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24章:暴风雨前的准备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听到张晴晴这话,心里挺虚的,因为我跟李梦婷确实有点暧昧,亏我以前跟跟张晴晴吹牛说为她守身如玉呢。如果让张晴晴知道我跟李梦婷发生了那种关系的话,估计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杀掉我,另外一种是她会伤心的负气离开。

    不过,我心理素质还是很强的,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怎么可能,我最近很乖的呢!”

    张晴晴就质问了我跟秦箐的那点小事,还有那天晚上跟李梦婷在医院的事情,但是都被我一一解释了过去,她听我说真没有跟秦箐、李梦婷有什么暧昧,然后就开心的笑了,还让我闭上眼睛。

    “干嘛?”

    我望着穿着香奈儿连衣裙,化着淡妆,整个人显得明媚动人的张晴晴,有点儿错愕的问。

    “笨蛋,让你闭上眼睛就闭上眼睛,问那么多干嘛?”

    张晴晴娇嗔的跺着脚说,那副轻嗔薄怨充满女人味的模样,看得我都有点儿发痴了。我眼睛溜溜的在她精致的俏脸上浏览了两眼,目光最后停格在她嫣红的嘴唇上,心想难道她见我这么乖巧,想亲吻我一下表示奖赏?

    这么一想,我顿时雀跃欣喜起来,然后就对她说:“我不闭,我就看着你。”

    但是张晴晴忽然伸出一只手遮住了我双眼,只听到她咯咯的笑道:“我捂住你的眼睛,看你怎么看?”

    我被她用柔软的小手捂住眼睛之后,因为眼睛看不见东西,嗅觉就灵敏起来,闻到她身上那股处子的淡淡清香,触觉也灵敏起来,连她小手的温润甚至是掌纹都历历可感。随即一阵香风扑鼻而来,然后我的嘴唇被亲了一下,如同蜻蜓点水般,迅速的碰触了一下子,然后就退开了。

    张晴晴快速的亲了我一口之后,就放开了我,笑眯眯的说:“好了,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给了你一点儿小奖赏。”

    我搞得挺期待的呢,没想到这奖赏一下子就结束了,于是不服气的叫囔说:“靠,你这奖赏也太快了吧,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一下子就没有了,连什么滋味都没尝出来。”

    张晴晴听了我的话,笑得更欢了,揶揄的说:“你就是猪八戒。”

    “我是猪八戒,那我就吃了你这个人参果。”

    我说着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搂住了她,然后朝着她的红唇就亲了过去,张晴晴嘤咛的一声娇呼,粉拳在我身上打了两下表示对我的野蛮霸道不满意,不过她只是象征性的抗拒了一会儿,然后双手就勾在了我脖子上,任由我亲吻……

    “老婆,上次你情绪不稳所以我们没有那啥,今晚我们圆房了吧?”

    张晴晴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像一只娇憨可爱的树袋熊般掉在我身上,她这会儿媚眼如丝,细声的在我耳边说:“笨蛋,上次答应给你你又不要,今天我亲戚来了,不行哦。”

    “靠,不是这么倒霉吧?”

    “是的呢!”

    我郁闷死了,生活往往不遂人意,就像走在大街上要找柜员机的时候发现到处都是厕所,可是要找厕所的时候发现大街到处都是柜员机。

    最后,我正在张晴晴的笑话声中,很是不爽的去洗了个冷水澡,浇灭自己那股子邪火,然后跟张晴晴回房休息,张晴晴还是跟往日那样像只小猫咪般蜷缩在我怀里,大约是因为有安全感的缘故吧,她很快就睡着了。反倒是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直到后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着的时候还做了个梦,梦见李梦婷穿着性感的旗袍撩拨我,然后我就急吼吼的将李梦婷给扑倒了,可是这时候,张晴晴却出现了,伤心的哭着骂我是负心人,然后她转身就跑了。我情急之下喊了一声晴晴,然后就开始追她,但是追着追着,就不见了她,回头也不见了李梦婷,正彷徨之际,忽然长着一张死人脸的送葬者忽然凭空出现,掐住了我的喉咙,狞笑着叫我去死,然后我恐惧起来,呼吸越来越弱……

