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26章:晴晴你真好
    我和龚千夏一个取下的白云区,另外一个拿下了天河区,本来以为会引来李炳福疯狂的反扑的,但是让我们意外的是李炳福似乎忍住气了。在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只派人过来说要跟我们见个面坐下来谈判。

    这件事我直接让朱建堔出面,反正这种也是耍嘴上功夫而已。拳头硬才是真道理,谈能谈出什么东西来,李炳福越是这样子,我就觉得他越是奈何不了我们了。

    我跟林峰他们忙碌了半天处理这些新接手的场子问题,一直到了下午,我才把这些事情交给林峰跟谢天来他们处理,我自己当了个甩手掌柜回到了文华。

    回到文华的时候,恰巧是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张晴晴刚刚从教室里出来,然后就看到了我,一张俏脸黑沉沉的非常难看。我特么的看到她这脸色就知道不好,连忙的转身向逃跑,但是却被她一下子喊住了:“陈瑜,你给我站住。”

    “嘿嘿,张老师。”

    我只能硬着头皮嬉皮笑脸的对着张晴晴打招呼,学校里其它学生都不知道我跟张晴晴的关系,所以在众人面前我都是称呼她为张老师的。

    “你来我宿舍!”

    张晴晴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话,然后就面无表情的转身踩着高跟鞋走了。

    这时候胖子跟周倩敏他们从教室里出来,见到我之后既是惊喜又是意外,同时他们还用讨好的口吻告诉我,我这两天都没有出现在学校,尤其是昨天张老师发现我跟哨牙、大罗小罗、秦勇他们一帮人都翘课之后,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他们让我小心点儿。

    “知道了!”

    我苦笑了一下,心想我倒是想小心,不过张晴晴要收拾我的话,我小心管用吗?

    我有点儿忐忑的跟着张晴晴来到了她的教职工宿舍,进门之后,张晴晴就嘭的一声关上门,然后让我脱掉外套跟里面从衬衫。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以为张晴晴想跟我那啥呢,但是自从上次被她耍了一次之后,我就知道她让我脱掉衣衫是要检查我身体有没有受伤,我来到这里的时候答应过她不准再添伤疤了的,如果她发现我身上多了任何一道伤疤,都会格外的生气。

    我装傻扮愣的说:“晴晴,没事让我脱什么衣衫呀?”

    张晴晴抱着双臂,桃花眼带着寒意:“少啰嗦,让你脱你就脱。”

    我昨天装了个比,为了吸引李海龙他们一帮雇佣兵注意力,给屠夫跟唐牛争取到让他们潜入屋子的机会,我当着李海龙一帮人的面取下面具,导致被李海龙开了三枪,三枪都打在我胸膛上,虽然我穿有防弹衣,但是子弹的冲击力可不是盖的,现在我胸膛上还有几块乌青色的严重瘀痕呢,张晴晴见了我话肯定又要伤心难过。

    于是,我就死活不肯在她面前脱掉衣衫,找藉口说:“晴晴,现在天气多冷呀,现在叫我脱掉衬衫,想冷死我呢?”

    张晴晴也是固执的很,她听到我说冷之后,直接就拿起桌面上的空调遥控器,直接开了暖气,然后冷哼了一声说:“这样不冷了吧?”

    我还想找借口,但是看到张晴晴已经对着我眯起了眼睛,吓唬的味道很浓,我知道如果我再推诿的话她肯定要动真怒了,所以也没辙了,只能忸忸怩怩的将外套跟衬衫都脱掉。我身材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还算是肌肉结实菱角分明,不过就是身上伤疤挺多了,其中胸膛上那三块乌青色拳头大小的瘀痕也很醒目,乌青色的瘀伤处还有点儿血丝渗出来,看起来挺触目惊心的。

    随着我脱掉衬衫之后,张晴晴就没有了声音。我这会儿挺新鲜的抬起头瞄了她一眼,跟我想象中她很生气很愤怒的情形稍微有点儿不一样,她望着我胸膛上的心疤痕,竟然直接就红了眼睛,眼眸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

    张晴晴红着眼睛看了看我的身上的瘀伤,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身欲走。

    她说过如果我胆敢再惹她伤心难过,再打架让她担惊受怕的话,她就有可能再度离开我的,所以我见到她不说话转身的要走的时候,吓得连忙的抓住她的说:“晴晴——”

    张晴晴见我突然抓住她的手腕,而且呼唤她名字的时候声音极具深情害怕,她就横了一眼有点儿慌张无措的我,扳着俏脸问我:“你拉着我干嘛?”

