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45章:章阿姨的帮助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仲虎在擂台上跟我单挑被我打倒的消息很快就被他两个手下用手机告诉了李炳福,我下来的时候,李家的那帮人已经被驱散。不过李炳福的奔驰sl还停在街边,李炳福不顾深夜冷冻,披着色大衣拄着手杖正沉着一张布满皱眉的老脸站车边,旁边还有李文赋跟何同德一帮属下。

    李炳福听说李仲虎踏上擂台跟我决一死战般我击败,不过侥幸秦箐及时带人出现制止了我干掉他儿子的时候,他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他接到徐裕宁的电话,让他先驱散堵在楼下的那两千多个李家成员,他刚刚让大部分的手下都回去之后,就看到武警们把谢天来、唐牛一帮人一个个都逮了下来,抓上车送到局子里去。

    李炳福见到这一幕嘴角不由的就勾勒出一抹冷笑,他觉得他有徐裕宁等人的关系,今晚的事情我们东星公司肯定吃不完兜着走,他能让徐裕宁出面重重的办我。

    可是,他这得意的冷笑没有能维持多久,因为他见到了我跟秦箐也从新天地娱乐城大门走出来了,这老狐狸观察力跟心思的细腻都很惊人。他见到我虽然被秦箐跟几个刑警围着出来了,但是跟谢天来他们不同的是,我手上是没有上手铐的。

    在其他人眼里这可能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李炳福发现这点之后,脸色立即就沉了下去,眼睛里浮现出惊疑不定之色。因为他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秦箐他们没有给我上手铐,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我闯的祸不大警方觉得没有必要上手铐,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有人挺我,所以秦箐他们对我不敢无礼。

    李炳福心里有惊又怒,徐裕宁要办的人竟然还有人能保得住?

    他很快就想到了章爱蓉,望着我喃喃的说了一句:“没想到章爱蓉竟然这么不遣余力的帮助这家伙。”

    我被秦箐几个带着从大门出来,准备上警车的时候见到了不远处的李炳福,那小老头正在恨恨的望着我,我瞥了他一眼懒得跟他啰嗦,直接就上了警车。

    到了局子里秦箐亲自给我录口供,不过其实她也没有把录口供这事情当真,直接让她手下出去之后,再把录像机关闭,然后找来了双氧水跟毛巾还有红花油给我处理脸上跟身上的瘀伤,同时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天。

    我在秦箐的帮助下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势,今晚虽然没有能干掉李仲虎,但是砸了他们的娱乐城,把李仲虎揍了个半死,还有朱建堔跟龚千夏也伏击了李家偷袭的那帮人,这一连串的事情都让李家吃尽了亏,也稍稍的发泄了我今晚心中憋着的那股怒火,此时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我就望着打来热水用毛巾给我清洗嘴角跟脸庞上干涸了的那些血污,忙碌得她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小汗珠,一缕青丝还黏在了嘴唇边上,整个人就像是忙碌得满头大汗的贤淑小妻子,让我忍不住有点儿小感动。而且吧,我看着她黏在红唇边的那一缕秀发,强迫症让我忍不住的伸手过去帮她把秀发给弄开了,不过指尖碰触到了她的唇瓣,传来了一抹动人的柔软。

    秦箐被我的动作给弄懵了,抬起头错愕的望着我,而且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

    我自己也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之后这强迫症真是害死人,我连忙的解释说:“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

    秦箐羞恼的瞪了我一眼:“行了别解释了,你这家伙以后最好给我悠着点,不然看我像不像上次那样抓你一脸伤?”

    上次我抢夺秦箐的手机,不相信袭了一把她的胸,最后被女暴龙般的她抓挠出了好几处伤口。秦箐脱口而出重提抓挠我的事情,我跟她几乎都同一时间想起我摸过她胸的事情,瞬间我们俩都尴尬起来。

    我连忙的岔开话题说:“秦箐,你不是要给我录口供的吗?”

