状问我怎么了?

    我说刚才吃水果好像闹肚子了,然后让她在这里等我,我去一趟厕所。我找到一个杨家的人问他洗手间在哪里,他说屋里有洗手间,不过今天客人很多可能不好找,还说如果我闹肚子等不及的话,建议我多走几步去后院,后院那个洗手间肯定没有用。

    我就按照那杨家的人指点,去了别墅后院,后院相比较宾客如云的前庭院跟客厅,就显得冷冷清清了许多。后院也不如前院那么精致,显得有点儿小荒芜,一个穿着色布衣的老头子正拿着剪刀在修剪花坛草坪。

    “喂,那个贼眉鼠眼的小老头,洗手间在哪里?”

    那老头子瞄了我一眼,显得有点不苟言笑,指了指不远处角落,那里果然有一个小洗手间。

    我就飞奔了过去,舒舒服服的蹲坑,解决完毕之后,猛然的发现自己没有带纸,顿时就尴尬起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打电话让杨晓燕或者秦箐给我送纸,但是人家两个女孩子,会愿意来臭烘烘的洗手间给我送纸吗?

    我正愁眉不展的时候,刚才在后院修剪草坪的老头子走了过来,好像是来这边水龙头洗手,我就连忙打开一点儿厕所的门,探头喊他:“喂,那个长得忠厚慈祥的老爷爷……不要左右张望了,我叫的是你,就是你没错。”

    那小老头就走进一点问:“你又有啥事?”

    我就嘿嘿的讪笑两声说:“您是杨家的杂工吧,我是你家的客人。那啥,我上厕所忘记带纸了,你能帮我拿点纸巾来吗?”

    小老头闻言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刚才还说我贼眉鼠眼呢,现在立即就转口说我忠厚慈祥了,你这人脸皮还挺厚的哈?”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还是掏出了一包纸巾递给我,我搞定之后出来,一边洗手一边感激不尽的对他笑着说:“老头,你帮了我的大忙,回去我让你家老爷杨定坤好好奖励你。”

    小老头狐疑的望着我:“你认识我……家老爷?”

    我见一个杨家小小的杂工居然怀疑我的话,顿时就不乐意了,于是开始漫天的胡吹,说我跟杨定坤关系好得很,是忘年交,我说上两句话绝壁能让他加点工资。

    小老头闻言笑了:“我家老爷在社会上打拼的时候,估计你还没出世呢,怎么可能是朋友?”

    吹牛是不用上税的,我见连一个小小的杂工都不能让他对我佩服,心里就不服气了,更加使劲的吹牛说:“嗨,你别看我年纪不大,但是所谓人生四大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我跟股神就属于最后一种铁,你说关系好不好?”

    我的话刚说完,忽然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声:“爷爷,原来你在这里呀!”

    我和小老头转身一看,竟然就看见杨晓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朝着我们过来了,我听她喊爷爷,整个人就有点儿懵逼了,下意识的转头去瞄身边的小老头,那小老头也满脸恼怒的在看着我。

    我弱弱的说:“那啥,老伯,您就是股神杨定坤?”

    小老头冷哼的说:“不错,我就是杨定坤,不过我似乎忘记有你这么一个人生四大铁关系之一的忘年交小兄弟呀。”

    杨晓燕这会儿已经来到我们身边,她噫了一声说:“陈瑜,你竟然跑到这里找我爷爷了呀!”

    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对杨定坤说:“您老不认识我,但是应该认识我爸爸。”

    杨定坤说上下打量了我两眼,有点疑惑的问:“你父亲是谁?”

    “丽海陈家龙爷,陈矫龙。”

    杨定坤闻言一怔,然后看了看我狭长的双眼,然后点点头说:“原来你是陈矫龙的儿子,是有几分矫龙的影子。唉,一恍惚你父亲已经过世一年了,当时你父亲过世的时候我身体不适,没法去丽海市吊唁。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到房小坐吧。”

    杨定坤带着我跟杨晓燕去了他的房,杨晓燕给我跟杨定坤泡了两杯茶,就很机灵的退了出去,把说话的空间留给了我俩。杨定坤询问了我的来意,我也没有藏着掖着,把陈家跟涂家形同水火的事情说了,然后说请他出山,帮助我们用大量资金在股市上狙击涂家,来一场金融决战。

    杨定坤闻言睁大了眼睛,还没有表态答应还是不答应,忽然房的门被推开了,中年胖子杨志坚领着李文斌走进来,嘴里欢喜的囔道:“爸,给你介绍一位贵客,来自珠三角的李少,他是来请你出山帮忙的。”

    李文斌走进来一下子看见了我,先是一愣,然后立即跟我怒目对视起来:“真是不是仇人不聚头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