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71章:伎俩被识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晴晴,这个时候别管什么手机了。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嗯,我先把手机关掉。”

    张晴晴说着就伸手拿起旁边的手机,然后正准备关机,可是她目光不经意的朝着手机屏幕上那么一瞄,就立即不由的皱起眉头来,原本要关机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俏脸上充满了狐疑之色。

    我一看她这表情就感觉不妙,果然听到她惊疑不定的说:“真是怪了哉,我手机里明明已经有一个秦箐的扣扣,怎么又会有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秦箐加我的?”

    我听到她这话顿时脸色就变了,眼睛溜溜的乱转,想着如果被张晴晴识破了我刚才那点伎俩的话,我应该怎应付?我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法子,张晴晴那边已经同意了秦箐的扣扣好友申请,而且秦箐估计是懒得打字,直接就发来一跳语音信息:“晴晴,你怎么把我的扣扣联系人给删除了?”

    张晴晴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有删除呀,你不是好端端的在我扣扣联系人列表上面吗……不对,怎么会有两个秦箐?”

    我这时候特么的不敢在这里逗留了,立即站起来讪笑的说:“那啥,现在好像很晚了呢,我还是早点儿回寝室休息吧。”

    说完,我就准备脚下抹油开溜,但是我这异样的行为立即引起了张晴晴的狐疑,她看了看手机里两个秦箐的扣扣头像,然后眼眸里精光一闪,原本那片柔情蜜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的一股子凌然的杀气。她不动声色的让我等下,然后走到我面前伸出手对我说:“陈瑜,将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我一看张晴晴这模样就知道她是要检查我的手机了,估计重点是检查我手机扣扣上面有没有那个假冒秦箐的扣扣,我就死活不肯把手机拿出来,而是将脑袋摇晃得跟拨浪鼓一般:“我、我的手机没电关机了。”

    张晴晴冷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用她的手机拨打了我的手机号码。然后我裤兜里就很尴尬的响起了手机来电的声音,张晴晴眯着眼睛望着我:“手机这不是还有电吗,拿出来让我看看。”

    我知道抵赖不过去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将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然后又被她逼着把手机屏幕给解锁了。张晴晴第一时间就去翻我手机扣扣登录列表账号,然后在的耷拉着脑袋的惶恐不安的表情中,她就清清楚楚的见到了手机列表上那个假冒秦箐的账号,顿时她俏脸就多了一层含霜,两点星眸如冰,用要杀人般的目光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陈瑜,你真会玩啊。连我也让你耍得团团转,差点就中了你的奸计。”

    “那个……这个……其实……”

    我这会儿都不敢面对张晴晴了,嘴里支语了半天,也没法说出个所以然来。谁叫我自己这么倒霉,竟然当初被张晴晴给识破了我的小伎俩,这次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给我滚出去!”

    张晴晴终于爆发了出来,她生气的用手抓着我的手臂,硬生生的就把我从她房间里给拽出来,然后又直接将我推出了客厅门口,接着很愤怒的把手机狠狠的甩在我手上,然后用力的把门跟关上了,发出嘭的一声巨响,那门板差点撞在我鼻子上。

    我拿着手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嘟囔了一句:“靠,我只是冒充秦箐给你作出了一点指点,最终拿主意想跟我好的人是你自己,现在都怪我咯。”

    被张晴晴赶了出去,我只能灰溜溜的回到宿舍,哨牙跟秦勇还有大罗小罗几个都还没有睡觉,他们见我好想没有大碍了,只是情绪有点儿低落,就好奇的问我怎么了,是不是跟张晴晴分手了?

    我没好气的说:“都给我滚一边儿去,我们东星已经决定要在珠三角立足,一个星期之内我要有我们自己的地盘。目标我已经锁定了,就是文华门口不远处的那条天尚大街。哨牙,我让你打听天尚道上盘踞情况,打听得怎么了?”

