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63章:发现端倪
    我嬉皮笑脸的爬上了张晴晴的床,张晴晴黑着脸说她这两天累死了,让我老实点儿,如果还敢捣乱的话她要踢我的。她说完之后就主动的双手抱住了我,像只小猫咪般蜷缩在我怀里,螓首枕在我的胸膛上,嘴角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没一会儿居然还真的睡着了。

    其实呀,我心里很希望把张晴晴拿下的,但是晴晴这两天出任广弘有限公司的副总裁。以后我妈妈箫媚回丽海市之后,陈家在广弘的事务很多都会交给张晴晴来负责,所以她这两天跟着我妈妈跑东跑西着实累得够呛。我望着这个在我怀里甜甜睡着的心爱女人,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喃喃的说了声晚安,然后就抱着她睡着了。

    我这些时日也累得够呛,毕竟徐裕宁跟李仲虎他们每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我跑去当卧底想融入徐裕宁的核心圈子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在跟徐裕宁打交道的时候我基本都是全副身心都绷紧的,所以今晚放松心情睡着竟然睡得格外的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了。

    箫媚跟张晴晴还有陈家的商务团还有继续处理广弘公司的事情,所以她们两个在我起床的时候已经出门了,只给我留下了一张留言条。

    我洗漱了一番,昨晚换下的衣衫服务员已经拿去干洗干净送了回来。所以我换回了黑色衬衫跟黑色西裤,打扮得精神奕奕,然后从客房部乘坐电梯下来到餐厅部吃早餐,反正总统套房送有早餐券,不吃白不吃。

    我在西餐厅吃完早餐之后,离开的时候竟然碰到了熟人,赫然是徐裕宁跟他的手下陈忠,两人也是在这里刚刚吃完早餐,徐裕宁见到我有些许意外:“小陈,这么巧啊?”

    “哈哈,原来是徐叔叔。”

    徐裕宁跟我笑着聊了两句,毕竟我不单止帮他搞定了村上的投资,而且我们陈林朱三家也投资了三十亿下去。徐裕宁主要负责经济发展的,所以对我还算挺客气,他告诉我等下要去芳村的一所希望小学视察。

    正好牛魔王的小女儿唐糖最近在物色小学要念书,我就趁机说我有个小侄女在找小学,徐裕宁就笑呵呵的说:“那小陈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如果合适的话就让你那位小侄女在希望小学念书好了。”

    我最近费劲心思融入徐裕宁的圈子里呢,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徐裕宁带着我跟陈忠从酒店出来,我上了他们的那辆红旗小车,徐裕宁的几个属下也匆匆忙忙的赶来跟他汇合,最后一帮人开着车浩浩荡荡的去了芳村的希望小学。

    事实证明,我跟着他过来视察小学情况是件比较无聊的事情,小学的校长跟老师们早知道徐裕宁要来,还组织了小孩子鲜花欢迎仪式。徐裕宁随行的还有一帮记者,一帮人噼里啪啦的把小学生给徐裕宁献花的镜头抓拍下来,徐裕宁还很作秀的摸着小学生的头说了一番孩子就是未来之类的话,引得校长老师一帮人使劲的鼓掌……

    接着校长又带着徐裕宁一帮领导去了教学楼参观,我跟着徐裕宁一帮人走上教学楼的时候发现楼梯走廊都有点儿狭窄,这会儿是下课十分钟时间,很多小学生就好奇的围堵在周围看着我们。

    一帮人来到教学楼三楼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慌乱声,学生们都开始往楼梯这边跑来,我们一帮人正惊疑不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一个老师脸色慌张的跑过来大声的说:“不好了,杂物室门口的电闸漏电着火了,杂物室已经烧了起来……”

    其实不用这个老师说,我跟徐裕宁一帮人也已经看到了有滚滚浓烟从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子冒出来。电闸着火是很危险的事情,现在不单止又火灾,可能还会伴随有漏电的致命危险。

    陈忠作为徐裕宁的司机跟心腹,自然是把徐裕宁的生命危险看得重于一切,他一见失火还有周围慌乱朝着这边楼梯口狂涌过来的小学生,顿时色厉内荏的大叫了一声:“都不要挤,让领导先走!”

