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31章:信徒丢失了他的信仰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去七里塘陈家庄园见了箫媚,跟她聊了挺久的,然后又问了李梦婷的一些情况。让我很生气的是李梦婷那大魔女去到广州那边新公司之后竟然换了一个手机号码,而且说她这一年要全部身心投入工作,避免因为我而分心,所以她没有把新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我觉着这真特么的扯蛋。

    但是我妈箫媚赞同李梦婷的意思,而且说现在最重要是对付狼群,让我先把那些儿女情长放到一边,她有李梦婷的电话号码也没有给我,让我郁闷死了。

    傍晚,我开车从陈家庄园离开,路上的时候给了哨牙一个电话,问他们那边跟张老师的饭局吃的怎么样了?

    哨牙语气低落的说饭局早早的结束了,他们几个正在寝室里呢。

    我现在没什么事情,然后就回到了学校,回到寝室里的时候,发现哨牙跟大罗小罗几个都耷拉着脑袋不说话,气氛蛮伤感的,我就在哨牙旁边的铁架床边坐下来,用手肘捣了捣他,笑话说:“你们一个个干嘛,都垂头丧气的,这怂样过两天能干得赢狼群跟涂家那帮杂碎吗?”

    哨牙就猛然抬起头,红着眼睛望着我,声音有点儿沙哑的说:“瑜哥,难道张老师离开了我们,你就一点儿都没有感觉,一点儿也不觉得难过吗?”

    “张晴晴不就是离开……离开!”我开始还大大咧咧的满不在乎,但是立即发现了离开这个字眼,然后整个人都有惊又怒起来,猛然双手抓住哨牙的衣襟,急躁的问:“你说的什么离开,我怎么不知道?”

    哨牙跟大罗小罗几个就全部错愕的望着我,哨牙吃吃的说:“张老师辞职了呀,她今天送礼物给我们的时候都跟我们一个个说了。今天下午的那顿饭,也是张老师跟我们的辞别宴,难道瑜哥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个屁!”我整个人都愤怒了起来,抓着哨牙的衣襟对他怒吼道:“混蛋,怪不得你们回来的时候一个个都红着眼睛。我当时就问过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他妈的不告诉我?”

    哨牙慌张的说:“我以为张老师会亲口跟你说的呀,我怎么知道她告诉了每一个同学却偏偏没有告诉你……我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张老师会一再叮嘱我不要说她离开的事情,原来她是不想让你知道。”

    “去死!”

    我一把推开了哨牙,突然知道这件事之后,我的心变得非常慌张。张晴晴辞职离开二中这么重要的事情,事先一点都没有跟我商量,而且还要瞒着我。我觉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她不会这么对我的。我的心现在充满了彷徨,转身问大罗小罗张晴晴现在在哪里?

    大罗小罗说不知道,说吃完饭大家就分开了,同学们都回到了学校,张老师已经是回家了吧?

    他们几个跟在我身边快两年了,我们遇到的大风大浪不知道凡几,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见到我如此慌张失态的,哨牙就连忙的说:“电话,瑜哥打电话给张老师问问不就知道她在哪里了?”

    “对对对,打电话!”

    我听到哨牙的话,连忙的拿出手机拨打张晴晴的手机号码,但是却提示手机已经关机。

    这个发现让我更加的急躁不安起来,我就哨牙几个,匆匆忙忙的跑下楼,出了学校,上了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子,然后一路狂飙的赶回家。

    张晴晴你不要走,你一定要在家,一定要在家……

    我把车随便停在小区院子里,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跑上了楼梯,来到我们家客厅门口的时候,我听到客厅里面有响声,以为是张晴晴还在家,于是就稍微放心了一点,拿出钥匙开门。

    但是我打开门之后就愣住了,因为客气里确实有人,但是刚刚从外地旅游赶回来的岳父岳母,还有张家的几个三婶六姨亲戚,唯独就是不见张晴晴。

    “爸妈,晴晴呢?”

    岳父跟岳母还有几个张家的亲戚本来脸色就不好看,见到我出现全部都愤怒起来,岳父吹胡子瞪眼对我怒目而视:“你还有脸回来找我女儿?”

