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73章:祸从口出
    我坐陈忠的车到了徐家一趟,徐裕宁这时候已经在书房里等着我了,他对韩彬廖晓峰几个暗地里对我下绊子的事情也知道一点,大体他对我昨晚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唯独对我擅自下降货物的10%价格隐隐不悦,今天让我过来也是要我做出合理的解释。

    我苦笑的说:“徐叔叔,韩彬他们几个教唆手下跟销售商跟我作对,我必须给那些销售商一点甜头,才能搞定他们。至于我擅自下降的那10%价格,就从我的那份钱里扣吧,我想我的的那份钱应该还够扣的。”

    徐裕宁不由的怔住:“按照规矩,你的那份分红占据商品价格的15%,你用自己的酬薪来填补这下降的价格,赚到的钱会很少,这你不在意吗?”

    我知道徐裕宁吃惊之余肯定猜疑我图谋的是什么,所以这是一个很危险的问题,如果我回答不好的话,他就会怀疑我别有用心,毕竟他可是个老狐狸。我平静的说:“我家在丽海市也算是有点小钱,所以区区这点机车的利润我还不放在眼里,我只想在徐叔叔你面前证明我的实力,然后干掉我的仇人义门李家。我要成为徐叔叔你的左臂右膀,我看到跟着徐叔叔你的前途。”

    我这话的意思是说我的野心不小,不志在这小小机车生意的一点利润,我只想傍上徐叔叔这棵大树,我要东星代替义门。

    我的这番话半真半假,徐裕宁也知道我跟李仲虎的那点仇隙,他相信了我的说辞,哈哈的爽朗大笑起来,站起来拍了拍我肩膀说:“陈瑜你是个有能力的人,我很看好你。不过现在我们的团队里有了内鬼,内鬼一天不除掉,对我们来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四大天王我现在就连陈忠也不是很信任,我唯一信任的反而是你这个新人,所以你记得顺便把我把卧底给查出来。”

    “是,徐叔叔。”

    徐裕宁这时又压低了一点儿声音说:“尤其要注意廖晓峰,团队里账目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在打理。他手里有着十多年来详细的账本档案,记录了我们所有的走私货物清单,还有数额什么的都标的很清楚,当初是为了账目清楚,现在这份账目档案已经成为一样致命的证据。如果廖晓峰是内鬼,这份账目档案落在缉私局手中,我们就要完蛋了。”

    我闻言上了心,我打入徐裕宁核心内部,苦苦寻觅的证据,这份账目资料档案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我虽然已经拿定决心要把这份账目弄到手,但是还是佯装替徐裕宁思考的说:“廖哥应该不会是卧底吧,要不他可能早就把账目交给缉私局了。”

    徐裕宁摇摇头:“这个说不准,交出来他自己也逃不了,有可能他被缉私局抓住把柄逼迫他当卧底,但是他又不想把这份这么重要的证据交出来,不然大家一个都逃不掉。我怀疑他一边敷衍缉私局,一边偷偷找机会逃跑,他昨天刚刚把家人都移居到欧洲那边了,这我感觉是一个征兆。”

    我闻言心中暗暗偷笑,这个廖晓峰果真脑子聪明,他认定我是狼子野心,估计也是因为我的到来让廖晓峰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所以他把自己的家人全部移居到欧洲那边去,万一出了问题也不至于连累家人,这是江湖中人很常见的想法。但是他聪明反被聪明误,恰恰就是因为他把家人匆匆忙忙的移民了,反而让徐裕宁更加疑心他是卧底。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我会小心注意廖晓峰,如果发现他是卧底的话,我会想办法把账目资料全部取回来。”

    从徐家出来,我又给章爱蓉打了个电话,报告了我最近的进展,还有说发现廖晓峰手头有一份账目资料,我会想办法弄到手。章爱蓉听到我已经初步取得了徐裕宁的新人,欣喜之余还叮嘱我要小心行事,毕竟这件案子牵动了方方面面,稍有不慎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站在街边准备打一辆出租车回去。但是忽然接到了张晴晴的电话,她说刚刚跟箫媚她们开完会,箫媚跟陈家商务团那帮人去希尔顿酒店吃宵夜,她没有什么胃口就没有去,这会儿正在西横路,让我过去接她。

