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30章:虎爷
    化妆术真是个神奇的玩意,周围的人见到我的女舞伴真是个又老又丑的老巫婆之后,都故意的叫囔着让我跟老巫婆跳贴面舞,他们绝大部分人硬是没有能辨认出这个老巫婆就是我们学校里最漂亮的女老师张晴晴。

    我没有在乎周围那些人的笑话声,而是跟张晴晴一起重新下了舞池,双手搂住了她的水蛇腰,她脸上虽然花了妆,但是妙曼的身材是掩盖不住的。而且呀,我搂着她细腰的时候,鼻子还问道了她身上特有的那股馨香,感觉挺撩人的。忽然发现就算她故意的把自己弄丑,但是跟她跳舞的感觉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差。

    张晴晴眼眸里除了欢喜之外还带着点羞赧跟促狭,小声的催促我说:“不是要贴面的吗?”

    刚才我已经试过拒绝她是什么后果了,所以这会儿也不敢再多言,于是就立即把她抱紧了一点儿,脸也跟她的脸贴在一起。我故意的闭上了眼睛,只感到她的脸其实挺滚烫的,还有她微微有点儿急速的鼻息喷在我的脸庞上,就像是有一根白色的羽毛在轻轻的撩拨,让我心里痒痒的。

    周围的人见到我跟张晴晴一个“王子”跟一个“老巫婆”跳贴面舞,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然后有些大胆的男女情侣也学着我跟张晴晴跳舞,化妆舞会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又恢复了,唯独不开心的就只有傻乎乎站在舞池边上的“盖伦”韩亚鹏了。

    张晴晴敢跟我在全校师生面前跳贴面舞,已经是她最大胆的一次行为了,不过估计这也是因为她化了妆没有什么人能认出来她真实身份的原因。

    我搂着她一连条了两三支舞曲,张晴晴欢喜之余又有点儿紧张跟害怕,主要是怕被周围的人认出来她的身份来。虽然她跟我已经结婚有一年多了,但是我们是没有公布我们只见的关系的,如果其他的学生知道我一个男学生搂着一个女老师跳贴面舞,不知道明天文华里要传出什么样的流言蜚语呢。

    所以,张晴晴跟我跳完第三支舞曲之后,就拉着去悄悄的离开了。

    我跟她回到了她的宿舍,我们彼此都卸了妆,然后我们都换上平日穿的普通衣衫,张晴晴看看这会儿才是晚上九点半,心情非常好的她就拉着离开文华出去逛街。

    天河区这边好逛的就天河城一带了,张晴晴跟我路过一间情侣服饰店的时候,她就要进去看看。其实这里的衣服都是几百块一套的普通衣服,张晴晴比较在乎打扮,她平日穿的虽然不像李梦婷那样追求奢侈品牌,但是买的都是中高档的衣衫,这种普通衣服店她是很少逛的。

    可是,张晴晴今天心情似乎很好,廉价的衣衫似乎也无所谓,最后还直接的挑了一套情侣服,还指了指更衣间对我说要我跟她现在就换上。

    我跟张晴晴自从因为李梦婷怀孕的事情闹别扭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像今晚这么亲近了,所以我只能顺着她的意思,跟她一起换上了情侣装。

    本来呢,我跟张晴晴手牵手走在一起是有点儿像姐弟的,但是换上情侣装之后,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俩是情侣。而张晴晴又是那种明媚动人的极品美女,我们俩手牵手走在广州街头上的时候,就引得很多旁人频频侧目,尤其是那些男的,目光又是羡慕又是妒忌。

    甚至,有几个蹲在街头抽烟的小混混还撇撇嘴目光不善的望着我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还有什么好好一颗大白菜竟然让猪拱了。我听到这些很难听的话,脸色很是不好看,如果不是张晴晴那娘们不准我打架,保不准我就上去削那几个瘪三了。因为宝宝心里委屈啊,如果我真拱了的话,那我也认了,问题是我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能拱到张晴晴这棵大白菜呢。

    张晴晴见我脸色挺郁闷的,就不由的问我怎么了?

    我气呼呼的说:“那些人说大白菜让猪拱了,我很委屈。”

    张晴晴吃吃的掩嘴偷笑:“你就是头大笨猪,有什么好委屈的?”

