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55章:仇恨的种子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梦婷出事之后,箫媚得知消息立即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同时恨恨的说我饶不了义门一帮人,告诉她我一定要义门付出代价,我要灭掉他们。

    箫媚想劝住我,但是我跟她聊了几句之后,我挂了电话。

    没多久,章爱蓉也过来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算小,还死了好几个人。加上李梦婷是一家十亿资产娱乐公司的老总,而且这事情跟我也有关联,章爱蓉就亲自过来慰问李梦婷。可惜她过来的时候李梦婷的麻醉药效还没过去,正在昏睡。

    最后,她就把我叫到了一边,皱着眉头问我怎么回事?

    我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把事情给说了一遍。章爱蓉听说跟义门牵扯上关系,秀眉不由的就皱了起来,估计她也知道义门的实力跟能耐,轻声的劝告我说这事情很复杂,让我不要轻举妄动。

    章阿姨虽然是副市长,但是她是新来的,在这里已经不比丽海市,她虽然升职了,但是在这里权力比她大的人也多了。我不想给她添麻烦,就平静的说我不会轻举妄动的,我心中说我会一步步的动,直到灭掉义门那群杂碎。

    章爱蓉还以为我稳重了呢,她就安慰了我几句,然后告诉我说唐安宁也来了这边念。她告诉我唐安宁现在在六中念,还说六中是广州六所最好的高校之一,升本科率几乎是百分百,说如果我喜欢的话可以把我也弄到六中去,被我拒绝了。

    聊了几句,章阿姨就因为工作还有其它的事情,带着她的属下离开了医院。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我跟章爱蓉聊天的时候,章爱蓉那些属下跟保镖都战得远远的,只有秦箐是自己人,站在旁边全程听完了我跟章爱蓉的对话。她比章爱蓉更加了解我,知道我是在拿话敷衍章爱蓉,她此时小声的对我说:“陈瑜,你真的要对付义门?”

    “义门这次不但想要我跟李梦婷的命,还害死了我跟李梦婷的骨肉,难道你让我装着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秦箐说:“上头已经把这事情定义为几个地痞企图绑架李梦婷勒索钱财,最后李梦婷英勇自救成功,击毙几个歹徒,这案子上头表示已经结束。你如果再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我冷冷的看着秦箐说:“你们警方怕惹麻烦,快刀斩乱麻直接定义了这桩事情,然后宣布已经结束。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跟义门的恩怨才刚刚开始。”

    “我知道你想报仇,但是你凭什么跟义门斗?”秦箐声音不由的提高了一点:“就凭你身边秦勇那帮年青人,还是想把丽海市谢天来他们也叫过来,但是你有想过义门有多强大吗?你想过你能不能斗得赢义门吗?就连曾经风云一时的小刀盟,最鼎盛的时候门徒三千,最后还不是给义门收拾得如同丧家之犬,现在都已经躲起来不敢公开露面了。你东星在丽海市可能有点能耐,但是在义门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我劝你还是不要有这方面的想法了,跟晴晴回去丽海市过小日子,不是挺好的吗?”

    “如果你说完了的话,没事你们可以走了,我想静静的陪下婷姐。”

    我说完就回到病房,然后把哨牙跟秦勇他们都驱赶了出去,一个人坐在床边望着病床上还在昏睡脸色显得有点苍白的李梦婷,一股子自责不由的狂涌上心头。如果当初我不是太年少轻狂,不顾箫媚的劝阻,强行用雷霆手段割掉李文赋的一只耳朵,可能今天也不会连累到李梦婷遭受这种坎坷。

    想想李梦婷自从认识我了之后,就没有过个好日子,惊心动魄的危险到是遇到了不少,这次她最为重视的孩子还流产了。我望着她憔悴的脸庞,越想越自责,不知不知中眼泪就流了出来。

    可是这时候,李梦婷的眼睫毛颤动了一下,然后就慢慢的睁开了眼眸,正好看着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暗自落泪的我。她先是错愕,经过两秒钟的茫然之后似乎才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冲着我弱弱的一笑,问了我一句你怎么哭了,然后抬起手后轻轻的抹掉了我眼角的泪水。

    李梦婷柔软的手摩挲着我的脸,羸弱的笑着说:“笨蛋,哭什么?”

    我硬着头皮说:“婷姐,医生说我们的孩子流产了……”

    李梦婷的手瞬间僵,俏脸变成了一片可怕的煞白,眼眸里也露出浓浓的悲哀之色。她一下子挣扎坐起来,投入了我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我吓得连忙的劝她不要哭不要哭,可是劝着劝着我的眼泪也不由的掉落了下来。

    第二天是星期六,周末两天里,我都一直留在医院里陪着李梦婷。李梦婷开始意志很是消沉,我就变着法子哄她开心,然后还各种安慰她说孩子虽然没有了,但是我还在呀,如果她喜欢孩子,那我们就再怀一个。我还说如果一个不够的话,那我们就直接怀两个,来个双胞龙凤胎,我还故意的说我知道怀双胞胎的秘诀。

    李梦婷听了我的话,原本一直抑郁不说话的她终于抬起头,望着我问:“什么秘诀?”

    我就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秘诀就是多做几次,一次可能是一胞胎,多几次就有可能是双胞胎了。”

    李梦婷闻言不由的脸红了红,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羞赧,扬起手打了我一下,责怪的说:“人家都伤心死了,你还有心情跟人家开玩笑。”

    我心想我也伤心呢,但是我如果也伤心的话,只会让伤心的氛围更加浓烈,你也会更加沉溺着流产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我只能装着没心没肺的逗你笑呀。于是,我就故意的搂住她说:“我可不是开玩笑的,我是认真的呢,不信我们现在就做,先做两次热热身,争取让你怀上双胞胎。”

    说完,我就很夸张的撅起嘴去吻她,惹的她脸更红了,一边推搡着我一边说:“陈瑜,别闹了,这里是医院呢。”

    她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原来是两个女护士进来准备给李梦婷换左手骨折敷的药,她俩见到我跟李梦婷楼在一起,都忍不住脸红了,我跟李梦婷不由的连忙分开。不过让我比较欣慰的是经过我这么一闹,李梦婷的哀怨和悲伤消散了许多,脸色红润了一点,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不像先前这么病怏怏的。

    同时,东星鹰眼跟地主那帮人知道李梦婷出事,都过来了。我把他们全部安排进了华瑜娱乐公司,成为李梦婷的专职保镖,以后李梦婷出入任何场合,都会带八个以上的手下。

    周一的时候,我返回了文华。虽然我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要义门为这次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但是诚如秦箐说的那样,义门实在太庞大了。它是珠三角最强大的组织,盘踞在这里已经很久,跟各方各面都有关系交好。单单是堂口就有十一个,成员更是以千计算。我要灭掉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我能找到一个切入点,一个能毁掉义门这道千里河堤的“蚁穴”为切入点。

    周一早上,我跟包子弟和周倩敏还有哨牙几个去食堂吃早餐,路上就碰到了黄畅。这长得跟年轻版洪金宝有几分相似的家伙,带着一帮手下大摇大摆的从我身边经过时候,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靠,这死胖子好拽。”

    哨牙望着黄畅那帮人的背影骂道,而我这时候却看到了黄畅那帮人有一个人悄然的回头望了我一眼,是黄畅身边的得力助手覃文东。

    我不由的想起我捡到的那把三痕小刀,就是从这家伙身上掉下来的,我眼睛不由的亮了起来。这家伙是小刀盟安排在黄畅身边的人,小刀盟跟义门有仇,或者这家伙就是我要找的那个蚁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