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79章:八极拳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炳福可能是为了炫耀实力,他今天的座驾居然是一辆加长版林肯。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陪同他出现的人也很多,单单我认识的就有天河区堂主朱永雄,还有被削掉一只耳朵的李文赋。李炳福这小老头手拄一根色的手拐,在李文赋等一帮人众星拱月的朝着我们走过来。

    原本玩着我的手的李梦婷见到这帮人的时候,下意识的攥紧了我的胳膊,明显她又想起了是这帮人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表示让她稍安勿躁不要失去分寸。

    李炳福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本来是充满了不屑,他来这里主要是准备强势扑灭我们东星这帮过江之龙,让珠三角的人都知道,这里义门才是真正的地下王者。他今天来就是准备杀鸡儆猴的,而我在他眼里就是那只待宰的鸡。

    不过,李炳福那不可一世的目光忽然注意到站在我身边的章国涛身上的时候,他眼睛就陡然睁圆了,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我看到他这表情,就知道他肯定认出了章国涛的身份,这也是我今天非要把章国涛请过来的原因,至少让李炳福忌惮,输了他们也不敢翻脸不认账。

    李炳福惊疑不定的望了章国涛一眼,但是没有敢在这种场合说破章国涛的身份,而是装着没见到似的把目光移到了我脸上,老眼里多了一丝凝重:“你就是东星陈瑜,果然英雄出少年呀。”

    我呵呵的一笑说:“不算少年了,如果不是前阵子有帮杂碎绑架我女人,导致我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了的话,再过半年我都能成为父亲了呢。”

    李炳福也笑了笑,像是一个邻家老翁跟我聊天似的说:“有孩子也未必是件好事,就拿我孙子小赋来说,去了趟丽海市被一个野蛮人割掉了一只耳朵,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看了旁边的李文赋一眼,笑了笑说:“那要看你孙子是不是去搞事了,孩子在外面做错了事,人家只会说你们这些老的没有教好。”

    李炳福听到我直接暗讽到他头上来了,他老脸不由的闪过一抹怒气,但是很快就压了下来,指着前面的海悦大酒店说:“我没有什么嗜好,就喜欢斗蟋蟀。听说你们有只上好的蟋蟀要跟我的吕布斗一斗,就在酒店大厅里斗吧。”

    “好说,请领路。”

    我们东星跟义门的两帮人都朝着海悦酒店门口走过去,我们这边有一百多人,而义门的人却又两三百,全部进去肯定会发生混乱,所以双方说好各自只许带个手下进去,蟋蟀就在酒店大厅公共区域的桌子上面斗。

    李炳福让手下捧出了他心爱的青背猛虫温侯吕布,原本面无表情的章国涛这会儿才有了一点激动,也捧出了我们新抓到的那只红色蟋蟀,按照规矩我们要给蟋蟀起一个名字,章国涛毫不犹豫的把红色蟋蟀命名为红袍文丑。

    哨牙他们听到章国涛把蟋蟀称为红袍文丑的时候,都忍不住小声的议论起来,觉得文丑在三国里不厉害,被关羽给一刀斩了。不过想想文丑跟赵云交手过两次,都能跟赵云打成平手,我觉得把这只红色蟋蟀称为红袍文丑也没有什么不行,最重要的是……章老头非要这么叫,我有啥办法哩?

    两只极品蟋蟀,两千万的赌注,就算李炳福财大气粗,也不禁有点儿小紧张。我们一帮人看着斗盆闸门开启,两只猛虫同时出现在瓦盆里。吕布已经率先斗盆中,它青背方头,一对大牙就像是一对方天画戟,来回巡弋,耀武扬威,发出响亮有力的鸣叫声,不愧为温侯吕布的大名。

