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03章:猛龙过江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仇人?”

    杨定坤父子望着我跟李文斌,都有点愣住,问我们两个有什么恩怨吗?

    李文斌虽然对我很记恨,但是今天是他的车子差点撞到行人,另外我也没有索要他的钱财,他没法说我是碰瓷的地痞无赖,而且他也不占理,所以这会儿就冷着一张脸不说话。

    我知道这家伙也是来请杨定坤出山帮忙当股市操盘手的,所以也没有给他任何颜面,直接就把今天的事情给说了。杨定坤闻言爽朗笑了,给我们两个充当和事老,一边请我跟李文斌坐下,一边说:“我道是什么大事,原来是开车的一点小事而已。两位今天既然都是我家客人,那就是一种缘分,此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大家都不要再追究了。”

    别人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但是股神杨定坤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于是就说:“行,杨老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杨定坤又把目光转到李文斌身上,意思是让他表个态,但是李文斌却似乎不肯把这事情撇过去,他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道:“杨老先生,我此次专程前来请你出山,想必我开出的待遇和酬薪令郎也跟你说过了,你现在意下如何?”

    我闻言顿时就不高兴了,这李文斌分明是不肯把跟我的恩怨化解,而且还单刀直入就说出他的目标了,这不是要跟去抢股神嘛,我真怕杨定坤会一口答应下来,那我此行来南宁就白跑一趟了,于是不能杨定坤开口说话,我就已经抢先一步道:“杨老,我这次过来,也是想请你出山的,酬薪待遇好商量。”

    李文斌闻言估计没想到我跟他怀着同样的目的,他立即转头怒视着我。

    杨定坤看看斗鸡般互相怒视对付的我跟李文斌,然后哈哈的笑了起来,摆摆手说:“嗳,我都已经不在股市浮沉好多年了。操盘手,你叫我拿剪刀修剪草坪花卉还可以,叫我鼓捣股市,我真心不行了,人老咯。”

    李文斌一听就急了,连忙的说:“杨老先生你别谦虚,前几个月你在期货上的买卖还大赚了一笔,分明是宝刀未老……”

    “小打小闹而已”杨定坤似乎真不打算出山,他打断了李文斌的话,说道:“你们两个一个我故人的儿子,另外一个是珠三角新一代的佼佼者,能来南宁看我我很开心,你们在南宁吃的喝的玩乐的都算我请客,至于请我当操盘手的事情就不要再提起。”

    杨定坤一口回绝,口气还这么坚决,我跟李文斌都难免露出失望之色。今天是杨志坚的生日,我们在房里又聊了一会儿,宴席就已经开始了,杨晓燕过来请大家准备入宴。

    杨家今日宾客如云,单单是客厅就有五张摆满丰盛菜肴的酒席,秦箐从杨晓燕口中知道我刚才是去见杨定坤了,于是就问我事情顺利吗?

    “杨老不肯出山”我摇摇头,朝着不远处脸色同样郁闷不爽的李文斌努努嘴说:“还有那家伙也是来请杨老出山的,事情不乐观。”

    我跟李文斌身份都有点与众不同,所有都有资格跟杨定坤父子在主人席坐下来喝酒吃饭。

    今天虽然是杨志坚过生日,但是很多人都是为了杨定坤或者说都是想讨好杨定坤而来的,作为一家之主的杨定坤理所当然的坐了主人的位子,安排了李文斌坐在他左手第一个位子,我坐了杨定坤右手第一个位子,秦箐坐在我另外一侧。

    这个发现让我心中又是微微一沉,因为在传统意义里,以左为贵。虽然古代虽官职方面左右孰尊敦卑多次改变,但坐席一直左尊,成语“虚左以待”就是这个原因。

    杨定坤喜欢穿布衣,喜欢住苏州园林式别墅,这些都表明他是个传统的中国人,所以这一点点小小座位的不同,我就觉得自己这次可能要无功而返了。因为别说他不远出山,就算出山,在他心里也是这个李文斌比较重要一点,估计帮李文斌也不会帮我。

    我已经失望透顶,准备跟秦箐陪着杨定坤吃完这顿宴席之后就告辞离开。可是饭局开始的时候,忽然杨晓燕陪同着一个老奶奶走了过来,周围的宾客都纷纷的给这个老奶奶招呼,我跟李文斌见到杨晓燕身边的这个老妇,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秦箐也不由自己的低声惊呼:“噫,是她!”

