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38章:彻底击溃
    “不,我要换她们两个!”

    我左臂死死的勒住李文赋,右手的手枪抵在了他脑袋上,冷冷的对李仲虎一帮人说。

    李仲虎目光瞥了一眼被绑在椅子上的张晴晴跟李梦婷,然后又看看被我挟持的李文赋,淡淡的说道:“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你只能用我儿子换回你其中一个女人。”

    何同德一帮人估计怕再像刚才那样出现变数,所以这十来个人都用枪指着我,而且都拦在了李仲虎身前,估计是怕谈不拢的时候我调转枪头先把李仲虎给干掉了。

    我看了张晴晴跟李梦婷一眼,她们正眼睛含泪的望着我,拼命的挣扎,可是因为嘴巴用胶布封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勒住李文赋的左臂微微放松了一点,但是右手的枪却抵得更紧了,然后冷笑的对李文赋说:“两个普通女人在你爸眼里都没有你这条命重要,你怎么看?”

    李文赋左腿受伤已经疼得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这会儿我勒得不是那么紧了,他才终于能够说话。不过我本以为他会向他爸爸李仲虎苦苦求救,劝李仲虎放了张晴晴跟李梦婷以便于他自己也获救。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李文赋非但没有去哀求他父亲,反而嘴唇发抖的对我说:“陈瑜,我爸爸从来不接受威胁的,他说换一个就是只能换一个。你干脆在两个女人当中选一个吧,不然我跟你们今晚都要死在这里。”

    我闻言心底升起了一股不安,本来我以为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挟持了义门的公子可以扭转乾坤,至少也能换回张晴晴跟李梦婷,但是没想到李仲虎竟然是个狠人,从我刚才说数三枪时候李仲虎毫不犹豫直接对李文赋开了一枪这态度性格来看,李仲虎有可能真的是那种不在乎亲人生死的人。

    我心中虽然已慌,但是脸上还是佯装镇定,嗤笑说:“你们父子给我玩二人转呢,一个充当黑脸一个充当白脸,一硬一软双管齐下想骗我上当?”

    李文赋声音已经带着点绝望:“呵呵,当年道上的人用我妈妈来威胁我爸,我爸都是没有妥协。最后我妈妈死了,我爸爸杀光了那帮家伙,从此在这里没有人敢威胁我爸。陈瑜,你这步棋走错了。”

    我闻言有点心惊,而且目光偷瞄李仲虎跟何同德一帮人的表情,何同德他们那些人眼睛深处露出一点儿小感慨,而李仲虎表情甚至带着点自得,看来这件事是真的,而且李仲虎估计还非但不以为耻反以为傲,因为他觉得他舍弃了他妻子的生命,换来了珠三角道上所有人物对他的恐惧,打响了名声,也没有人敢再威胁他。

    李仲虎可以眼睁睁看着他的老婆死在他面前,而我……真的做不到!

    李仲虎这会儿终于开口了,徐徐的说道:“陈瑜,现在你自己来决定这两个女人哪一个生和哪一个死?”

    我的握着手枪的右手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摇头说:“不,我不选,我要她们两个都活!”

    李仲虎咔嚓的一声将子弹上膛,然后走过去将枪口对准了张晴晴,他脸色不耐烦的催促道:“你不要妄想拖延时间,如果你不选的话,那你就杀掉我儿子,我杀掉你两个女人。”

    张晴晴这会儿没有再挣扎,眼泪从脸庞上滑落,目光深深的望着我,可能她以前一直反对我打打杀杀,害怕的就是会遇到今天这种生离死别的境地。反倒是内心最害怕的事情降临了,她却不慌了,远远的深情望着我,仿佛要多看我两眼,才舍得离开这个嘲弄人的世界。

    全场人的目光都投在我脸上等着我是同归于尽还是选择妥协的时候,李梦婷嘴巴上的胶布忽然被她弄开了,李梦婷这会儿冲着我大叫:“陈瑜,让晴晴活下来,你不能没有她的!”