    反观我们的红袍文丑,在面对吕布这样的猛虫,竟然只拨动了两下头上两根长长的须,就像是穿着红袍的大将文丑在捋了捋胡须,睥睨自雄的在说:我杀对面敌将,如擒一兔耳。

    章国涛跟李炳福两个都亲自用芡草撩拨两只蟋蟀的牙齿,然后两只蟋蟀齐齐发出怒吼声,很快的就扑在了一起。

    温侯吕布体型比红袍文丑略大,而且它最近连战连捷,有一股子一往无前的霸气,一上来就闪电般一口咬向红袍文丑的脖子,红袍文丑动作很敏捷,迅速的避开了。

    但是,温侯吕布“嚓嚓嚓”就是闪电般又咬出数十口,肉眼根本无法看清其出牙地速度,但是都被红袍文丑给一一避开了,于是大家紧张兮兮的目光中就看到吕布把红袍文丑逼得节节后退。眼看红袍文丑已经退到了瓦盆边沿再没退路,我们都忍不住为红袍文丑揪了一把心的时候。红袍文丑忽然绝地反扑了,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咔嚓的一声咬在了温侯吕布的翅膀上,顿时把温侯吕布的翅膀给咬成了重伤,疼得吕布鸣叫不已。瓦盆里也多了一些绿色的液体,那些都是吕布的虫血啊!

    翅膀受伤虽然吕布还能再斗,不过它已经受伤,更为严重的影响了身体的平衡,红袍文丑又不是泛泛之辈。虽然李炳福犹自不甘心的用芡草挑逗吕布,让它继续战斗,不过我知道吕布败局已定,所以也没有再看斗盆里的两只蟋蟀战斗了。而是把目光投到了站在李文赋身边的胡振平身上,然后朝着他对着旁边大厅空空荡荡的休息区努了努嘴,表示虫子已经基本分出胜负,现在轮到我们了。

    胡振平知道今天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伸手摘掉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表递给身边的手下,然后一边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一边冷冷的盯着我,朝着旁边宽阔的休息区走过去。

    我也把我手腕上张晴晴送给我的那只浪琴手表摘下递给李梦婷,让她帮我拿着,李梦婷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接过手表的时候有点儿紧张的小声叮嘱我说:“陈瑜,小心点儿。”

    大厅里原本把注意力放在斗蟋蟀上面的两帮人这时候也发现了异样,都开始安静下来,虽然都还站在原地不动,但是目光都已经投到了我跟胡振平身上。大家都知道斗蟋蟀两千万无论是对我还是对李炳福来说都是小钱,今天我能不能当着广州道上那么多人的面,强势的拿下天尚街,这才是重点。

    我跟胡振平走到旁边宽阔的休息区,酒店大堂的休息区挺宽敞的,足够我们在这里干架了。

    我平日跟别人单挑基本都是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干,但是这胡振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在广东的武术之乡,居然傲然而立,对着我招了招手,做出了一个放马过来的武术动作,看的我一脸的懵比。

    我挠了挠头,然后舒展了一下手臂,做出了一个黄飞鸿似的招牌动作。

    李梦婷正紧张的盯着我呢,看到我的动作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来。那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好像在说:这什么人啊,都什么时候了,还跟人家摆花架子呢。

    事实证明,人家胡振平真是练武出身的,摆架子也不是因为耍酷。他低喝一声,突然欺身过来,双手连环出手,刷刷刷就是连环三下,要么是直取我的喉咙,要么是直取我的鼻梁,竟然是八极拳里的“阎王三点手”。

    我吃了一惊,一连退出三步也一连用手臂格挡了三下,才挡住了胡振平这阎王三点手的招数。但是却让胡振平抢得了先机,他用了一招三点手把我逼退三步之后,猛然就使出了一招八极拳里最厉害的招数,铁山靠。

    八极拳闻名于其刚猛暴烈的拳风,同时也闻名于其进身靠打的招式。绝招“铁山靠”便是其中翘楚。八极弟子们习练“铁山靠”时,常常会用自己的身体去靠墙、靠树、靠桩,可想而知其威力之大。

    我猝不及防被胡振平的铁山靠一撞,就像是被一头愤怒狂奔的犀牛撞到一般,整个人跌飞了出去,哗啦的撞翻了旁边的一张桌子,全身骨骼像散了架般的疼痛。

    “好——”

    远处传来了哨牙他们一帮人的低呼还有李文赋得意的叫好声,而李炳福这会儿也懒得看蟋蟀的输赢了,笑眯眯的望着胡振平说:“小胡的铁山靠越来越使用的炉火纯青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