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53章:尔虞我诈
    我本来有点儿担心徐裕宁会把秦箐给人出来,那我们就要糟糕了。

    不过庆幸的是徐裕宁一点儿都没有觉察,可能是因为秦箐这个系统是章爱蓉管的。而且秦箐新来这里时间也不久,估计徐裕宁跟秦箐也没见过两次面,加上秦箐再刻意化妆改变自己真实容貌。别说徐裕宁认不出来,就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秦箐穿紧身裙打扮得这么妖。

    我看见徐裕宁跟陈忠他们一帮人都没有什么异色之后,自己也放下心来,很自然的伸手搂住了秦箐的小蛮腰。嗯,腰肢还挺纤细的,而且手感不错。

    秦箐见我这么会来事,偷偷的用眼眸横了我一眼,表示让我别趁机乱来不然走着瞧。如果秦箐平日穿着一身制服这样横我一眼,我会觉得她很英气很凶。但是她今晚打扮得跟个女妖精似的,不但涂着嫣红的唇彩,甚至还弄了点淡淡的眼影,整的跟电视里面的小三似的。就连横我一眼看起来也非常的妩媚诱人,看得我都有点儿魂授色与了。

    “小陈,我们来干一杯。”

    徐裕宁见我色眯眯的样子,眼睛深处不由的露出了一丝鄙视,估计我在他心里已经成了一个好色之徒。不过他心中虽然轻视,但是还是拿捏出一副很热情的样子,举起酒杯就邀杯。

    陈忠几个也慌忙的举起酒杯,我本来想自己端起酒杯的,但是没想到坐在我旁边冒充陪酒公主的秦箐居然径直的伸出芊芊玉手,直接抢先一步端起了我的酒杯,然后就将酒杯往我的嘴边上凑,嘴里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陈先森,我喂你。”

    徐裕宁跟陈忠他们一帮人见状的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说这小青眼力不错。我则是很狼狈不堪的被秦箐喂了一杯酒,毕竟我特么的脸皮薄,当着这么多人被一个女的喂酒真的害臊。如果是私下的话,我倒是跟大魔女李梦婷试过互相喂酒喝。

    秦箐在喂我喝这杯酒的时候,装着跟我耳鬓厮磨打情骂俏,却趁机用微弱的声音在我边说了一句:“陈瑜,不要忘记了正经事。你多喝点酒记得装醉,过半个小时之后会有人来配合你,制造一个把柄落入徐裕宁他们手里,让他们觉得掌握了你的致命把柄,这样才会放心的接纳你。”

    徐裕宁其实跟我没有一点儿的交情,反过来说他跟我章阿姨不和,可以说他跟我甚至还有点儿敌意。他今晚邀请我过来喝酒,无非就是看中了我跟村上逸夫的关系。他以为我跟村上是挚友,想让我说服村上要顾全大局,不要因为伊贺的死而影响了他们在这里的投资。

    不过,徐裕宁这老狐狸也真沉得住气,我坐下来已经挺久了,他就是绝口不提想摆脱我的事情,而是一个劲的跟我套关系,一个劲的给我敬酒。无论彼此说的话有几句是真心的,但是至少现场气氛很热烈,大家推杯换盏喝得都很开怀。

    “来……徐叔叔,我……来再敬你一杯。”

    徐裕宁他们今晚喝的都是茅台酒,我本来就是个不胜酒力的,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醉意。不过庆幸的是我这个人有一个好处就是,喝醉了不是很严重的话,会酒醉心不醉,不像有些人喝醉了会发酒疯,这就是俗话中说的酒品。

    徐裕宁见眼睛有点儿朦胧浑浊,还有说话也大着舌头了,这表示我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他端起杯又跟我碰了碰,我干了一杯他却只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笑眯眯的对我说:“陈瑜,你跟村上先生很熟络吧?”