    “哇——”

    我一下子惊醒了,发现原来自己是在做梦而已,没有送葬者掐我,反倒是张晴晴那娘们搂着我的脖子熟睡,怪不得害得我呼吸不畅做噩梦。

    这会儿窗外天色才蒙蒙亮,估计也就五点钟左右,我噩梦醒来之后就睡不着了,有点儿忧愁的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心想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自从我发现自己喝醉酒跟李梦婷那啥之后,我就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处理跟李梦婷的关系了。对了,还有一个说好毕业就跟我谈恋爱的唐安宁,以及在缅甸等着我一年内去求亲的小笼包,我靠,怪不得秦箐说我感情上是渣男,并非没有道理呀!

    在床上胡思乱想一会儿,我也没有想清楚该怎么处理感情的问题,最后看看窗外东方天空已经发白,表示天就快要亮了。于是我就动作麻利的起床,穿了一套阿迪达斯运动服,然后下楼直奔太阳神公园。

    太阳神公园里有很多中来年人在锻炼,在公园最深处偏僻一角,一共有三十多个青年在那里锻炼,都是东星旗下我负责带的那帮兄弟,谢天来跟李梦婷的那两支人马我不管,但是对于五虎三将三十六精英他们一帮人,我是管得特别严的,就算是打雷下雨,也要风雨无阻的锻炼和练习格斗技术。

    哨牙跟大罗小罗他们都在,这帮家伙还带来了各种锻炼体能的健身器材,比如哑铃、拳击沙包之类的,公园这偏僻一角俨然成了我们的室外健身场所。

    这时候,负责指导和传授兄弟姐妹们练习泰拳的老师察差也来了,这家伙虽然跟我在擂台上的大战中受了重创留下了永久性的创伤,不能继续打高强度的擂台比赛了,但是他的格斗经验还在,教东星这帮热血青年拳法,还是绰绰有余的。

    “瑜哥!”

    “老大!”

    “陈老板!”

    哨牙一帮兄弟们见到我出现之后,都纷纷的跟我打招呼,察差也很尊敬的喊我老板。

    我摆摆手让他们开始锻炼,一帮人就开始练习泰拳,察差在一边眯起眼睛仔细看着,看到有动作不标准的就上去纠正。我跟着他们练习了一会儿,然后又打了一会儿沙袋,把自己锻炼的额头微微冒汗。

    察差这时候拿着一跳毛巾跟一瓶矿泉水过来递给我,笑着说:“陈老板,其实你身手已经很厉害,就算是我鼎盛期,也未必能打赢你,而且现在你那么有钱,有什么事情也用不着你亲自出手,何必这么辛苦每天坚持锻炼。”

    我接过毛巾拭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然后笑道:“这玩意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我不坚持锻炼,用不了多久就废了。”

    我说完之后就朝着边上努努嘴,示意他跟我到旁边说话,察差有点儿茫然,跟着我走到哨牙他们一帮人听不到的地方,然后问我怎么了?

    我看看正在标标准准练习泰拳的哨牙一帮人,然后对察差说:“你这段时间教导他们的,都是很正式正规的课程,最近我想你教他们多一点实战的经验,譬如擂台上那种如何赢,如何打败对手,如何活下来的方法。”

    察差惊愕的望着我:“擂台上是很残酷的,他们又不用上擂台,需要学那些吗?”

    我望着东方刚刚升起的旭日,照得朝霞如血,徐徐的说:“用不了多久我们跟狼群会有一场硬战,我希望这帮兄弟每个都能活下来,你懂吗?”

    察差重重的点头:“我明白了,放心吧,陈老板,我这几天不教他们拳法了,该教他们如何在实战中一招制敌,还有如何生存。”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