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695章:唐牛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采悦轩中餐厅的水晶虾饺是特色美食,因为来这里购买虾饺的人络绎不绝,所以这家餐厅有一个窗口是专门外卖水晶虾饺的。我去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人在那里排起了长龙,我花费了十来分钟排队终于买到了张晴晴喜欢吃的虾饺。

    我拎着饭盒从中餐厅门口出来的时候,忽然发现餐厅门口哪里蹲坐着一个落魄的中年乞丐。这家伙一头蓬乱的头发,身上披着一件又脏又烂的外套,面前摆着一个泡沫饭盒,饭盒里有几件混在肮脏菜汁里的鸡肉,手里握着一瓶只剩下一半的廉价九江米酒。估计这两样东西是这乞丐从哪个垃圾堆里淘来的,野狗都不屑的馊食,在他眼里却成了世间最美味的美食,此时他正两眼放光的望着眼前的食物跟酒水。

    这种流浪汉在广州街头不知凡几,我本来已经见惯不怪了的,不过这个家伙那看着馊食却像看着美食的眼神还是触动了我心底仁慈的恻忍。我摸了摸口袋,把刚才买虾饺找的一张五十块钞票还有五六枚一块钱的硬币扔在了他的脚下。他脚边有一个小碗,几个硬币落在小碗里的时候发出丁零当啷的声音,然后这个流浪汉就像是睡梦的人被闹钟惊醒,目光怔怔的望着碗里的那张五十元钞票还有几枚硬币。

    然后他慢慢的抬起了头,跟我想象中的他会又惊又喜的表情不一样,他茫然的眼睛见到了我眼睛里的怜悯,然后他的自尊就像是被灼伤似的,瞬间他眼睛深处就露出了浓浓的痛苦之色,然后他又再次望向他今晚捡来的晚餐,先前望着馊菜剩酒那种喜悦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浓浓的悲哀跟愤怒,他赫然狰狞站了起来,吓得我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啊——”

    流浪汉抱着脑袋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他脑袋一侧有一个铜钱大小的伤疤,应该是脑袋受过伤。此时他整张脸的肌肉全部挤在了一起,表情看起来很是狰狞。他对着我像是精神病发似的嚎叫了两声,然后就抱着头转身脚步趔趄的跌跌撞撞跑了。

    我看的直皱眉,看样子这流浪汉精神有问题。

    这时候,旁边不远处一个卖牛杂的老头子望着那个流浪汉消失在小巷里的背影,叹了口气说:“唉,牛魔王又发疯了。”

    我弯腰把地上的钱捡了起来,然后好奇的跟这个卖牛杂的小老头打听:“阿伯,你说的牛魔王就是刚才那个流浪汉?”

    那个卖牛杂的小老头刚才亲眼目睹我扔钱给那个流浪汉的,所以他大约觉得我心地还不错吧,所以就跟我说开了。原来刚才那家伙不是什么流浪汉,是珠三角南海西樵人,真名叫唐牛,外号叫牛魔王。唐牛的祖父曾拜广东十虎之一的黄麒英为师,黄麒英很多人外地人可能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黄飞鸿的父亲,虽然父子都被民间划入广东十虎,但是本地人都知道黄麒英的武功比黄飞鸿其实更要厉害的多,而且还是十虎之首。

    唐牛自幼不爱学习,跟随父亲学武,青年时期还成为国家散打队主力军。不过后来喜欢上了一个广州姑娘徐燕,后来唐牛娶了徐燕就退出了前途无量的国家散打队,据说在广州这里开了间武馆授徒。不过现在的人都喜欢什么跆拳道柔道,没有几个人对传统古武感兴趣,所以唐牛混得自然也是不怎么如意,小日子过得很拮据。

    我没想到这疯子居然还是师承广东最厉害的民间高手黄麒英,心中有点儿震惊,同时也忍不住问:“那唐牛后来怎么变成这样子了的?”

    卖牛杂的小老头就继续给我说了,广州这边消费很高,唐牛租楼层开武馆,租金贵的要死,学徒没有几个,导致最后有点入不敷出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他老婆徐燕长得有几分像香港当时很红火的女明星周慧敏,有朋友就介绍徐燕到缤纷年代国际会所夜总会当驻场歌手,徐燕想帮唐牛补贴家用,于是就去了。

    缤纷年代国际会所的一个道上老大也是周慧敏的爱慕者,见到徐燕之后就深深倾心,还追求起徐燕来。

    徐燕几次冷冷拒绝之后,那老大有一次喝醉酒就强暴了徐燕。最后受辱的徐燕跳楼死了,唐牛知道这事情之后就提着两把刀杀上了缤纷年代夜总会。那次不知道唐牛砍死了多少个小混混,有人说砍死了几十个,有人说砍死了上百个。

