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73章:章爷爷很生气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几个开车刚刚来到天尚街,就有两辆丰田卡罗拉小车在等着我们了,这两辆车是王子天跟秦勇两个人新买的,五虎三将八个人齐齐的从车上下来。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他们见到唐安宁都格外的开心,就连以前跟唐安宁有点儿不对头的倪安琪,这会儿在异乡见到旧同学,也眉开眼笑的互相打招呼。

    我又把唐安宁的外公介绍给秦勇一帮人认识,不过章国涛不喜欢应酬,直囔囔快点去斗蟋蟀。

    我就转头对哨牙说:“章爷爷要去双花红棍胡振平的那个地下赌场看看,你带路。”

    哨牙这几天早就把这一代摸得很熟悉了,所以轻车熟路的带着我们进了天尚街的一个小区,然后拐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小巷门口有摄像头,还有两个吊儿郎当的男子在守候着,见到我们一帮人要么是年青人,要么是老头子,而且还有两个女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便衣,而且章国涛手里还捧着个瓦罐子,一看就知道是养蟋蟀用的。所以两个混混认定我们是带着蟋蟀慕名而来的外地老板,略加盘问之后就放了我们一帮人进去。

    地下赌场从来都不会有多豪华,事实上这个地下赌场不单止谈不上豪华,而且可以说是有点儿破烂。一个围墙高耸的院子里,一张长长的桌子,周围围满了戴着大金链子小手表的土豪老板,桌面上一叠叠堆在一起的现金。一般人根本没法理解这么简陋的地方能进行如此豪赌。

    我们一帮人进来的时候,引起了满院子赌徒们的主意,不过这些土豪大爷们都是微微瞥了我们一帮人一眼,就继续埋下头观看瓦盆里两只蟋蟀的厮杀了,有些下了重赌注的还用力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小声的喊着:“咬它,弄死它。”

    这时候,有一个穿着色皮衣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手下迎了上来,他见到我的时候似乎有点微微吃惊,因为这家伙就是义门天河堂的双花红棍胡振平,这一条街就是他负责的。而且在圣心大教堂门口李文赋跟朱永雄弄了几百个小混混在教堂门口堵我的时候,胡振平也有在场,所以这家伙现在一眼就把我给认了出来,有点儿惊疑不定的低喝道:“东星太子,你来这里干什么?”

    章国涛听到东星太子几个字的时候,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不过没有说什么。

    我连缅北武装部落都闯过好几次,当然不会把区区一条街的老大当一回事,所以现在格外的自然,淡淡的笑道:“我们来这里玩玩,你们开赌场做生意的,不会是不欢迎我们吧?”

    周围很多外地土豪老板已经偷偷的对着我们侧目,也凝神细听胡振平的回答,赌徒们都是很狡猾的,尤其是这种斗蟋蟀赌场。如果胡振平说不许别人来玩,那这些外地土豪心里肯定会有想法。比如这里是不是作弊呀,比如是不是人家的蟋蟀厉害不让人家玩呀?这些土豪就会忍不住想如果他们输钱了,下次在乡下收购到无敌的蟋蟀,这赌场也不让他们赌,那他们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胡振平当着一帮外地土豪老板的面,也不敢说不让我进来玩,不然他这就是自砸招牌了,他冷着一张脸说:“我们欢迎来玩的客人,但是不欢迎搞事的人,你们最好别给我闹事,不然你们出不了这个门口。”

    胡振平对于我们东星一帮人还是很忌惮的,他偷偷的叫了不少手下来场子边上虎视眈眈的看管着我们,别让我们闹事。

    刚好这时候场中两只蟋蟀已经分出胜负,赌徒们输的骂娘,赢的兴奋高呼,胜利的那只蟋蟀更是被主人当成了宝贝。章国涛看得瘾头上来了,立即就捧着他的瓦罐报名参加了下一场战斗。

    严谨正规的斗蟋蟀会用电子秤称体重分等级,但是地上赌场不来这一套,管你大蟋蟀小蟋蟀,能下场打赢的就是好蟋蟀,没有用体重分等级这条规矩。章国涛的这只黄背虫中规中矩,长着一对白牙,看模样挺凶狠,按照规矩蟋蟀参展前要展示给大家看,还要起一个响亮和势力相衬的名字,章国涛早就想好了,直接把他的蟋蟀命名为先锋廖化。

    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点儿皱眉,就小声的说廖化在三国里战斗力平平吧,用这名字是不是有点儿不够气派?

