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19章:卢青豪之死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哨牙几个搀扶着受伤的秦勇离开,路上秦勇这家伙就弱弱的问我的伤如何?

    我就骂他说我这点事没事,不过你小子看着像要死的样子。其实秦勇这家伙虽然浑身是血,但是精神还算尚佳。村上逸夫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他还不敢当着章爱蓉的面要秦勇的命,不然秦勇身受十多刀,哪里还有命在。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看得不忍心,毕竟十几刀呀,好了身上也留下疤痕。

    秦勇就嘴硬的说他也没事,然后还说伤疤就是男人的勋章,有伤疤才表示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哨牙和大罗小罗们就笑话秦勇说:“你小子现在还是个雏吧,装什么男人,想当男人先把那啤酒妹赵静泡了再说。”

    秦勇涨红了脸,有点儿小羞涩,看得出他已经爱上了那个赵静。我们一帮人走出住宅大门的时候,缪东华一帮兄弟见到秦勇跟我都受伤了,纷纷惊呼一声,全部围拢过来问怎么回事?

    我摆摆手说没事,先送秦勇去医院,然后一帮人才手忙脚乱的开车过来,大家纷纷上车送秦勇去医院。这时候章爱蓉已经带着她两个保镖出来了,在后面喊我:“陈瑜!”

    “章阿姨!”

    章爱蓉有两辆车子,一辆是她专用座驾色的红旗小车,另外一辆是本田的suv,她两个保镖开的。她让我坐她那辆红旗车后座,说是有话跟我说。

    我就让哨牙他们先送秦勇去医院,然后径直的上了章爱蓉的车子。我以为章爱蓉是要责怪我刚才的行动呢,但是没想到我上车之后,她就让我解开衬衫扣子。我睁大眼睛望着她,然后看到了她眼眸中的那么关切之色,才明白原来她要给我看胸膛上的伤口。

    其实章阿姨长得挺漂亮的,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绝代无双的大美女。现在虽然年纪稍大,但是还是显得风华绝代。她要我解开衬衫,我看看前面负责开车的唐家司机,有点尴尬的说:“章阿姨,我没事,伤口就不用看了吧?”

    章爱蓉白了我一眼:“你还会害羞啊?”

    她说着就让开车的司机把储物箱里的小急救箱拿出来给她,司机把车速放慢,然后还真的从储物箱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急救箱。

    我看的都有点懵比,心想章阿姨的车子上还有这个,但是旋即一想就释然了。章阿姨什么身份,外出的时候万一出现什么状况怎么办,她的司机跟保安肯定要做好很多相关的准备,这小急救箱就是应急的小措施之一吧。

    我背章爱蓉逼得没办法,就只好老老实实的解开了色衬衫的两颗扣子,把胸膛上那道大约有十厘米长的浅浅刀伤给露了出来,其实这一两年来几乎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还是蛮精壮的,有点儿像传说中的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了。

    章爱蓉见到我胸膛的肌肉时候,竟然微微有点儿脸红,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她瞄了一眼我的伤口,就说幸好伤得不深,不过伤口还在缓缓的渗出血水。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一种灰色的药粉给我涂在伤口止血,动作挺温柔的。我鼻子闻到她身上那股若有似无的香味,而且她弯腰仔细给我涂药粉的时候,我视线的角度还不经意的从她衣领处看到一抹惊人的雪白,然后就可耻的有反应了。害得我连忙的闭上眼睛,心里默诵非礼勿视。

    但是吧,闭上眼睛刚才看到的那抹雪白竟然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而且闭上眼睛之后嗅觉跟触觉的感官就更加清晰了。我不但能感受到章爱蓉的手在我胸膛上温柔的抚摸着,而且鼻子闻到她身上的那股女人香好像更加撩人了,最后搞得我都有点龙抬头了。

    章爱蓉给我涂好药粉之后,刚想说可以了,然后就瞥见了不对劲的地方,她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吸了口气最后压低声音恨恨的骂了一句:“小流氓。”

    我哪里敢顶嘴,涨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吱声,这次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没多久,我们就来工人医院,可能是我方才的反应让素来成熟稳重的章爱蓉也害羞了吧,她就没有陪我进去,而是跟我说了一句村上逸夫那边的事情她会妥善处理,让我不必担心,然后她就先走了。

    我进去急诊室的时候,两个护士正在给秦勇清洗伤口,据说有两处伤口还有缝针,挺惨的。我看着心里就有点后悔了,觉得当初不应该就此这么轻易就放过村上逸夫了,就算是章阿姨生气,也要狠狠的修理那东洋鬼子一顿的。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秦勇的伤口才处理得七七八八,我和哨牙几个就搀扶着他去药房拿药准备回去。可是冤家路窄,半路上竟然碰到了在这里住院的村上正雄,跟村上正雄在一起的还有卢青豪跟李文赋,后面还跟着四个穿着色西服的保镖,我们两帮人碰上,立即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村上正雄知道他爸爸今天要我亲自上门负荆请罪的,所以见到我身上带伤,秦勇更是包扎得跟半个木乃伊似的,就先入为主的误以为我们在他爸爸那里吃了教训,所以一见面就露出狂喜之色:“哟西,你们两个也有今天呀?”

    哨牙他们今天因为秦勇受伤吃亏的事情本来心里就憋着一股气,所以见到这小东洋嘚瑟的样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哨牙第一时间骂道:“小东洋,你狗叫什么?”

    卢青豪就趁机挑唆说:“村上君,他骂你是狗!”

    村上正雄闻言脸色就变了,刚想开口骂人。正好这时候村上逸夫带着十几个清一色穿着色西服的男子出现了,他见到村上正雄在跟我们对峙,就着脸问:“正雄,你在干嘛?”

    村上正雄就指着我对村上逸夫说:“父亲,这帮家伙刚刚在您手下吃了教训还不肯老实,我想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明白我们杉口组的人是不好惹的。”

    我和哨牙他们对视一眼,这才知道原来村上逸夫还是杉口组的人。

    村上逸夫刚出在讲武厅里输了我之后就对这事情忌避得很,恨不得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内心也最怕人提起这件事。现在听到儿子的话,他勃然大怒,反手就给了村上正雄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村上正雄整个人都懵比了。

    村上逸夫用东洋话骂了两句他儿子,然后才转过头郑重其事的对着我微微欠身鞠躬,说道:“犬子无知,如有得罪请陈先生多多包涵。”

    “好说!”

    我有点错愕,虽然知道鞠躬在东洋和韩国是很普通的礼节,但是即便是微微鞠躬,至少也是表示一种尊敬的意思。这家伙今天还很强势的要收拾我来着,没想到现在变脸这么快。其实我不知道他们的国度只崇拜强者,譬如李小龙在他们国度就被尊为武圣。

    村上逸夫让手下去给儿子办出院手续,然后带着儿子走了,整个过程都没有跟卢青豪、李文赋说一句话,弄得两人都有点儿尴尬。

    卢青豪跟李文赋两个人也硬着头皮离开医院,来到医院停车场,两人各自开着自己的车子离开。

    李文赋的车停在比较外面,所以给卢青豪打了个招呼就先离开了。

    卢青豪刚刚上了他那辆蓝色的宝马车,还没来得启动引擎,忽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出现在车窗边,二话不说掏出一把星,对着他的脑袋嘭的就开了一枪。

    卢青豪甚至都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杀手一枪暴了头。

    那杀手干掉卢青豪之后,冷冷的说了一句:“敢拿我们村上先生的少爷当枪使,死有余辜。”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