    没辙,我就招了一辆出租车,过去了西横路,果然就见到希尔顿酒店不远处的公交月台上站着一个俏生生的都市丽人。白色衬衫黑色套裙,外面套着一件修身韩版小西服,手里拎着个公事包,秀发高高挽起,露出白皙的脖子。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一边四处看着,我估摸着她是在找我呢。

    她见到我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眼眸不由的露出欢喜之色,但是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原本要迎上来的脚步又顿住了,一张俏脸也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感情,扳着张脸等着我走过来,跟个骄傲跋扈的公主死的,臭屁的很。

    “哈哈,晴晴你等很久了吗?”

    其实我接到张晴晴的电话过来也没几分钟,不过毕竟男生让女人等待不是一件太有礼貌的事情,所以我就随便跟她说了一句,没想到张晴晴直接就把她的公事包塞到我手里让我帮拎着,哼哼的说:“我肚子都饿得呱呱叫了。”

    我闻言有点愣住,情不自禁的就问:“你刚才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不是说我妈妈一帮人忙完去吃宵夜,你胃口不好没有去的吗,怎么这才十来分钟就忽然有胃口好了,肚子饿了?”

    张晴晴俏脸涨红了,有点儿恼羞成怒的说:“我站在这里又冻又冷,当然会忍不住想吃点东西补充热量体能了。难道你以为我一忙完就急着打电话跟你吃宵夜呀,你真的以为你是我的心肝小宝贝不成,别臭美了。”

    我被她说的一怔一怔的,如果她不强行解释我还没觉得什么,她这么一说,我就忍不住在心底偷偷的乐了。这娘们肯定是因为最近学校公司两头忙,都没时间跟我待在一起,今晚刚刚忙完连饭都不跟箫媚他们一起吃了,直接就急吼吼的打电话跟我约会。不过她素来死要面子,习惯了口是心非,这会儿也死活不肯承认她急着想跟去一起吃宵夜。

    我已经习惯了她的性格,所以也没有揭穿她,她脾气大着呢,如果真把她惹羞恼了,她可是要踢我的。

    广州街头最多的就是烧烤跟牛杂档,而大排档也不少,我们俩随便找了个热闹的大排档坐下来,点了几样小炒还有一份红枣鸭粥,一起吃宵夜。

    我肚子不是很饿,所以就陪着张晴晴吃,目光在张晴晴精致的俏脸上看个不停,张晴晴呢,实在有点儿忍受不住了,就用筷子敲了敲我的碗娇嗔的说:“喂,你眼睁睁的看什么的,这么久还没有看够呀?”

    “永远都看不够”我有点儿幸福的说:“晴晴你们说我们是不是上天注定的,不然原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会相遇在一起?”

    确实,张晴晴家里当初比我养父养母家里有钱一百倍,而且她年纪也比我大了七岁。无论从年纪或者家庭环境来说,我跟她都是两个世界的人,能走到一起这不得不说是缘分。张晴晴这会儿挺臭屁的,就说:“当初那么多公子少爷追求我,我都没有瞧上眼,最后招了你这花心萝卜当上门女婿,想想都觉得亏大了。”

    我不敢在花心这方面跟她聊下去,赶紧儿岔开话题说:“我才亏大了呢!”

    张晴晴不服气的说:“你哪里亏了?”

    我就说年纪亏了,然后开故意开玩笑的说:“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五赛老母,你大了我七岁岂不是……”

    我的话特么的还没有说完呢,张晴晴的脸色陡然就变黑了。我见她眼眸里露出寒光,刚刚意识到不好,然后我脚背上就立即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这娘们用大力踩了我一脚。她今天晚上穿的细高跟鞋,踩人的时候老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