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29章:哭泣的女人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朦朦胧胧之中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李梦婷那张近在咫尺的俏脸,喃喃的喊了声婷姐,还没等我再说别的话,李梦婷已经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脖子,嫣红的嘴唇重重的亲了过来,跟我亲吻了起来,吻的那么认真,那么不舍。

    像是眷恋不舍,又像是临别时候的狂欢,更像是要记住跟我在一起的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李梦婷格外的主动,格外的投入,喝醉的我被她代领着,本能的配合着她,最后胸膛的火焰越来炙,我反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我的动作粗鲁而野蛮,李梦婷脸上带着欢喜,眼角流出了泪,笑着哭……

    我不知道的是,在张家,空空荡荡的客厅里,张晴晴赤着双脚,双眼空洞的望着窗外云沉沉的天空,客厅电视沙沙的放着夏婉安的单曲《一个人》,那如哭如诉的歌声悠扬的飘来:

    乌云一层一层的遮住了阳光,

    坚强一层一层的卸掉了伪装。

    过往的车辆遮掩了眼神里面的慌张,

    脆弱被嘴角的笑无情打伤。

    一颗心里面住着一个人,

    一个人却只有着一颗心。

    当你来来回回践踏着我的心底,

    我不怕疼只怕你爱的不够坚定。

    ……

    张晴晴傻乎乎的望着雨水窗外雨水一滴滴的落下来,望着楼下大街上慌张失措逃散的人们,忽然觉得自己的脸颊湿漉漉的,反手在脸上抹了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脸。

    轰隆,一道闪电划破天空,风吹雨更急了,斜飞的雨水把晾在阳台的衣服都打湿了。

    张晴晴望着除外那件我平日最爱穿的色迪奥衬衫被风吹得摇摆飘飞,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吹脱衣架,被卷入暴风雨里消失不见。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尖叫的喊了一声不要,然后就赤着双脚朝着阳台跑了过去,伸出苍白的手想抓住那件色的衬衫,就像是要抓住一缕自己心底不忍割舍的感情。

    但是狂风骤雨非常急,就在她的手要抓住色衬衫衣角的时候,那件衬衫就像是短线风筝般从她眼前飞走,被卷入暴风雨中,飘飞,坠落,直至消失不见。

    张晴晴的手还保持着伸出去的姿势,企图妄想抓住一丝什么,但是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它在自己眼前消失,自己一点都无能为力。雨水溅湿了她的身上的白色衣裙,浑身冰凉,但是却未及内心的冷。

    她慢慢的在阳台蹲坐了下来,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彷徨和无助,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失落和难过,整颗心都空荡荡的。自从秦箐轻而易举的查到了李梦婷怀孕的消息,而且还是跟我一起出现在医院,她内心的信仰就轰然崩塌了,灵魂仿佛也被抽走,有什么能比恋人背叛更让人伤心的呢?

    一个人蹲坐在阳台角落,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午后的阳光重新撒落大地。雨会停,但是变了心的恋人还能复原吗?

    张晴晴不敢想这个问题,她什么现在觉得什么都是假的,恋人是假的,感情是假的。什么都不敢再有期待,什么都不敢再去想。只想逃避,只想逃离,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还有那个让她伤心的人。

    她站起来,走回客厅,把客厅里散落的东西一点点收拾好,去浴室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裙,把脏掉的衣服一点点用手洗干净。然后又去厨房,把冰柜里的食材拿出来,自己一个人做了饭,然后一个人在客厅坐下来吃饭,但是吃着吃着,眼泪就又流了下来……

    我迷迷糊糊之中,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豪华的软大床上。枕边似乎还弥留着李梦婷身上那股特有的香味,旋即我就想起我似乎在喝醉中跟一个女人疯狂的缠绵了好几次,那女的好像就是大魔女李梦婷。

    我连忙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脖子上有好多吻痕,还有肩膀和胸膛、后背已经手臂都有指甲抓出来的痕迹。我郁闷的翻了个白眼,肯定是大魔女的杰作,她最喜欢抓人了。

    房间里见不到李梦婷,我就穿上衣服,然后朝着套房的客厅走出去,果然见到有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在看电视,我刚想喊婷姐的时候,却突然看清楚了,坐在客厅看电视的不是李梦婷,而是我妈妈箫媚。

    “咦,妈你怎么在这里?”

