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24章:大获全胜
    李文赋跟朱永雄、何同德带着浩浩荡荡的六百多个手下气势汹汹的朝着岑村出租屋这片区域杀了进来。此时此刻,在二沙岛的李家别墅里,李炳福正跟几个义门的老家伙坐在一起喝茶等着好消息传来。李炳福早在今晚十点钟的时候就已经打电话动用了他社会上的关系,以确保今晚没有人会来打扰到岑村的这场战斗,包括警方。

    李文赋刚刚来到岑村出租屋,然后就看到一字排开的我们破军一帮人,屠夫跟唐牛这时候已经把屋子里李海龙一帮雇佣兵全部干掉。他们的那些枪械全部都被我们收缴了过来,现在倪安琪跟哨牙等11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黑星,我转头叮嘱哨牙他们这11个人:“决战不准用枪是道上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李文赋跟朱永雄他们不用枪,那我们也不用。”

    倪安琪跟哨牙几个点头:“知道了。”

    李文赋他们见到出租屋死寂一片,而屋子外面的我们一帮人安然无恙,何同德惊呼的说:“难道李海龙他们一帮雇佣兵竟然被陈瑜他们干掉了?”

    朱永雄看看我身边的人数不多,只有四五十人,他冷哼一声说:“什么东南亚第一雇佣兵战队,徒有虚名,到最后还是得靠我们自己亲自动手。兄弟们,现在陈瑜只有几十个人,而我们有几百个兄弟,大家看准了,今晚绝对不能走漏了一个!”

    李文赋这会儿脸色带着狰狞的笑容走在最前面,他一下子就冲人群中认出了我来,远远的对着我喊道:“陈瑜,当初你在丽海市割掉我的一只耳朵,今天就是你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今晚你们这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我们这里穿着黑色雨衣拎着甩棍的兄弟加上我在内只有四十七人,而李文斌今晚把天河跟白云两个区的手下全部出动了,足足有六百多人,也难怪他此时如此嚣张。

    我眯着眼睛笑道:“你们用李海龙他们当诱饵,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死到临头还装诸葛亮,想骗我们上当?”李文赋冷笑一声:“义门的兄弟,全部给我动手,谁干掉陈瑜我直接赏他一辆宝马车!”

    混混其实赚的钱都不多,我们东星兄弟的待遇还算好,而义门他们就不同了,他们这些手下也就朱永雄跟何同德这些大佬级别的能赚到大钱,其它的混混基本上就是那种兜里没有隔夜钱的人。像今晚这种干架,打完之后可能也就是去洗个澡去大排档搓一顿,可能社团连医药费都没有补偿。

    当然并不是说李家不舍得,而是李炳福跟李文斌奖赏下来的钱都被朱永雄跟一些头目都贪污掉了,基层的小混混基本捞不到什么油水,所以他们听李公子说谁干掉我就奖赏一辆宝马车的时候,一个个都疯狂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瞬间义门的几百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拎着水果刀跟铁管等武器,嗷嗷的就要朝着我们发起冲锋。

    但是这时候,远处忽然出来一声暴喝:“贼你娘的,欺负我们瑜哥人少是不是?”

    朱永雄上次在黄石公园北我们设计埋伏了一次,他是被打怕了的,这时候听到谢天来的暴喝,顿时吓得腿都发软了。转头见到西边以李梦婷跟谢天来为首,后面跟着秦国强、楚大柱以及密密麻麻的手下,这些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手里都是拎着甩棍,看起来神秘又有气势,朱永雄颤声的说:“不好了,我们又中了陈瑜的埋伏了。”

    何同德同样心慌慌,只有李文赋色厉内荏的骂道:“慌什么,就算陈瑜全部的人都来了,也不够三百人,我们堂堂六百人还怕对方三百人不成。全部给上,谁敢后退一步以后我要他在广州活不下去,上!”

    义门是家族式的社团,这种传统的社团对于手下的控制是很严格的,动不动就有什么三刀六洞之类的家法伺候,所以随着李文赋吼出这句话的时候,天河区跟白云区两帮人知道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们这公子性格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谁今晚临走逃跑明天肯定要被秋后算账的,而且李文赋说的对,真拼起来他们人多未必输。

    “拼了!”