    大罗小罗小时候是经常玩斗蟋蟀的,就小声的跟我解释说,给蟋蟀起名字要衬得上它的实力,不然会被嗤笑的,章爷爷这只蟋蟀战斗力中上级别,用先锋廖化这名字正合适。

    我们给蟋蟀起的名号很中庸,但是我们对手那个外地温州老板给他的那种背蟋蟀起的名号就很夸张了,直接来了个猛将张飞的称号。

    按照规矩,斗虫双方最少每人要下赌注十万,其它的赌徒可选择喜欢的虫下注,赌注不限。

    章国涛没有带钱,我让哨牙刷了十万块的卡,算是给先锋廖化下了赌注。对方温州老板也拿出十万块现金,其他的一帮老板就仔细观摩两只虫的外貌跟精神状况,有的人选择买廖化赢,有的人选择买张飞赢。最终还是买我们廖化赢的人多一点,温州老板的蟋蟀名号虽然起得响亮,但是大家都知道他的虫也就是个中等战斗力的蟋蟀,配不上这名字。

    果然,两只蟋蟀放下瓦盆里,开牙互斗的时候,先锋廖化明显更加厉害,一对大牙咔嚓咔嚓的连续出口。虽然都被大将张飞躲过去了,但是却明显逼的张飞节节败退。张飞退到瓦盆边上的时候,再无路可退,被凶蛮的廖化逮个正着。一对白牙如同一对锋利的大刀,咔嚓一声咬断了张飞的一条大腿,疼得张飞乱蹦乱跳,很快就认输了。

    “哇,外公我们赢了。”

    唐安宁这小妮子见到章国涛的蟋蟀廖化胜利之后,顿时欢天喜地的叫囔了起来,我跟哨牙一帮人也对视而笑,就这么几分钟就赢了十万块,呃不对,应该是只赢了九万块,因为赌场要抽一成,所以我们十万块到手也只有九万。

    大罗跟小罗两个都恭维章国涛的蟋蟀厉害,然后章国涛就不免老脸笑成了菊花,得意的吹嘘了两句。不料胡振平冷冷的来了一句:“区区廖化而已,有本事再赌一场,我捧我们这里的镇场之虫温侯吕布出来,跟你们斗一场。”

    章国涛本来就准备是来广州寻觅最强的蟋蟀战斗的,所以这小老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根据胡振平的要求,这场要跟温侯吕布战斗,赌注最少是二十万。

    最后我们一帮人就连本带利都全下了,还得另外加一万块钱。

    胡振平见我们愿意赌,就立即狞笑着对他身边两个手下说:“去把我们老爷子的爱虫温侯吕布给捧出来,让这些土包子见识见识一下利害。”

    没多久,两个手下就捧出来一个精致的坛子,在所有人希冀的目光中,胡振平把吕布放到了瓦盆里,赫然是一只肥头大身子的青背猛虫,落到瓦盆的时候还发出一声响亮有力的鸣叫,宛如金铁之声,直接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见到这只青背猛虫这么气势威严十足,活脱脱在洛阳城下一个人面对十万诸侯面不改色的猛将吕布,顿时忍不住有点儿皱起眉头,开始为章国涛的那只先锋廖化担心起来。

    周围的老板都开始下注,几乎都是买温侯吕布赢的,章国涛脸色凝重的把廖化放进了瓦盆,然后互相用芡草开牙。

    雄蟋蟀好斗,大牙被芡草一拨弄就会牙痒要咬对手。廖化被芡草拨弄了两下,才刚刚发出一声鸣叫,但是立即被吕布发出更加强而有力的鸣叫声给完全盖过去了。然后吕布一个飞扑,廖化都没来得及提防,就已经被吕布扑倒了。吕布一双强壮的大牙一剪,咔嚓一声竟然硬生生的把廖化的脑袋给咬断了,顿时全程人发出一片惊呼。

    一个回合,廖化就被吕布给咬死了。

    胡振平得意的哈哈大笑,一边让手下把温侯吕布小心收起来,一边的嘚瑟的眯着两只眼睛望着我跟章国涛说:“见识到厉害了吗,乡巴佬?这里还轮不到你们撒野,想踢场子还是找只像样一点的虫再来吧。”

    章国涛看看自己爱虫的惨死,又看看胡振平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他就气得浑身发抖,恨恨的说了一声我们走,然后就愤然转身离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