    “我不准你离开我。”

    “谁要离开了,我这是去橱柜找铁打酒给你拭擦瘀伤。”

    我闻言一愣,然后才知道自己是误会了,连忙的放开了她的手,然后心里忽然有点儿暖暖的,也不知道为毛?

    张晴晴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么在乎我的话,还老是不听我的话,老是惹我担心惹我生气。”

    她说着就转身过去厨房,从橱柜里翻出了一瓶铁打酒来,这铁打酒我看出来是我岳父的杰作,我岳父不可能大老远的寄一瓶铁打酒下来广州。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张晴晴当初来广州的时候,就带着我岳父自己泡的铁打酒下来广州,这也意味着张晴晴当初负气离开丽海市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舍不得我的,而且她内心里还期盼着我追过来,这瓶铁打酒她也隐隐的觉得能派上用场。

    客厅里开着空调暖气,我光着上身并不觉得寒冷。张晴晴坐到了我的身边,拿起铁打酒倒了一些在掌心里,然后双手搓了搓,就抹在了我的胸膛上。

    张晴晴的小手真很柔软,还有她的动作也很温柔,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当成在丽海市二中开学的第一天,我被秦勇那家伙打,然后张晴晴在校医室给我擦药酒的事情来。记得当成我到张家当上门女婿的时候,开始只觉得张晴晴好漂亮,喜欢她也是因为她的外貌,直到那次我被打之后她温柔的给我擦药酒,我才真正的对她产生了爱意的萌芽。

    张晴晴正在给我拭擦药酒呢,然后她见到我目光痴痴的望着她的脸庞,她俏脸就不由自主的染上了一层红晕,眼眸半恼半嗔的剜了我一眼:“傻乎乎的看什么?”

    我嘿嘿的笑了笑,不答反问:“晴晴,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

    张晴晴这娘们挺臭屁的,直接就说:“我们相亲的那次见面,你虽然很腼腆害羞,但是低着头色眯眯的不时偷瞄我,我当时就发现了。”

    靠,她的意思是我这么好色,从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上她了!

    我翻了个白眼否认说:“我不否认当时第一件见到你确实很惊艳,但是其实我真正爱上你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呢。”

    张晴晴说不信,不过她嘴里说不信却紧跟着又问我那到底我是什么时候才真正的对她产生感情的?我就把当初二中开学我被秦勇打伤,她给我擦药酒的事情给说了,然后得意洋洋的说:“那时候你也是这样给我拭擦药酒,我觉得晴晴你真好,内在美别外表的美丽更加让人心动,然后我就有了一种想守护你一辈子的念头……”

    “你意思是说爱一个人并不在乎她的外貌咯?”

    “是吧!”

    张晴晴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表面看起来好像对我说的这些事情不怎么感兴趣,但是我还是敏感的发现她眼眸里的柔情更浓了,还有给我胸膛涂药酒的小手动作也更温柔了。

    其实,我发现张晴晴还蛮好哄的,只要对她好她就很容易开心,比那些爱慕虚荣跟爱慕金钱的女人好多了。

    我就趁着张晴晴此时满眼柔情的时候,可怜兮兮的说:“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我们结婚在一起这么久了,都还没有那啥呢。以前你还时不时的给个亲吻我奖赏一下的,现在连奖赏都没有了。”

    张晴晴见我这副明显在索爱的可怜巴巴模样给逗乐了,她就促狭的望着我说:“你想要奖赏呀?”

    “是啊,怎么样?”

    “你不是很喜欢跳贴面舞吗,明天是校庆,明天晚上有校庆晚会,而且还是化妆舞会,明天晚上我就在化妆舞会上跟你跳一次贴面舞奖赏你怎么样?”

    “好啊!”

    我闻言顿时大为心动,搂着张晴晴跟水蛇腰跟她脸贴着脸跳舞,那多爽呀!

    不过,我突然发现张晴晴眼眸里闪过一抹狐狸般的狡黠之色,心中不由的一惊:我靠,这娘们该不会又想搞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