    跟杨晓燕一起过来的不是别人,竟然是今天被李文斌奥迪车差点撞到的那个老婆婆。杨定坤给我们介绍,说这位是他的结发妻子黄红英,然后又把我跟李文斌这两位今天杨家最尊贵的客人分别介绍给黄红英认识。

    黄红英见到我跟秦箐的时候眼睛陡然亮了,刚想跟我们相认,但是她目光忽然落在李文斌身上,也把李文斌给人出来了。

    李文斌这会儿脸色非常复杂,他想破头也想不到自己今天不小心差点撞到的老婆婆竟然是股神杨定坤的老伴,这会儿尴尬的无地自容。

    不过,黄红英看了我跟李文斌一眼,眼神犹豫了一下就没有跟我相认,也没有说李文斌今天差点撞到她的事情,就把我跟李文斌当不认识的宾客对待,估计是不想再这种场合失礼和闹不愉快吧?

    这顿饭吃饭,李文斌就提前离开了,不过这家伙临走的时候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陈瑜是吧,走着瞧,我们的事情不算完,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刚才在房里闲谈的时候,李文斌已经大致的知道了我是丽海市人还有我的名字,我面对他临走放的狠话,报以冷笑说:“我在丽海市等着你,要玩随时奉陪。”

    宴席结束,我跟秦箐也准备跟杨定坤一家人告辞离开,但是这时候黄红英不动声色的在她丈夫杨定坤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两句,然后杨定坤就睁大了眼睛,接着深深的看了我两眼,不动声色的邀请我说:“先别忙着走,我最近得了一小罐顶级武夷山大红袍茶叶,你陪着我品尝品尝。”

    我心想现在都已经酒足饭饱了,谁还喝茶呀?

    不过,我看见黄红英这会儿站在杨定坤身边笑眯眯的看着我,似乎就在看自己的宝贝孙子似的,欢喜得不得了。我心中不由一动,难道她把我今天帮助她的事情告诉杨定坤了?

    我和秦箐跟着杨定坤夫妇去偏厅,果然杨定坤就对我今天帮助黄红英的行为表示的赞赏跟谢意。我嘴上谦虚的说一点小事何足挂齿,其实心里一个劲的嘀咕,你这老狐狸别只跟我道谢呀,来点行动或者干货行不行,譬如答应来帮我在股市上狙击涂家。

    杨定坤道谢之后,好像想起什么,叹了口气说:“因为我老伴的事情,让陈瑜你得罪了李文斌,这事情我心中有点过不去啊!”

    我皱了皱眉头问:“那李文斌到底什么来头?”

    杨定坤说:“义门你听说过吧?”

    我挠挠头说:“还真没听过。”

    杨定坤就给我解释说义门是清末的就有了的一个组织,起源于珠三角佛山,开始的目的是抗清,现在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几经辗转,义门现在已经是珠三角道上最大的团社。他还说李文斌这人年轻气傲,睚眦必报,说保不准真会来找我麻烦。

    我不以为然:“义门再厉害,那也是仅限于珠三角,在我们这里还轮不到他们嚣张。”

    杨定坤摇摇头说:“你错了,其实根据我所知,义门现在不单纯是那种道上的社团了。他们更加注重商业模式的发展,他们利用商务俱乐部作为桥梁,在珠三角以外的地方进行发展,在很多地方都有他们的影子。我们这边也有,你们丽海市的白金汉爵商务俱乐部,其实就是义门分舵。”

    我心脏猛然一跳,狼群难道仅仅是一个分舵?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