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80章:星星之火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振平用了一个八极拳里最厉害的招数铁山靠将我撞翻在地之后,他就狞笑着大步走过来,然后抬起大脚就准备对着我的脑袋狠狠的踩下去,这一脚如果踩实了估计我不死也残废。哨牙跟秦勇他们见到这一幕都情不自禁的脱口喊了声瑜哥,而李梦婷则已经悄然的摸向了她随身携带的掌心雷。

    我被胡振平撞的晕晕乎乎的,然后眼角迷糊中看到胡振平一脚朝着我的脑袋踩下来,顿时吓了我一跳,连忙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然后捂着发疼的胸膛爬了起来。一直听人说八极拳的铁山靠练好了的话,连一堵墙都能撞翻,我今天是见识到厉害了。

    胡振平见我目光有点儿惊疑不定,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撇撇嘴说:“这两天打听了一点你的资料,据说你是丽海市单挑王,现在看来不过如此,想必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再来!”

    我眼睛里戾气一闪,然后猎豹般扑向了对方,胡振平也不甘示弱的使用出一招“霸王硬折缰”,跟我近身硬碰硬的打斗在了一起。八极拳跟炮拳都是动作极为刚猛的拳法,所以打起来就格外的野蛮,几乎是我对你的胸膛一记炮拳,你对着我的脑袋一记挂劈,就像是两头凶恶的野兽扑在了一起厮杀,没几下我跟胡振平都双双挂了彩。

    周围的人都睁大眼睛关注着这场战斗,李炳福此时老脸上也没有了轻视之色,而是变得有点凝重起来,因为他也看不出现在谁比较占有优势。

    章国涛估计是脸色最为平静的一个,这时候红袍文丑已经战胜了温侯吕布,他一边珍而重之的把红袍文丑收进瓦罐里,一边转头小声的问他的贴身保镖李冬晨:“你看陈瑜跟胡振平谁能赢?”

    李冬晨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战局摇摇头说:“现在看起来难分伯仲,不过胡振平似乎身手更加精湛,而陈瑜的招数很杂,有炮拳也有军体拳和泰拳,甚至还融合了一些格斗散手,我觉得胡振平胜算会大一点。”

    章国涛却说:“我倒不这么认为。”

    李冬晨错愕:“为什么?”

    章国涛望了正在跟胡振平搏斗的我一眼说:“你看陈瑜那小子,打架时候狭长眼睛里迸发出的那股子气势,真是一根好苗子啊,不去当兵可惜了。”

    我跟胡振平拳来脚往,最后我们俩几乎是同一时间飞起一脚,都踹在了对付的胸膛上。嘭的一声响,我们两个身形都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出七八步来。

    “铁山靠!”

    “再来!”

    胡振平跟我同一时间发出暴喝,然后胡振平再次使出了他八极拳里面最厉害的招数铁山靠,而我则肩膀微微一低,弯着身子使出了我平日最常用的一招公牛冲锋。两个人就像是两辆迎面而来的火车头,径直的朝着对方撞去。

    李炳福跟朱永雄等人全部瞪大了眼睛,只有李文赋一个人嘚瑟的冷笑说:“老胡的铁山靠能把一堵墙给硬生生的撞翻,陈瑜竟然想跟老胡的铁山靠硬碰硬,真是鸡蛋砸石……什么,老胡被撞飞了!”

    在李文赋不敢置信的惊呼声中,我已经跟胡振平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我的肩膀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不过估计胡振平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在我们两个人身体碰撞的时候二度发力,发出一声怒吼,然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胡振平就直接被我撞得趔趄后退,我抱着胡振平轰隆的一声撞破了酒店大厅的落地玻璃窗,双双在玻璃四溅中跌到了外面大街上。

    我浑身骨骼像是要散掉一般的疼痛,不过胸膛里却有着一股熊熊烈火在燃烧,我伸手一把揪着躺在地上的胡振平,拎小鸡似的将他拎起来,然后当着满大街的人面前,用我直接的脑袋对着他的脸门狠狠一撞,怒喝一声:“跪下。”