    朱永雄知道他最近连续丢掉了好多场子,老爷子对他已经颇有微词。如果今晚还不能打一个翻身仗的话,估计他这天河区话事人的位子也要让贤。所以这会儿也是豁出去了,大吼一声拼了,然后率先拎着一根铁管冲了上来。

    我见朱永雄他们带着一帮人扑过来,毫不犹豫的一挥手:“干掉熊猫你们就是国宝,走起!”

    “杀!”

    唐牛跟楚大柱还有秦国强三个人同时从胸膛里迸出一声呐喊,然后带着一帮兄弟气势如虹的硬向了对手。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这些老人里面秦勇、谢天来、大罗小罗无一不是那种敢打敢拼的硬汉。秦国强跟楚大柱他们本来就是抱着出人头地扬名立万才加入我们的,加入我们之后又被秦勇他们的冲劲所感染,而且急于立功表现自己的价值,所以这会儿他们一帮新人表现得比我们一帮老人还要勇猛。

    两帮人如同两道迎面对来的浪潮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但是相比之下,我们的人就如同一道黑色的钢铁洪流,瞬间把对方的阵型冲撞的支离破碎。李文赋带来的人虽然多,但是其实朱永雄的手下精英早就在先前几次干架之中殆尽,今晚带来的很多人都是从一些滥竽充数的外围成员。他们的精英尚且不是我们的对手,更不要说什么外围那些不入流的小瘪三了,基本上从战斗一开始他们就是一面倒的形势。

    李文赋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下一个个不停的惨叫着躺下,而我们这边的人却越战越勇,气势如虹势不可挡。朱永雄跟何同德两个人连忙的跑到李文赋身边,脸色煞白的说:“李少,我们赶紧撤吧,不然今晚都得留在这里了。”

    李文赋虽然不甘心,但是他也不是不知死活的人,看到自己这边仅仅靠着何同德白云区的一帮手下苦苦支撑,天河区的那些人根本不堪大用,已经是迟早落败的局面,他咬咬牙说:“撤吧。”

    但是他们刚刚想掉头逃窜的时候,一个小黄毛惊慌失措的跑来:“李少,不好了,我们后面来了一大帮人!”

    李文赋忍不住抓着那个黄毛的衣襟兴奋的大吼:“是不是我爷爷派人来支援我们了?”

    小黄毛脸色煞白嘴唇颤抖的说:“不是,我看到为首的人是龚千夏,后面跟着张猛跟关杰,再后面是黑压压的一群人。”

    李文赋脚步趔趄的退后出两步:“是小刀盟的人来了,他们是来帮陈瑜的,我们被困死在这里了。”

    朱永雄跟何同德他们脸色剧变,如果今晚只是折损了一帮手下,那老爷子可能只会发一通脾气顶多让他们从话事人的位子上滚下去,但是如果今晚把李文赋害死了,那他们两个也要小命难保了。

    朱永雄在关键时刻毅然的咬牙说:“我来负责殿后挡住他们,老何你保护好公子突围。”

    何同德闻言毫不犹豫的跟几个手下拽着李文赋趁着周围一片混乱就跑,朱永雄捡起地上的一根铁管,大大的吸了口气,对着周围的兄弟大吼一声:“全部跟我冲,跟陈瑜同归于尽。”

    朱永雄带着一帮人作困兽之斗,拼了命的朝着我扑来,其实他跟我相隔不到三十米远,我就站在原地脸色冷漠的叼着一根香烟望着他带人朝着我杀过来,东星的兄弟拼了命的抵挡,而这时候龚千夏也随后来到,带着她的人冲后面猛攻……

    朱永雄一帮人每冲前一米,就要倒下非常多的人,最后冲到跟我不到五米远的时候,跟他一起冲锋的手下已经全部躺下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被我们跟龚千夏两帮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在最中心处。

    他绝望的望着区区几米远的我,像是濒临死亡的野兽般朝着我咆哮:“陈瑜,有种来跟我单挑啊?”

    我冷漠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笑容,是冷笑,然后我转身拍了拍身边唐牛的肩膀,淡淡的说:“牛魔王,他就交给你了。”

    我跟龚千夏两帮人就像是潮水一般迅速退去,龚千夏急着去接手白云区何同德那些场子,我则带着手下去接收天河区朱永雄的那些场子,最后只剩下唐牛跟朱永雄两个人站在原地。

    这一夜,是他们两个人清洗恩怨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