    我就有着急有迷糊的望着他们一帮人:“爸妈,你们到底怎么了?”

    岳父就怒视着我骂道:“你在外面跟那个叫李梦婷的事情,晴晴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你自己想想你当初来我们家当上门女婿的时候,一个连学费都交不起的穷小子,我们张家有亏待过你吗?你成绩不好的时候,晴晴比谁都着急,你说要做点生意的时候,晴晴毫不犹豫把买新婚房子的钱全部拿出来给你投资,你现在翅膀硬了,就欺负起我家晴晴来了是不?”

    岳母这次也不帮我了,同样恨恨的看着我:“陈瑜,本来以为晴晴这样娇蛮的公主脾气,需要你这种宠着她的男子当丈夫才会幸福。但是你让我看走眼了,你真让我失望,滚出我们张家,以后你不再是我们张家的女婿。”

    我身子一颤,整个人如同雷劈完全傻了,怪不得张晴晴会伤心的辞职离开二中,原来她知道了我跟李梦婷暧昧的事情。这事情是我的错,所以我也无从辩解,只乞求的望着岳父岳母和一帮张家亲戚,声音苦涩的说:“晴晴呢,我想见她,跟她好好的谈一谈可以吗?”

    其实吧,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我岳母徐淑琴原本是很不待见我的,但是在这快两年多的时间里,她慢慢的对我改观了。尤其是平时我什么都宠着张晴晴,比他们两老还要宠,所以岳母对我打心底是非常喜欢的。俗话说女婿半个儿子,岳母内心已经拿我当她半个儿子看待,如果不是发生这种事,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跟我这么动怒的,平日她还经常教导我跟张晴晴小夫妻要如何过日子呢。

    这会儿,她见我这充满乞求的目光,不由的就心软了,她沉声的对我说:“晴晴性格骄傲,她有多喜欢你就不用我们多说了吧。她知道你跟李梦婷那点事之后,对你既伤心又失望,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们,在我们下午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丽海市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至于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说到这里,岳母就不由的流下了两行清泪,埋怨说:“这事情,都怪你呀!”

    岳父也骂起我来,其它的亲戚倒是不敢骂。因为我上次回浅河村参加我养父的生日宴席,当时把我大姐的对象何鸿阳给收拾得一点脾气都没有,然后我是丽海市东星太子的名声就迅速的在亲戚圈子里传开了。所以张家的这帮亲戚对我能耐也是有点清楚的,不然我现在走进张家的门,他们早就要拿扁担揍我了。

    岳父骂了我一通之后,最后说:“陈瑜,你跟晴晴有缘无分,以后你不是我们张家的上门女婿了。”

    我听到张晴晴伤心的离开了丽海市,整个人就变得失魂落魄起来,这会儿听了岳父的话,才抬起头摇了摇说:“不行,这一生我牵上了晴晴的手就永远不会放开。她如果逃我就追,天涯海角,我也会把她追回来。”

    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张家,一个人行尸走肉般的走在街头。如果说我是个信徒,那张晴晴就是我的信仰,如果一个信徒失去了信仰,那他还算什么?

    我最后在街口的小卖部停下来,呆滞目光落在架子上的一排廉价白酒上面,然后走过去拿起一瓶二锅头,拧开灌了一口,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

    “喂,给钱啊!”

    杂货铺那个肥胖对着失魂落魄的我大声喊道,我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把口袋了的一叠钞票全部扔在地上,声音沙哑的说:“不用找了。”

    说完,我拎着酒瓶又灌了一口酒,如同丧家之犬般跌跌撞撞的朝着前面走去,大街商店里隐隐传来夏婉安的歌声:我一个人痛我一个人走,我一个人守候到天明,我一个人梦我一个人错,我一个人或悲或喜不要谁关心我……

    穿着花衬衫的魁梧大叔屠夫站在后面远远的看着我,犹豫了一下之后拿出电话,目光在手机通讯录里东星一帮人的电话号码当中浏览迟疑了半响,最后拨通了东星财务总管唐安宁的电话:“喂,陈瑜情绪似乎出现点问题,我是大老粗不懂怎么劝他,你能来看着他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