    张晴晴身子一颤,眼泪流得更急了,不过她内心善良而骄傲,此时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却对着我摇了摇头。我跟张晴晴生活了快两年,虽然不能说心有灵犀,但是一个眼神跟一个小小的动作,经常都懂得对方的意图。张晴晴当初知道李梦婷怀孕了之后,就剪了短发远走广州,其实目的就是想成全我跟李梦婷,估计她现在摇头也有这种意思,让我选择让李梦婷活下来。

    李梦婷:“陈瑜,你别傻了,晴晴在你心里才是最重要的,你让她活……”

    李梦婷对着我大叫的声音嘎然而止,被黑龙那家伙把她嘴边的胶布重新封上了。

    李仲虎见我迟迟不能做出决定,就冷笑的说:“看来这不是个轻易的决定,我学你刚才的样子数三声,如果你还不能拿主意的话,我就开枪了。”

    “一……”

    我面对过任何的风浪跟危险,但是我面对那些危险的时候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慌张无措,我原本极力装出镇定的样子终于开始崩溃了,听到李仲虎的催命声音,我声音沙哑的冲着他吼道:“我不选,我不想她们任何一个人死。如果你儿子只能换回她们两个人的其中一个,那就加上我好了,我用我自己的命跟你儿子的命换她们两个活下来。二换二,怎么样?”

    “呜——”

    “呜呜……”

    张晴晴跟李梦婷两个人听到我的话,瞬间就拼命的挣扎起来,被胶布封住的嘴巴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眼泪流得很急,明显她们两都不赞同我这个决定。

    李仲虎听到我这话的时候眼神有点怔住,可能他这种极度自私的人根本不了解我的行为,他将自己看得胜过一切,妻子跟儿子的生命都无法迫使他妥协,而我竟然原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回自己一个女人的命。

    李仲虎眯起眼睛沉默了一下会儿,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冷笑的说:“陈瑜,我不答应你这建议,还是那句话,她们两个你只能让其中一个活下来。”

    我刚想说话,李仲虎已经继续的数道:“二……”

    “放张晴晴走!”

    李仲虎连对他儿子李文赋都能想也不想就扣下扳机开枪,他杀张晴晴或者李梦婷肯定不会有一丝犹豫的,在他就要数到三就对张晴晴扣下扳机的时候,我几乎是用绝望的口吻说出来这一句话。

    李仲虎见我终于做出现在,他就得意的笑了,同时对我说:“放下你手中的枪,你放了我儿子,我现在就让张晴晴离开。”

    我红着眼睛用仇恨的目光瞪着他:“你当我是傻子?”

    李仲虎耸耸肩说:“我说过的话就是板上的钉子,从来没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如果你不信我那就开枪杀了我儿子好了。”

    “啪!”

    我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手枪,反手把挟持的李文赋推了过去,然后面无表情的站着。

    何同德赶紧的搀扶着受伤的李文赋到一边去,还有个手下趁机将我扔在地上的手枪捡了起来,现在我已经是他们砧板上的鱼肉。与此同时,黑龙从我后面猛然从上来,用抢柄狠狠的砸向我的后脑勺。

    这一下我本来是能躲的,但是李仲虎还没有放张晴晴呢,所以我几乎是站着不动承受了这一下。

    “碰”的一下,我后脑勺上就挨了狠狠一下,顿时感到天旋地转起来,站立不稳扑倒在地,黑龙一帮人一拥而上将我摁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李仲虎抬起手枪对着边上的李梦婷就是一枪,子弹穿过了李梦婷的身体,直接连人带椅将李梦婷给射倒了,李仲虎狞笑着对我说:“放心,这一枪我只打在了她的肺部,不会直接要了她的命,不过会因为肺出血慢慢的死亡,我要你看着她在你眼前慢慢的死去,我要你记住是你的选择让她死的,我要你以后一辈子都活在内疚自责之中,哈哈哈……”

    李仲虎说完之后就吩咐黑龙一帮手下说:“割断他的手筋脚筋,不要杀他。惩罚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要他死,而是要他生不如死,我要陈瑜变成广州第二个唐牛。”

    黑龙:“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