    我又喝了一杯白酒,整个人就有点儿醉醺醺的,下意识就想说交情一般,可是坐在我旁边的秦箐知道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她就偷偷的用力在我腰间软肉上拧了一下,疼得我一下清醒了许多,这才喷着酒气说:“熟,熟悉的很了。”

    我顿了顿继续说道:“恐怕徐叔叔你不知道吧,村上先生本来就是因为招商引资会被我章阿姨邀请到丽海市准备投资电子生产基地的。丽海市算不得发达城市,村上先生完全是看在我跟章阿姨的份上才打算在丽海市投资的。后来我来了这边发展,我章阿姨也调过来这边任职,村上见我跟章阿姨都不在丽海市了,也不用再碍于朋友的面子,所以就撤销了在丽海市的投资,另寻更好的城市,最后才选中了广州。”

    我这段话半真半假,徐裕宁知道村上逸夫以前确实是准备在丽海市投资的,所以对我的话信了七八成。国字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真正的笑容,跟先前的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一下子做到我另外一侧来,一只手攀上了我的肩膀,温和的对我说:“陈瑜,不瞒你说,伊贺先生死于车祸的事情引起了村上先生他们商会一帮人很不满,原先说好的百亿投资也因为搁置了。既然你跟村上先生是挚友,不知道可不可以帮我游说一下他,请他以大局为重,不要因为手下的一场车祸而意气用事,影响了投资计划。”

    我对村上逸夫他们做过调查,知道村上逸夫这个电子生产基地是势在必行,今年一定要投资的。因为他们集团公司的电器很畅销,现在经常供货不足。如果再拖长建造新电子生产基地的时间,那对村上一帮东瀛人来说自己也要蒙受巨大的损失。村上逸夫故意搁置投资,不过是想迫使徐裕宁收拾李家,讨回伊贺被害的公道而已。

    我觉得村上逸夫最终还是会投资的,不过这件事要拖多久我不敢说,所以就很谨慎的说:“我虽然跟村上是好朋友,但是不好过于干涉人家生意,我可以尝试尝试,但不保证能成功。”

    “好,不管成不成功,我都承你这个人情。”

    徐裕宁很豪爽的又跟我干了一杯,然后他就说他还有另外的事情拿起公事包就要走人了,不过他让陈忠跟另外两个男的都留下来,叮嘱我们今晚好好嗨皮一下。

    我们安排好的戏码还没有上场呢,徐裕宁现在就要走了,秦箐顿时有点焦急起来。

    我看看陈忠还在,就对着秦箐打了个眼色,示意她别担心,这陈忠是徐裕宁的心腹和代言人。有很多事情徐裕宁不方便亲自出面处理,都是这个陈忠代表出面的,陈忠就相当于皇帝的大太监,所以有陈忠在什么事情都会传入徐裕宁耳中的,今晚徐裕宁不在场更好办。

    徐裕宁离开之后,陈忠跟另外两个男的就放肆了起来,嘻嘻哈哈的跟身边的陪酒公主打情骂俏,还趁机上下其手。秦箐见了这种情形,忍不住俏脸泛红,可能是出于女人喜欢在男人身上寻求保护的天性,她这会儿抱着我的左胳膊楼得更紧了。

    秦箐平日都是穿制服,要么穿白衬衫跟长裤,很少穿裙子的,甚至经常是素面示人,即便是化妆也是化淡妆。今天晚上不但穿起了紧身裙,而且还打扮的妖娆动人,这会儿她这样抱着我,我就有点儿承受不了了。一只手趁机搂住了她的腰,望着她娇艳的红唇,正犹豫要不要亲一口?

    秦箐何等聪明,她立即就察觉了我的意图,瞪着我细声的说:“陈瑜,你小子别趁机占我便宜啊。”

    我嘿嘿的笑了笑,装着跟她打情骂俏的样子小声的说:“你看看陈忠他们都那样子,如果我们坐在这里什么动作都没有,他们会怀疑我们的。”

    秦箐脸更红了,不过也觉得我说得有理,就小声的说:“可是配合我们演戏的人还没有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我坏笑的说:“这还不简单,我们学习他们的样子就可以了。”

    秦箐偷瞄了一眼正在对着陪酒公主乱摸的陈忠一帮人,咬咬嘴唇说:“你想得美,不行!”

    “可以我们坐在这里不动会被他们怀疑的呀!”我又出了一个主意:“要不,你亲我一个儿?”

    秦箐俏脸涨得通红,不过没有第一时间拒绝,而是在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