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17章:鹿鸣饭店
    小唐糖这小女孩将我刚才的话给说出来,直接把我给害惨了,张晴晴羞恼的喊了一声我的名字之后,气呼呼的转身就走。不过她动作看起来挺生气的,其实走的时候,动作不是那么的快,我感觉她是羞赧多于恼怒,所以就连忙的让小唐糖去找倪安琪姐姐去玩,然后我赶紧儿的追着张晴晴出来。

    从宏发大厦下来之后,张晴晴还是黑着一张脸。

    我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然后就露出献媚的笑容,主动伸手去给张晴晴拎手袋,说道:“晴晴,我知道越秀区有一家西餐厅的牛排味道很不错,要不咱们去尝尝?”

    现在是下午五点多,我刚刚跟唐牛一帮兄弟在龙凤大酒店吃完饭没有多久,不过我估计张晴晴是还没有吃饭的,为了找借口留下她,我这也是豁出去了。

    “我不想吃”张晴晴很傲娇的说:“每天中午都是在学校门口的星期八西餐厅吃牛排,早就吃腻味了。”

    其实呀,我建议去西餐厅吃饭,主要是想试探张晴晴来着,如果她答应跟我吃晚饭那就表示她只是表面生气,如果她不答应的话就是真生气了。我听说她不吃的时候还以为完蛋了,但是没想到她的理由不是因为不想跟我去西餐,而是说她自己吃腻了,我顿时就开心的眯起眼睛来,说:“那去鹿鸣饭店,有人跟我说那饭店生意很火爆,我自己还没有去过,要不一起去尝尝?”

    张晴晴稍微沉吟了一下,就不动声色的直接把手袋塞到了我手里,让我给她拎着,然后她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般昂着俏脸朝停在街边她那辆英朗小车走了过去。

    “不用开车,鹿鸣饭店就在天河城那边,我们走过去也就二十分钟的事情,现在是饭点时间开车过去未必有停车位。”

    张晴晴闻言就说:“那走吧。”

    我就跟她肩并肩的朝着华阳街走去,广州算是最繁华的大都市之一了。傍晚街头逛街的行人还是蛮多的,而且很多都是年轻男女情侣。我看见那些男的多数都是跟女朋友手牵着手,甚至还有搂着女票小蛮腰的,唯独老子只能给我的女票拎手袋,我心中就有点儿不服气了。

    于是,我偷偷打量了张晴晴一眼,看到她虽然刻意的扳着一张俏脸,但是眼眸里还是可以捕捉到一抹浅浅的笑意,看得出来她跟我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我就故意的跟张晴晴走近一点儿,然后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去拉她的手。

    张晴晴柔软的小手被我牵住,就不由的斜了我一眼,不过没有说什么。

    我心中直乐,直接跟她来了个十指紧扣,拉着她屁颠屁颠的去鹿鸣饭店,好久没有跟张晴晴这么亲昵了,我忽然有种希望去鹿鸣饭店的这条路再远一点就好了,这样我也能牵她的手更久一点儿。

    鹿鸣饭店装修很一般,但是生意却异常火爆,我跟张晴晴比较幸运,刚刚进来的时候有一间卡座的客人恰好吃饱买单走人,服务员就把卡座收拾好让我跟张晴晴坐下。

    张晴晴坐下之后就有点儿好奇的说:“这饭店好像很一般呢,怎么生意这么好?”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人说这饭店是生意很火爆,经常客满,所以就慕名带你过来尝尝味道。”

    这时候,服务员给我们送来一份菜单,我跟张晴晴两个人脑袋凑在一起看一份菜单。

    我们看到上面的那些菜肴的名字,顿时有点儿小尴尬起来。因为上面都是一些滋补的菜肴,就连汤也是那种什么龟鹿大补汤,或者枸杞牛鞭汤,害得我跟张晴晴面面相觑。我们看见这菜单才终于明白这饭店生意为什么这么火爆了,原来是每一道菜每一样汤都是进补的呀,那些身子被酒色掏空的大老板们估计最喜欢来这里下馆子了。

