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18章:那你又算什么?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几个是谁,敢闯私人住宅?”

    屋子里人群中一个鼻子底下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见到我跟哨牙一帮人闯进来,立即生气的叫唤起来,同时外面已经有五六个保安匆匆忙忙的赶来了,看样子像把我们给驱赶出去。

    我没有搭理这小胡子,目光死死的盯着站在讲武厅中央,手里还握着武士刀的村上逸夫身上,这家伙拥有东洋人比较少见的高个子,大约有一米八几,比我还要高出一点,身穿武士服,长着一张马脸,同样用疑惑的眼神在看着我,似乎在猜测我是谁?

    “我才是真正的陈瑜,他不过是我兄弟,想代替我来给你一个交代的。”我解释了村上逸夫的疑问,然后瞥了一眼地上的那支甩棍,然后弯腰捡了起来,若无其事的拭擦了两下甩棍上的血迹,才抬起头冷冷的对他说:“你想跟陈瑜打是吗,那我就陪你打!”

    我这话一出,屋子里的一帮人就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这里的人有一半是本地武术协会的各种“武术”高手,都是被村上逸夫宴请到这里来的,当然没有人敢跟村上切磋,毕竟现在很多武术都是中看不中用,徒有虚名。还有一半人是村上逸夫生意上的朋友,都是来看热闹的。

    章爱蓉也在其中,当然她今天不是来看热闹的,她是来跟村上逸夫洽谈,商议如何解决我跟村上正雄的矛盾,但是没想到这时候秦勇就来了,而且秦勇还是自称陈瑜。章爱蓉开始以为这是我找了个替死鬼,桃代李僵,所以没有揭穿秦勇,但是没想到现在事情又有了变化,我怒冲冲的提出要跟村上逸夫单挑。

    章爱蓉简直就忍不住皱起秀眉,暗暗的嘀咕起来:“本来秦勇被打败,事情已经可以告一段落,而且村上逸夫身手不低,陈瑜你这是何必呢?”

    村上逸夫上下打量了我两眼,然后点点头说:“原来他是假的陈瑜,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我恨这家伙把秦勇弄成了重伤,所以他一开口说答应挑战的时候,我脚下一个滑步,迅速的接近他左侧,手中的甩棍朝着他左肋骨就抽了过去。甩棍全称为战术伸缩警棍,是单警列装大件之一,威力比铁管都大,如果这一下砸实了,这家伙最少要断几根肋骨。

    但是他的反应很迅速,手中的武士刀一架,就截住了我的甩棍,然后唰的一下,武士刀就甚至甩棍滑下来,直削我握棍的右手碗。

    周围的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章爱蓉跟哨牙他们都发出了惊呼声。

    我右手一松,果断的撒手放开甩棍迅速的缩手,让村上逸夫一刀削了个空,左手却迅速的一抄,就把掉落的甩棍掌握在了左手中,反手一下戳向对方的眉心。

    村上逸夫回防的速度也很快,刀光一闪,武士刀的刀尖就硬向了甩棍的棍尖,锵的一声,刀尖跟棍头就撞在了一起。甩棍受力之后就被撞得咔嚓的缩到了最短,村上逸夫的刀锋趁势往前一递,嘶的一声响,我胸膛的色衬衫就已经被割破了一刀口子,胸膛上也多了一刀浅浅的刀伤,幸亏我后仰及时,不然这一刀了就能重创我。

    章爱蓉见我受伤,忍不住就拍了拍手说了一句村上先生武术造诣不俗,然后说胜负已分,今天的切磋就到此为止吧?

    村上逸夫虽然嚣张,但是他如果想在丽海市投资做生意的话,还是要给章爱蓉面子的,他不好逆章爱蓉的意思,不过又有点不甘心就此罢手,就故意的望着我说:“也好,反正胜负已分,你们中国功夫不外如是,我走了好多个城市,也没有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

    章爱蓉听到这句话就皱起了眉头,周围那些本地武术协会的老头子也是敢怒不敢言,这下家伙你叫他们上去舞台上表演两招可以,但是真正拎起刀干架,他们的战斗力还远远不如我这种整天街头打架成长起来的人。

    我不理会村上逸夫如何嘲讽中国功夫,因为中国功夫厉害不厉害不需要他来肯定,不过他重伤了秦勇,这口气我不能忍,于是就一甩手中的甩棍,咔嚓的一甩甩棍就全部伸了出来,我冷冷的说:“战斗还没有结束。”

    “正合我意!”

