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54章:演一场大戏
    秦箐听说让她主动亲我一下,就很犹豫起来,她现在几乎就跟卧底差不多,如果亲我吧觉得便宜了我这个渣男,但是如果不亲我吧,又害怕陈忠他们发现不对劲,瞧出端倪导致我们今晚的行动功亏一篑。

    正在她犹犹豫豫的时候,陈忠目光已经开始朝着我们俩瞄来。因为陈忠今晚是负责代替徐裕宁招待我的,同时也是想摸清楚的这个人的底细跟性格。他见到我跟秦箐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动静,就错愕了一下问:“小陈,是不是这个陪酒公主不对你胃口,要不我跟你换一个。”

    陈忠这人已经四十几岁,而且长得有点儿丑陋,秦箐听说要自己过去伺候他,顿时就吓得连忙说:“不要,我只侍候陈瑜。”

    秦箐虽然知道我今晚是贵客,但是在他看来这个陪酒公主竟然这么说话,分明是嫌弃他人老貌丑嘛,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到底是客人挑公主,还是你们公主挑客人,缤纷世界会所的质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小凤,你过去伺候陈先生,我就要这新来的伺候我,我就不信治不服她。”

    陈忠身边那个花枝招展的陪酒公主立即站了起来,要过来跟秦箐调换,秦箐顿时急了。

    我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冒充陪酒公主的秦箐过去伺候陈忠,于是哈哈的爽朗一笑,对陈忠说道:“陈老哥,你先别生气,崔经理不是说了这个女的是新来的嘛。而且我就喜欢她这青稚生疏的态度,陈老哥你是长辈,你可别跟我抢她。”

    陈忠不拿陪酒公主放在眼里,不过我他目前还是不敢得罪的,因为他主人徐裕宁都有事情要拜托我帮忙呢,他岂敢轻易得罪,这会儿他就顺坡下驴的说:“哈哈,小陈你误会了。老哥我不是要跟你抢,不过这女的有点儿臭屁。我看她不愿意侍候你呀,咱们总不能花钱看她的脸色吧?”

    “老哥你多虑了,对待新人就得有点耐心嘛,我看这小青还是蛮乖巧的。”我笑眯眯的转头对秦箐说:“小青,亲我一个?”

    “啊?”

    “啊什么啊,难道你是要去伺候陈老哥?”

    秦箐当然不愿意去让陈忠那老丑男占便宜,她这会儿只能偷偷的瞪了我一眼,似乎在说回去跟我好好算账,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委委屈屈伸出双手勾住我的脖子,然后嫣红的嘴唇凑过来,直接吻住了我,我顿时就感受到一股迷人的芬芳……

    陈忠一帮人见状都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对付新人还是小陈有办法。

    我跟秦箐正亲吻在一起,忽然包厢的房门就被人用力的推开了,闯进来一个穿着侍应生制服的男子,这家伙大约二十四五岁,长得高高瘦瘦,不过满脸的愤怒。

    陈忠见有人胆敢闯进来,顿时就发火了,赫然站起来吼道:“谁让你闯进来的。”

    “我来带我女朋友走。”那个侍应生男子气冲冲的说了一句,然后就看到了跟我搂抱在一起的秦箐,他立即走过来拉起秦箐的手,愤怒的说:“小青,我不是不准你来这里上班的吗,你立即跟我走!”

    我见到这一幕还有秦箐偷偷给我使了个眼神,我顿时就明白了,原来这个男侍应生就是秦箐找来配合我们演戏的,于是立即拦住了他们,装着张扬跋扈的昂着脸说:“站住,你是谁,凭什么拉我的女伴走?”

    那男侍应生就瞪着眼睛怒视着我说:“我是黄勇,小青是我女朋友,她背着我跑来这里上班当陪酒公主,我现在就要带他离开,你现在最好给我滚开。”

    我喷着酒气一把拽过秦箐,然后对着黄勇冷笑说:“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今晚就要你女朋友侍候我了,而且我刚才还跟她亲嘴了,味道不错,你能怎么着?”

    “混蛋,我跟你拼了!”

    黄勇闻言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直接掏出一把匕首,然后朝着我像是发疯似的扑过来。陈忠一帮人见状都大吃一惊,纷纷叫喊起来,说陈瑜小心。

    黄勇气势很足,但是扑过来的速度却是不快,我轻易的抓住他持刀的右手,然后跟他扭打起来。黄勇趁机把手中的匕首递给我,在我耳边小声的叮嘱了一句:“我胸膛藏了血包,你捅我的胸膛!”