    嘭的一下,两颗脑袋碰撞在一起,胡振平顿时满脸血污,整个人跟被抽空了的麻袋般软绵绵的跪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力量。

    我反手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血迹,但是这一抹却让我脸上的血污看起来更加狰狞了,我一个箭步跳到停在旁边李炳福的那辆加长版林肯车顶上,像是打赢了擂台的拳手般把右拳高高举起,目光冷漠的环视着东星、义门还有满大街昂起头望着我的行人,大声的宣布说:“从此以后,天尚一条街,东星说了算。”

    “太子威武!”

    “瑜哥霸气!”

    哨牙跟秦勇一帮东星兄弟都齐齐的欢呼起来,每一个兄弟的眼神都很炙热,看着我踩在李炳福的座驾上宣布以后天尚街东星说了算,他们就感觉我们把整个义门踩在了脚底下一样的兴奋。

    当然,脸色最为难看的是义门的一帮人,李文赋这时候脸色发的小声对李炳福说:“爷爷,你安排的几个枪手已经就位了,是不是现在就下命令让他们干掉陈瑜?”

    李炳福本来是早打算好无论输赢,都直接让人干掉我的,但是此时他却满脸顾忌的看了看不远处的章国涛,发现章国涛此时正似笑非笑的在望着他。李炳福不敢胡来,很不心甘情愿的对李文赋小声说:“今天有大人物在场,不能对陈瑜下手,不然我们会吃不完兜着走的。”

    李文赋跟朱永雄两个听到了李炳福的话,都不敢置信的说:“那岂不是真的要把天尚街输给陈瑜了,本来外面的人就对东星津津乐道,现在东星太子直接在我们眼皮底下把天尚街夺走了,外面的人会怎么看我们义门?”

    李炳福淡淡的说:“我们义门这些年过的日子太安乐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或者陈瑜的出现对我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他让我们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天尚街就让他们一帮人先霸占两天好了,广州十一个区上千条以上的街道,我不信他还能用天尚街这星星之火燎原不成?”

    李炳福说到这里,就对朱永雄和李文赋一帮手下说:“我们走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小赋,你稍后让人把斗蟋蟀的那两千万送过去。区区一条街的地盘跟两千万,我们义门还输得起。”

    李文赋不情不愿的说:“知道了。”

    李炳福带着朱永雄一帮人很快的走出了酒店大厅,他看了刚刚从车顶上下来的我一眼,然后冷哼了一声,上了李文赋的那辆奔驰小车,上车的时候小声的吩咐朱永雄:“一个月,我要你一个月之内把天尚街给夺回来。天河区清一色,我不希望看到东星在天河区里万绿从中一点红。”

    朱永雄用力颔首:“老爷子,我知道了。”

    义门的人灰溜溜的离开了天尚街,我立即吩咐谢天来带着东星一帮兄弟去接手附近的场子,谢天来是老江湖了,对处理这种事情轻车熟路,也不用我操心。

    哨牙他们一帮人跟着谢天来他们去了,只剩下李梦婷拿出手帕给我拭擦脸色的血污,满脸心疼的说:“你呀,怎么每次的办法都是要亲自动手打架的,你不心疼自己我还心疼呢。”

    我听了李梦婷的话心里暖暖的,有种被姐姐呵护的感觉,估计这也是为什么一些男生喜欢找比自己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姐姐当老婆的原因吧。

    我刚想跟李梦婷开两句玩笑,然后就看到龚千夏跟张猛、关杰几个从对面西餐厅走出来,我见到冷若含霜的龚千夏顿时眼睛一亮,远远的就对着她挥手说:“嗨,龚大美女?”

    但是没想到龚千夏见到我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带着两个手下钻进了路边的一辆大众cc,然后逃命似的开车跑了。

    我看的目瞪口呆:我靠,这冰山女上次答应给我笑一个还没有笑呢,这次说好如果我拿下天尚街她就要亲我一口的,该不会又耍赖皮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