    徐裕宁当然也是爱惜生命的,见又是漏电又是杂物室发生火灾,还有那些学生慌乱尖叫逃窜的气氛就让素来遇事很镇定的他在这瞬间也不禁慌神了,手忙脚乱的就要按照陈忠说的,率先从楼梯逃窜。

    我这时候却伸手一把拉住了他,徐裕宁惊愕的抬起头望着我,我压低声音说:“徐叔叔,要让孩子先走……其实,火势不严重。”

    徐裕宁听到我这话,他立即明白了现在的处境,周围除了老师学生跟他的属下之外,还有好几个记者呢,如果他今天让领导先走被登上报纸,那他肯定就要被推上舆论的风尖浪口,搞不好他这辈子都要因此废了。他脸上露出又惊又怕之色,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忠,然后他一把推开了两个要搀扶他下楼的属下,义正辞严的挺起胸膛暴喝一声:“让孩子们先走!”

    周围的场面乱糟糟的,所以刚才周围的那些人都没有注意到我跟徐裕宁的对话,所以周围属下跟师生还有记者们骤然听到徐裕宁这一声响亮有力的暴喝,都全部愣住了,旋即每个人眼里都露出了感动之色,纷纷按照徐裕宁的吩咐,都纷纷让开一跳道路,让小孩子们先离开危险之地。

    事实证明火灾跟我说的那样不是很严重,校工很快切断电源,然后把火个扑灭了,徐裕宁始终站在第一线“不顾危险”的指挥抢险,照相机声音咔嚓咔嚓的响个不停,估计他今天的伟大表现很快就会成为新闻头条。

    好不容易处理完突发事件,徐裕宁带带着我跟陈忠一帮人离开。

    出了希望小学,依旧是陈忠负责开红旗小车,徐裕宁跟我坐了后座。徐裕宁刚才还是一副温和的脸色,但是上了车之后他脸上顿时就变了,直接对着司机陈忠就是一顿臭骂。

    陈忠知道自己那句让领导先走闯了祸,所以也不敢吱声。

    徐裕宁骂了一通陈忠之后,这才脸色稍缓,他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小陈,你今天表现得不错。陈忠,你就没有人家小陈机灵。”

    一句话,我就从车内后视镜中看到陈忠的脸色立即变了,眼睛也多了一点儿怨毒,因为他今天表现太差劲,我表现得太好,这就让他觉得是我害了他,所以这家伙估计内心已经对我起了恨意。陈忠是徐裕宁的心腹跟形象代言人,而且看模样是个卑鄙小人,所以我现在还是不想得罪他,就连忙的说:“徐叔叔过奖了,我觉得忠哥不是不机灵,他至少太关心徐叔叔你了,将徐叔叔你的安危看的比一切都重,才会犯下一点小错误。”

    徐裕宁闻言点点头:“陈忠对我还是很忠心耿耿的。”

    陈忠连忙趁机说了一通表忠心的话,同时看我的目光也没有了恨意,估计他觉得我这小子还是蛮识时务的。

    回去的路上,外面都没有再说话,徐裕宁也眯起眼睛打起瞌睡起来。

    可是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从瞌睡中惊醒,连忙的接电话。

    电话似乎是韩彬打过来的是,我隐隐约约听到韩彬说广义运输公司的一辆集装车在高速公路口被交警拦下来,集装车上有二十多辆进口车,交警说证件不齐全要扣车。

    徐裕宁淡淡的说了声知道了,然后又打了个电话,对着电话里的人吩咐了几句,似乎轻描淡抹的把交警扣车的事情给解决掉了。

    我脑子里急速的转动,难道韩彬在搞走私运输进口车,我终于能发现他们的一点儿端倪了。

    徐裕宁打完电话之后,才猛然想起我也安静的坐在车里,而且他刚才的电话声音蛮大声的,他怀疑他打电话的说的事情已经被我听到了大概。所以他就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突然吩咐陈忠:“让后面的车先回去,我们现在去西堤码头,你打个电话把李仲虎他们都叫过来。”

    “是,徐先生。”

    徐裕宁吩咐完之后,斜着眼睛瞄了我一眼,我表面装着什么都不知情很平静的样子,其实心中已经有点担忧:难道徐裕宁一时大意在我面前接了这个电话,泄露了一点他们走私犯罪的信息,所以现在想干掉我,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