    箫媚见到我出来,就笑了笑说:“小婷走的时候担心你一个人,所以让我来看着你,免得你出什么差错。”

    她说完还似笑非笑的瞄了一眼我领口脖子上李梦婷留下的吻痕,弄得我尴尬极了,有点恼羞成怒的说:“妈,我能出啥差错呀,不过婷姐有什么要事去处理吗?”

    李梦婷平日有事没事都喜欢像美女蛇般纠缠在我身边,我喝得醉醺醺的睡在酒店里,她竟然甚至不能我醒来,就自己离开,只把我妈妈叫了过来,让我觉得有点不正常,所有有此一问。

    箫媚轻声的说:“李梦婷有事要离开一阵子,她说不喜欢离别那种伤感,所以没有等你醒来就先走了。”

    “离开”我瞪大眼睛,惊疑不定的问:“什么离开?”

    箫媚端起桌面的一杯茶抿了一口,然后平静的说:“我在广州投资了一家新公司,这是早就计划好的投资,同时也是预防我们跟狼群斗争失败了的话,给活着的那些孤儿寡母留点后路。这家公司资产有十亿,我让李梦婷去广州新公司担任总经理。她同意了,就在两个小时之前,已经上客机前往广州了,现在估计已经到了广州机场。”

    我有惊又怒,脑子里高速的转动起来,然后猛然抬头望着箫媚:“妈,是不是你知道了我跟李梦婷暧昧的事情,你威胁她了,把她赶到了广州?”

    箫媚没好气的说:“是小婷自己愿意去的,你跟你爸爸一样,一身情债,别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来。”

    “不行,我不能让婷姐一个人孤零零的去广州。”

    我说完就拿起手机给李梦婷打电话,然后语音提示对方手机已经关机,箫媚这时候就跟我说:“小婷去广州公司心意已决,她没有跟你道别,不过她告诉你她给你手机里发了一段视频,她想说的话都在里面了,你自己看看吧。”

    箫媚说完之后,就不搭理错愕住的我,然后一个人开门走了出去,带着门口外面一群保镖,先行离开了。

    我在套房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知道李梦婷不辞而别跑去珠三角新公司那边之后,心情蛮失落的,我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果然在微信上受到一段视频,是李梦婷发给我的,视频里的李梦婷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显得非常妖娆动人,脸上也带着妩媚的笑意,明明是个少妇的她偏偏要学小女生的样子吐舌头装可爱:“小冤家,醒来了呀,当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我已经去广州啦……”

    李梦婷唠唠叨叨的说了好多,不外乎三样东西:跟我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她感觉好开心好幸福,以及她去广州开拓市场是她自己的意思,不关箫媚的事情。她说最多一年,能新公司稳定运行之后,她就可以重新回到我身边继续当我的情人姐姐了,还有点儿埋怨的说摊上我这小冤家,她这辈子也不准备嫁人了。

    最后,她说最担心的是东星跟狼群的决战,要我一定无论如何都要活下来,如果我死了的话,她也活不下去了。

    看完了视频,我心中有但黯然,其实我已经感觉到李梦婷的离开有点不正常,不过我没有往别处想,我觉得是我妈妈箫媚逼李梦婷离开的。因为我妈妈更加宠爱和看重张晴晴,大约是怕李梦婷影响我跟晴晴的感情,所以把李梦婷支开吧。

    我不由的想起我爸爸龙爷来,他爱上我妈妈箫媚还有秦良素两个女人,最后是以悲剧收场。我现在在深爱张晴晴的同时,心底也有了李梦婷的影子,跟我爸爸何其相似。我……最后会以悲剧收场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