    我就振振有词的说:“他们将你比喻成大白菜,说我是猪也罢了,但是他们说猪拱了大白菜,但是我没有拱呀,这特么的不是冤枉我吗?”

    张晴晴俏脸不由的泛红了,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就踢了我一下:“不准胡说八道。”

    我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就凑在她耳边细声的说:“晴晴,我想拱你这棵大白菜了。”

    张晴晴直接闹了个大红脸,我以为她会骂我的,但是没想到她居然只是给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却不置可否,我顿时真是又意外又喜悦,张晴晴这是答应我的意思呀。因为她这人挺爱面子的,这种事就算是她心里原意,也放不下矜持点头的,所以她没有拒绝在我眼里看来就已经是答应,顿时把我欢喜的差点蹦跳起来。

    这时候,我看见前面有自动贩卖机,就是那种投几个硬币进去就能买杜蕾斯的那种贩卖机,我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然后让张晴晴等我一下,我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但是很快的又折返回来问张晴晴:“你还有没有硬币?”

    张晴晴当然知道我要硬币买什么,她很是羞恼的说:“你刚才自己买衣服的时候,找的零钱不是有好几个硬币吗?”

    我眼睛眨呀眨的说:“那啥,自动贩卖机那玩意要五块钱一个,我只有五块钱的硬币,我感觉至少还要多买两个才够用。”

    “去死!”

    张晴晴这会儿真是羞愤莫名,抬起脚就用高跟鞋在我脚背上狠狠的跺了一下,疼的我呲牙咧嘴之后,她就禁不住羞赧,自己转身就走。

    靠,问你要十块钱硬币也不行呀,这女的真小气!

    我只能重新返回去,用仅有的五块钱钢镚买了一个杜蕾斯,珍而重之的踹在裤兜里,然后赶紧的追上张晴晴,跟她介绍天河城附近的几所五星级酒店,厚着脸皮问她喜欢哪一家?

    张晴晴红着脸不搭话,拎着手袋的右手还把手袋攥得紧紧的,看得出她这会儿心情挺紧张的,不过脸色娇艳的她越发动人了。

    我看她没有表示,而前面又正好是维多利亚大酒店,于是我就拉着她的手朝着酒店走去,嘴里故意的说道:“要不就这家吧,也是五星级的酒店。”

    张晴晴没有抗拒,就让我拉着她的手朝着酒店走去,我心里狂喜:成了。

    可是,我俩正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张晴晴的手机忽然的响了起来,我顿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张晴晴本来羞赧忸怩的表情在接到电话之后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焦急跟关切,连声的问:“小箐,你没事吧?”

    我隐约听到手机里传来秦箐很是虚弱的声音:“中午感觉有点发烧随便吃了点药就躺下了,一觉睡到现在醒来,发现更严重了。我在这边没有什么好朋友,所以就只能给晴晴你打电话了……”

    张晴晴跟秦箐情同姐妹,当下就埋怨说:“你生病应该第一时间就给我打电话了,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呀?你先在在家是吧,我立即过来送你去医院。”

    我睁大眼睛站在原地,心里有点儿泛苦:我靠,秦箐是上天派来专门坏我好事的魔星啊!

    张晴晴把秦箐生病没有人照顾的事情跟我说了,我跟秦箐也是好朋友,虽然觉得好倒霉,但是也知道这种时刻还是去照顾秦箐要紧,就主动的跟张晴晴说我们一起过去照顾秦箐。

    我跟张晴晴坐出租车前往秦箐的宿舍时候,半路上遇到一队很气派的黑色雷克萨斯车队,我见到这队车队的时候还嘀咕了一句是谁这么高调?

    我不知道的是,这队车队一路开到了二沙岛李家别墅门口才挺了下来。首先下来一个披着黑色大衣的魁梧男子,布满风霜的脸上,一道刀疤由眉心谢谢的伸延到了左边嘴角,让他整个人显得既狰狞又有气势。

    后面十多辆雷克萨斯哗啦啦的下来了三十来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男子,齐齐的站在魁梧刀疤男子身后。

    这时候,李文赋带着何同德以及一帮手下从别墅里匆匆忙忙的赶来,见到刀疤男子的时候,李文赋失声的喊道:“爸,你回来了!”

    何同德也忍不住喜极的说:“这真是太好了,虎爷您可算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