    不过唐牛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他拳脚再厉害也比不上人家有枪。传言最后是那个老大掏出一把枪打中了唐牛的脑袋,本来大家都以为唐牛死定了的,唐牛最后居然在医院里奇迹的挺了过来。不过子弹留在了头颅里取不出来,而且子弹损伤了他的脑子,让他变成了一个时不时会大吼大叫的神经病。

    法律是不对神经病判刑的,所以唐牛没有被枪毙,而那个道上老大也乐意看到唐牛如今这样子疯子一样活着,所以唐牛就变成了如今街头经常发疯乱吼的神经病乞丐。

    老头说完唐牛的故事之后还叹了口气说:“牛魔王是个武痴,当初岁就拿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全国散打冠军腰带。我们广东人都很看好他的,没想到落得如今的境地,真是造化弄人啊。”

    我忍不住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个强暴徐燕的家伙是谁,现在如何了?”

    小老头看看周围没有小混混,这才敢小声的跟我说:“那家伙叫朱永雄,现在混得风生水起,都成了老大的老大了。”

    我沉吟下去,然后徐徐的骂了一声:“妈的!”

    小老头抬起头望着我:“怎了么,你也感到很气愤是吧?”

    我挠挠头:“不是,我的虾饺都凉了,这么迟才回去我老婆要弄死我了。”

    小老头额头拉下几道线:“……”

    我匆匆忙忙的回到文华教职工宿舍的时候,张晴晴那娘们脸色果然很难看。我又是撒谎说周六晚上很多人排队,又是哄她,这才让她回嗔作喜。不过说好的亲吻作为报答却没有了,这是气死老子了。

    第二天是周末,张晴晴今天心情似乎很不错,才早上十点就打电话给我要我陪她逛街,我只好陪着她去了。广州有很多特色小吃,比如钵仔糕、鸡仔饼、萝卜牛腩、蒸肠粉、艇仔粥等等,而且这些地方特色小吃还是要钻进偏僻的小巷里才能吃到最正宗的味道。

    我就拉着张晴晴大街小巷的穿插,张晴晴这娘们今天挺开心的,耳边一直响起她咯咯的清脆笑声。她一只手跟我十指紧扣,另外一只手拎着烧烤之类的美食小吃,反正见到什么她都要尝一尝,幸好她怎么不吃都不胖。

    我们正要去一条小巷里找一家有名的鸡子饼百年老店呢,不期在小巷里遇到一个穿着唐装剃了个光头的中年地痞。那家伙还带着两个小混混手下,见到我身边穿着修身连衣裙的张晴晴,他还目光亵渎的狠狠看了两眼张晴晴裙摆下的一双大白腿。如果不是张晴晴拉着我,我差点就上去教训这光头佬了。

    “臭小子,又没摸你媳妇,你急个鸡毛啊?”

    那个穿着复古唐装的光头佬对着我挑衅了一句,然后带着两个小混混手下走了。

    张晴晴怕我打架死死的拉着我,我见那几个家伙已经走远,也刚想跟张晴晴离开,可是巷口突然窜出一个身穿破烂衣衫、头发蓬乱的流浪汉扑向了光头佬那三个小混混。那家伙就像是个野蛮人似的伸出一双大手抓住两个小混混的脖子,然后将两人的脑袋来了个剧烈对撞,两个小混混发出一声闷哼就躺下了。

    “妈的,我打死你这死疯子。”

    那个光头佬又惊又怒的一拳打向流浪汉的胸膛,但是却被流浪汉用了招虎鹤双拳的虎爪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一扭,咔嚓的一声竟然手臂骨硬生生的被这流浪汉给扭断了。

    “啊……呃!”

    光头佬的惨叫刚刚响起,但是流浪汉左手已经一把掐住他的喉咙,惨叫声顿时嘎然而止,流浪汉右拳对着光头佬的脸门就是嘭嘭两拳,打得光头佬鼻梁崩塌眼角崩裂。

    张晴晴见到这疯子如果强悍厉害,俏脸煞白的拉着我说:“陈瑜,我们快跑。”

    我没有走,而是皱眉看着那打完人就从巷口转身离开的流浪汉,喃喃的说:“是昨晚那个牛魔王,看他出手打架时候的虎鹤双拳确实很霸道,是个罕见的超级高手。他不是精神有问题吗,怎么会在这里堵这几个小混混来打?”

    “晴晴,我们跟着那家伙过去看看。”我不由的对牛魔王感到好奇起来,拉着张晴晴的手朝着牛魔王追上去。我们东星现在也找招兵买马,这牛魔王明显是个高手,如果他精神没有问题的话,我倒是很想把他给收归麾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