    秦箐没好气的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摇摇头说:“走过场而已,我刚才打电话询问了你章阿姨的秘,秘说章爱蓉正在跟徐裕宁在办公室还有其它的领导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徐裕宁无疑是想偏帮李家,用你今晚的事情当突破口狠狠办你的,但是你章阿姨极力的维护你,等他们两帮人争出了个结果,这才知道你最后是从重处罚,还是大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我听了秦箐的话,这才意识到我今晚会不会有事,就看章爱蓉跟徐裕宁两个人争论的结果了,心情不由的有点儿沉重起来。

    秦箐见到我这样子,就轻声的劝慰我说:“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徐裕宁你比章阿姨高一级,但是这政法的事情是你章阿姨的负责的。而且,你章阿姨后面还有章国涛存在,徐裕宁必须忌惮你章阿姨三分,我相信只要你章阿姨力挺你到底的话,徐裕宁肯定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彻底跟你章阿姨撕破脸。”

    我心情有点沉重的等待了半个小时,深夜快两点的时候,秦箐就接到了来自章爱蓉打来的电话,接着她脸上欣喜的连连点头说了两声是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兴奋的对我说:“陈瑜,没事了,你们都可以离开了。”

    我闻言不由的松了口气,刚刚想说我要去医院看看李梦婷醒来没有的时候,秦箐立即又对我说:“不过,你章阿姨让你在局门口等着她,她要跟你见过面谈谈。”

    “啊!”

    我闻言顿时有点儿心虚起来,其实呀,我自幼是在乡下长大的,养父养母小时候对我不算太好,我虽然现在也感激养父养母的养育之恩,但是始终少了一股对他们的那种敬畏跟亲昵感。至于我的亲生母亲箫媚,我们重遇之后,箫媚虽然很宠爱我,不过我却对她经常发点小脾气,对她也没有多少敬畏的感觉。

    反倒是我这位没有真正血缘关系的章阿姨,我真正是对她又敬又怕,又喜欢她照顾我对我的好,又害怕她责备我收拾我,从亲昵跟敬畏的这层感觉而言,我觉得章阿姨更像是我的妈妈,我既敬爱她又害怕她,十足小孩子跟妈妈的那种关系。

    谢天来跟唐牛、屠夫还有秦勇他们全部都获释了,我吩咐他们一帮人先回去,然后我跟秦箐站在门口守候着。

    没多久,一辆色的红旗小车不徐不疾的来了,明显是章爱蓉的座驾,车后座的车窗慢慢落下,露出章爱蓉那明显带着倦意的脸庞,她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平静的吩咐了我一句:“上车。”

    我跟秦箐告别了一声,然后屁颠屁颠的上了章爱蓉的车子。

    司机把我们送到了章爱蓉公寓楼下,章爱蓉伸手要拎她的公事包下车,我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连忙先一步拎起她的公事包,讨好的说:“阿姨,我帮你拿着。”

    章爱蓉没有说什么,跟我一起下了车,吩咐她的司机自行回去,然后她跟就走进了公寓楼梯。

    回到唐家公寓,唐家的仆人都是钟点工,这时间早就回家休息了,唐安宁是住校的,章国涛住在章家不住唐家,所以我跟着章爱蓉进屋之后赫然发现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进屋之后,章爱蓉亲自泡了两杯茶端出来搁在茶几上,然后跟我隔着茶几在沙发上坐下,叹了口起说:“唉,不是周末的话,小宁都是住校,家里有点儿冷冷清清的。”

    我这会儿一个心思的想着怎么讨好章爱蓉跟怎么怕她的马屁呢,看到她感叹说家里冷清,我特么的下意识的就说了一句:“章阿姨如果你寂寞的话,我可以经常来你家陪你的。”

    其实呀,我说这话就是想跟章爱蓉套近乎而已,但是说出来之后觉得怎么听都有点儿暧昧跟亵渎,还没来得及补充一句,就看到了平素古板严肃的章爱蓉风韵犹存的脸庞上浮现了一抹羞恼:“小陈瑜,你可真有心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