    我会意的接过匕首,然后狠狠的一把将黄勇退倒在沙发上,面目狰狞的大吼了一声:“你想杀我,我就先干掉你。”

    我说着手中的匕首就狠狠的在黄勇胸膛上来了好几下,其实我手中的这把匕首也是演戏的道具,捅不死人的。不过黄勇事先在衣衫里藏了血袋,匕首刺破血袋,顿时把他上衣都染成了一片腥红,像是真真正正被我捅了几个窟窿似的。

    秦箐发出一声尖叫,呜呜的哭着跪倒在沙发边上,抱着黄勇的“尸体”悲呼:“阿勇,阿勇你不要死啊……”

    陈忠他们一帮人全部都被眼前这一幕震惊住了,我看见陈忠他们成功的被我跟秦箐还有这个黄勇的演戏给吓唬住了,然后就扔掉带血的匕首,上去装模作样的探了探黄勇的鼻息,然后蹬蹬蹬的退后几乎,满脸慌张的对陈忠说:“完了,陈大哥,我杀人了,陈大哥,你帮帮我,你一定要帮我……”

    “小陈,别急,你别急。”陈忠这会儿稍微回过一点神来,他迅速的过去关掉门,沉声说包厢里今晚的事情谁都不许说出去,两位两个男的跟那三个陪酒公主都连连的点头说知道了。

    这些人都知道陈忠的身份,也知道陈忠代表的能耐。而且这事情跟他们没关系,所以他们可不想得罪陈忠,基本陈忠说什么他们都答应。

    陈忠从手提包里拿出两万块钱现金给三个陪酒公主分了,让她们守口如瓶。

    接着,陈忠又把保安队长叫了上来。

    保安队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络腮胡子男,他拍着胸口说会把黄勇的尸体处理好。然后他就跑出去找了个大行李箱进来,帮我把尸体弄进行李箱,不过在搬运的时候我看到他嘴角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看来这保安队长也是被秦箐收买了,配合我们一起演戏给陈忠他们看的。

    看来秦箐这个计划是做过精心的准备,几乎把每一步骤都推演过了,把每一步都事先的准备好。

    黄勇的“尸体”已经被保安队长处理掉,陈忠望着包厢的血污还有哭得死去活来的秦箐,然后小声的对我说:“陈瑜,现场我可以让人帮你搞定。不过这小青我搞定不了,她男朋友被你干掉了,肯定不会帮你保密的,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我装出穷凶恶极的狰狞脸色说:“杀,杀掉她。”

    “不愧是道上的新枭雄”陈忠拿出烟叼在嘴上,用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然后说:“你带着她从vip电梯到楼下停车场开车离开吧,这事情你自己处理干净。”

    我闻言一手刀砍在趴在沙发上哭得死去活来的秦箐脖子上,秦箐顿时就晕厥了过去。然后我背起秦箐就出了包厢,从vip电梯直达了停车场,找到我的那辆凯迪拉克xts,把秦箐放到后备箱里,然后启动车子离开缤纷世界国际会所。

    我出来的时候,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悄然的跟了上来,肯定是陈忠那家伙在开车跟着我。

    路上我在两个地方买了麻包袋还有绳子,把车子开到了一处偏僻无人的珠江河边上。接着把后备箱的秦箐弄出来绑了塞进麻包袋里,然后在把往麻包袋里装了一块大石头,最后把装着秦箐的麻包袋狠狠的推进了宽阔的珠江了。麻包袋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幽幽河面上冒出一串水珠……

    这个过程陈忠都全程目睹,并且偷偷的用修真录像机拍了下来,他这会儿走过来笑眯眯的说:“陈瑜,我今天帮你搞定了这个烂摊子。徐先生拜托你的事情,你得好好去办,知道吗?”

    我看了他一眼,唯唯若若的说:“我知道了。”

    我跟陈忠又随便聊了几句,然后就各自回去了。

    陈忠跟我分手之后,就立即给徐裕宁打了个电话,把今晚的事情都报告了一遍。

    徐裕宁听完之后呵呵的笑了起来:“你手上有陈瑜的杀人录像证件,哈哈,我正有点儿担心东星这条过江龙跟义门斗争,会影响我们生意的运作。现在有了你手中的这证件,我随时可以把陈瑜送进监狱,哈哈……”

    陈忠赔着小心的提议说:“徐先生,我们的生意原本只是义门帮忙打理。但是鸡蛋不会全放在一个篮子里,既然我们掌握了陈瑜的致命把柄,何不考虑把东星拉拢进来,参与到我们的生意里面,这样也能平衡义门。”

    “这个办法到是可行,李家最近有点儿膨胀了。这次我要李仲虎他们在伊贺先生之死的事情上对村上逸夫低头,但是李仲虎死活不肯。既然我们能掌控陈瑜,那把陈瑜的东星收归我们麾下,不但能让陈瑜当我们的狗替我们赚钱,还能平衡我们养的另外一条狗李仲虎。”

    此时此刻,珠江下游的河边水面上忽然荡漾起涟漪,然后一个漂亮的美女从水里探头出来。她嘴巴上咬着一把匕首,赫然是秦箐。秦箐浑身湿漉漉的爬上岸,嘴里恨恨的埋怨说:“陈瑜这个王八蛋,今晚占了我便宜,演戏的时候还绑得这么紧,真的想把我淹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