    听我说起正经事,哨牙几个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哨牙说:“天尚街比较偏僻,没有太多夜店之类的娱乐场所,只有两家夜店,由义门天河堂旗下双花红棍胡振平,带领着一百多个手下负责这一带。”

    双花红棍就是金牌打手的意思,区区一条街之后两家夜店有场子可以看,义门居然要放一个天河堂的金牌打手跟上百多个手下盘踞在这里,似乎有点儿太劳师动众了吧?

    哨牙大约也瞧出了我的狐疑,就解释说:“其实这条街表面只有两家夜店,但是其实他们最多的收入还是来自于藏匿在天尚街小区里的一个地下赌场。据说这赌场在广州赌徒圈子里都算小有名气,动辄几万几十万的豪赌,抽头能赚不少钱,这也是义门天河堂主朱永雄把胡振平放在这里镇场子的原因。”

    我好奇的问:“这地下赌场都赌的什么来的?”

    “什么都赌。”哨牙拿起桌面吃剩的半包酒鬼花生,一边吃花生一边说:“广东人好赌,而且赌钱的方法千奇百怪,这地下赌场斗鸡斗狗斗蛇都有。不过现在是蟋蟀成虫的季节,现在那里基本每天都是斗蟋蟀,各省各地的老板们下乡收购到上好的斗蟋,来到这里参加豪赌,赌注很疯狂的。”

    大罗这时候瓮声瓮气的说:“斗蟋蟀我们小时候在村里就经常玩,不过都是不入流的蟋蟀,听我姥爷说蟋蟀青背虫最厉害,然后到紫背虫,接着是黄背虫,然后才是背虫,至于白背虫那是最差劲的。不过每一种颜色都会有可能产生虫王,虫王的话就不好说是哪一种颜色的虫比较猛了,不过虫王很难见到的,十年也未必有人捕捉到一只。”

    小罗这家伙就说:“如果我们能有一只青背蟋蟀就好了,直接去横扫义门的那个地下赌场,赚个盆满钵满。”

    我撇撇嘴说:“如果青背蟋蟀有这么容易找的话,还轮到你去赢钱,还是别异想天开了。”

    秦勇这家伙性格暴戾,而且办事喜欢一腔蛮勇,他就说:“我们明天纠集兄弟们,直接踢了胡振平的场子,在天尚街立足得了。”

    我摇摇头说:“我们现在加起来才几十个人,单单是盘踞在天尚街就已经有上百多人了,而且胡振平还背负这天河堂双花红棍的称号,估计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事情先等两天。我已经通知了丽海市的谢天来,让他带着七匹狼一帮兄弟在这两天下来广州,等谢天来他们一到,我们就开始动手。”

    我跟哨牙他们聊了一会儿接下来的计划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我就躺在铁架床上准备休息,可是这时候手机居然响了起来,我本以为是张晴晴打电话来跟我发脾气,但是拿起来之后却发现是唐安宁的手机号码。

    想起来,我跟唐安宁来到这新城市有好些日子了,但是我们都没有联系过呢。我最近挺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有点儿不知道怎么面对唐安宁那小妮子了。因为她知道了我跟张晴晴的关系,我本以为我跟她不但做不成恋人,连挚友的关系也无法保留了。

    但是,没想到今晚她却主动给我打电话联系我了。

    唐安宁的口气依然带着少女的娇憨,一开口就质问我怎么不联系她。我有点儿尴尬,就撒谎说最近挺忙,本来打算明天周日联系她的。

    唐安宁听到我的话顿时就雀跃起来,咯咯的笑着说:“那好,明天我等着你来找我去玩哦。”

    我闻言翻了个白眼,真是作茧自缚呀,然后又听到唐安宁惊呼说:“啊,忘记了我外公那个老顽童明天也要广州。”

    我就说:“小宁你要陪你外公,那我们下周在找个时间一起见面好了。”

    唐安宁咯咯的笑道:“没事,我外公是个老顽童来的,这次来广州也不是单纯的为了我看我。他酷爱斗蟋蟀,估计是带着他抓到的心爱蟋蟀来这边耍的,明天我们一起出去逛逛也没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