    我跟张晴晴虽然有点儿尴尬,但是来都来了,如果见到这菜单就狼狈的逃跑那太着痕迹了。而且退一步来说着些菜式虽然有点补,但是平常人也是能吃的。人家服务员脸色都很正常,所以我跟张晴晴就在服务员的推荐之下,点了一个他们这里的招牌龟鹿大补汤,然后又随便点了清炒鹿肉,红烧海参还有韭菜炒鸡蛋等几样菜。反正这里的菜都有着同样的特色,那就是壮阳。

    我心里不由的想,吃了这顿饭菜我这热血方刚的小伙子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呀。转念一想怕什么,老婆张晴晴不是在这里吗,如果我吃这顿饭出事了的话,那就直接找她救我好了。这顿饭她跟我一起吃的,她要对我负责。

    这饭店客人挺多,但是上菜速度倒是挺快的,估计跟这里收费昂贵而且客人基本都是老板居多有关系吧,所以厨房也不敢让客人久等,都是以为最快的速度上菜。

    我们店的大补汤跟几样菜肴都陆续的上来了,我就陪着张晴晴吃晚饭。而且呀,我看到龟鹿大补汤原来是用乌龟跟鹿骨头还有土鸡一起炖成的,那乌龟的头也在汤里呢,煮熟之后长长的一根,于是我就使坏的用筷子将它夹起来放进张晴晴碗里:“晴晴,尝尝。”

    张晴晴开始还有点看不出是什么,等她忽然发现是乌龟的头时候,她顿时就涨红了脸,忙不迭的夹出来,然后羞恼的骂我说:“陈瑜,你故意的是不是?”

    “怎么可能。”

    我们两个一边互相开玩笑一边吵闹着吃饭,然后这时候,外面大厅忽然来了七八个男子。我见到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时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情不自禁小声的嘀咕:“是他们。”

    张晴晴忍不住顺着我的目光望向卡座外面的大厅:“是谁?”

    “我的仇人!”

    那帮人为首的是义门的公子李文赋和义门天河区的话事人朱永雄,后面跟着六个人。其中两个是穿着西装革履的保镖,另外四个都是肤色黝黑,皮肤粗糙的中年男子。这几个家伙貌不惊人,咋一看甚至有点像是几个从乡下来的壮实农民工,但是我从他们挺直的腰板,眼睛里偶尔迸发出的锐利光芒,还有走进来时候眼睛习惯性的打量一下周围环境的行为,已经走路的步姿,隐隐能瞧出来这几个家伙有点儿军人的风格。我怀疑这几个家伙就算不是当兵的,那肯定也是雇佣兵。

    雇佣兵在我们这边还是有的,主要是保护一些在边境进出的毒贩,只是这碗饭不好吃而已。

    上次朱永雄带人来偷袭天尚街,张晴晴亲眼见到过这个人带着一帮人跟我们东星火拼的,所以她见到朱永雄的时候就慌了,连忙的问我怎么办?

    我挪动椅子,靠近一点儿张晴晴,叮嘱她说:“没事,这饭店里客人挺多,我们低下头偎依在一起吃饭。你掩护我一下,他们看不见我的脸就没事。”

    我本以为我跟张晴晴躲在卡座里吃饭应该是很安全的,但是没想到是大厅这会儿没有空桌,反倒是我们隔壁的卡座客人已经吃饱买单,然后饭店经理就连忙的把李文赋跟朱永雄一帮人带领过来,安排李文赋他们在我们隔壁的卡座吃饭。

    卡座虽然有围栏隔着,但是围栏只有一点五米高,我们双方都坐着的话是看不到隔壁卡座情况的。但是李文赋他们一帮人站着走过来的时候,居高临下是能看到我跟张晴晴的。

    我跟张晴晴见到他们几个从走道外面走过来,都有点儿慌,张晴晴低着头凑过来小声的说:“陈瑜,这样子他们可能会看到我们的脸的,怎么办呀?”

    我听到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然后又看看张晴晴那近在咫尺的精致俏脸,因为我们的脑袋凑在一起,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鼻息喷在我脸上,有点儿痒痒的。我急中生智,直接就伸手搂住了张晴晴,然后跟她面对面的亲吻在了一起。

    张晴晴有点儿羞恼想推开我,我小声的说了一句:“别动,我们这样子他们才看不到我们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