    村上逸夫双手持刀,唰的一声就用了一招类似泰山压顶的招式当头朝着我砍了下来。我横起甩棍,格挡住了他这凌厉一刀,同时飞起一脚将他逼退,然后挥舞着甩棍怒吼着扑了上去。

    武士刀比较长,而战术甩棍比较短,贴身缠斗的时候甩棍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我就抓住这个机会,把甩棍挥舞得跟雨点一般密集,如同狂风骤雨般罩向对手。

    我攻势如潮,但是村上逸夫却如潮水中的一块磐石,防守的非常严密,我的甩棍攻击频率非常快,他武士刀回防格挡的速度也不慢,每次都堪堪的当下了我的甩棍,刀棍交击的声音铿锵,响成了一串。

    周围的人都惊呼连连,看得眼花缭乱。

    村上逸夫的身手还是不错的,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他手中的武士刀,刀锋非常锋利,但是刀刃也很薄,跟钢质甩棍硬碰硬的次数多了,刀刃上势必出现崩口。众所周知,如果刀剑的刃部出现了劣角缺口,那么此刀如果不把该缺口磨去,那么在实际使用中很容易折断,正是应力作用在刀剑上的典型表现。

    我从甩棍和武士刀的撞击声音中已经能辨认出武士刀的已经到处受损了,而且最严重的应该是武士刀中段位置,雪白的刀刃隐隐能用目光捕捉到一个小点,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这个发现让我嘴角微微扬起,眼睛里露出了冷笑。村上逸夫见到我这冷笑就意识到到不妙,他估计也知道武士刀已经受损了,想在刀出问题之前强行击败我。于是发出“呜哇”的一声大叫,双手持刀,一招横扫千军,武士刀拦腰朝着我斩来。

    “来得好!”

    我也发出一声暴喝,手中甩棍砸在武士刀的中间,锵一声脆响,武士刀从中断成两段。

    嘭!

    我的左拳趁机狠狠的一拳打在村上逸夫的小腹上,他只觉着一个小铁锤砸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后以这一点为中心,强大的冲击波向周围辐射而去,他痛得面部的肌肉都扭曲了起来,手中的半截武士刀也撒落在地上,整个人噔噔噔向后退了四五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一击得手,我就如影般追了上去,手中的甩棍高高抡起,携带着无坚不摧的雷霆之势,朝着村上逸夫的脑门上砸了下去。

    甩棍的威力非常大,用甩棍的人都不敢用甩棍抽对手的脑袋,因为分分钟能把对方的脑袋像砸西瓜般一棍敲碎。大厅里的人见到我这气势不凡的一棍,都吓得惊呼起来。就连章爱蓉也连忙的喊道:“陈瑜,不要——”

    周围的人尚且吓得不轻,更不要说当事人村上逸夫了,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死亡气息,这家伙吓得脸色惨白,下意识的“啊”的一声喊了出来,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露出了他懦弱的本质。

    我的甩棍猛然一顿,硬生生的在他脑门前停顿了下来。

    我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用手中的甩棍挑了挑他的下巴,冷冷的说:“你赢了就说人家不外如此,山中无老虎猢狲称大王,现在你被我这猢狲击败了,那你又算什么?”

    村上逸夫苍白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我唰的一声收回伸缩棍,然后看了一眼哨牙他们搀扶着的秦勇,又瞥瞥地上的村上逸夫,说道:“真正的战士,是屡败屡战,百折不挠和有一颗守护自己信仰的心,这一点你跟我兄弟秦勇没法比,你就是个弱者。随便你追究不追究我打了你儿子的事情,但是你儿子还敢在我面前蹦跶,我照样削他。”

    说完,我就跟哨牙他们搀扶着秦勇张扬而去。

    章爱蓉看着我的背影,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笑意,不过很快又平复下来,走上去对村上逸夫说了一句:“投资是共赢的事情,如果村上先生想用投资来威胁我,那就是没有诚意,如果村上先生要撤资,我不挽留。”

    说完,她就带着两个保镖大步离开,追着我出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