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74章:跟张晴晴兜风
    我跟张晴晴开玩笑的时候,邻桌有几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子在喝啤酒。其中一个理着平头的家伙见到张晴晴黑着脸瞪我,还狠狠的用脚踢我的时候,他就喷着酒气脚步踉跄的走过来,眯着一双喝得醉醺醺的眼睛嘿嘿的笑道:“美女,是不是这男的惹你生气了。男人多的是,要不要跟老哥我骑摩托车出去兜兜风?”

    那平头说着就伸手指了指停在路边的一辆停在路边的宝马s1000rr重型机车,表情有点儿得意跟炫耀。

    我见这醉汉竟然敢来搭讪张晴晴,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张晴晴是有洁癖的,见到这个喝得醉醺醺的陌生中年男子趁着酒意来搭讪,她板着脸就说了一句:“滚开!”

    原来,小平头是这一带的一个地痞,外号就叫野狸,也是派出所的常客。今天刚好拘留期满被放出来,他的几个朋友正给他接风呢。这年月,越是这帮社会渣滓,越觉着自己如何如何,仿佛进过局子,自己便多了一道光环是的。他不认识张我,看到我跟个极品美女坐在一起,心里早就有些不平衡,张晴晴当着他几个朋友的面让他滚开,他脸上可挂不住。

    “臭表子,给脸不要脸是不?”

    那家伙说完就伸手要拉张晴晴的手臂,但是他虽然是小混混,可是这会儿已经有六七分醉意了,动作也不怎么的利索,反倒是被张晴晴率先抓起桌面上的茶杯,把半杯茶水一下子泼在了他脸上。

    张晴晴这举动顿时彻底把对方激怒了,那家伙抬起巴掌就要打张晴晴,我眼疾手快的站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冷漠的说:“兄弟,别耍酒疯了。”

    小平头被我抓住右手,表情有惊又怒,骂了一句粗口,然后飞起一脚踢往我的胯下,这家伙出手还蛮阴狠的。我也迅速的一脚踢了过去,而且力量更大,速度更快,后来先至的踢在了他站立的那条左腿小腿弯上。直接把踢得他站立不稳,普通的一声摔了个狗啃屎。

    邻桌剩下三个男的见到小平头被我踢倒,都纷纷的怒骂起来,一个个卷起衣袖要过来跟我干架。可是这时候一个穿着花衬衫的中年男子从厕所方向回来,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连忙张开一口满是金牙的嘴巴,喊住小平头一伙:“别打别打,都是自己人。”

    “金牙老板,怎么是你?”

    我见到这满口金牙的家伙也是微微一愣,因为这家伙就是跟廖晓峰关系不错,最近在机车生意上三番两次跟我过不去的销售商金牙,不过他的那份额已经被我摊分给东子跟高佬钟他们了,以后只要机车生意我当家,他都很难在我们这里拿到货。

    小平头几个被金牙拦下来的时候开始还挺不服气的,但是听到金牙小声的说我就是东星太子的时候,他们几个顿时不敢吱声了。东星最近跟义门斗得不可开交,道上的小混混还是多少听说过东星的名号的,而且他们几个甚至还知道金牙现在鼻青脸肿满脸瘀伤,都是昨晚被东星的人给揍的,所以他们这会儿面对我真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

    金牙跟廖晓峰关系不错,因为我抢夺了廖晓峰的机车生意,他三番两次跟我过不去,不过吃了亏之后他见到我反而变得异样的老实了。他先是让他的小平头几个跟我和张晴晴道了歉,然后才眼巴巴的说:“太子哥,他们几个有眼不识泰山……”

    我没等他说完就摆摆手说:“算了,是点小误会而已。”

    金牙几个闻言表情这才松了一点,我转头瞥见停放在街边的那辆宝马s1000rr重型机车,就忍不住的说:“机车不错呀,蛮新的!”

    金牙脱口而出:“是全新的,这辆车就是昨晚那几辆宝马s1000rr其中的一辆。”

    我闻言一阵,狐疑的望向他:“昨晚的车子不都是东子他们全部都分了吗,你怎么还有车子?”

    金牙有点儿尴尬的解释说他跟胡本南关系不错,他这个小平头朋友喜欢宝马s1000rr,所以他就在胡本南那里要了一辆给他朋友。不过胡本南9万从我这里拿来的货卖给金牙这个朋友也要收11万,还说什么是友情价,金牙气得脸都绿了。

    金牙解释完之后就可怜兮兮的望着我说:“太子哥,先前的事情我错了,你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一回?”

    金牙这个人跟廖晓峰关系不错,我正为怎么从廖晓峰手里偷到账目资料而犯愁呢,或许金牙这家伙日后能帮上一点忙,所以我立即就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今天没有开车出来,借你朋友的机车给我跟我马子去兜兜风,明天还你。”

    边上拎着个公事包的张晴晴听到我说她是我马子的时候,俏脸不由的就涨红了,用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她一直很讨厌我说她是我马子的,我问过她为什么讨厌?她解释说马子很亵渎,因为一听到马子两个字她就会想到骑马,然后会想到我跟她那啥,很猥琐。

    “没问题,没问题!”金牙连忙的答应了,不过眼巴巴的望着我问:“瑜哥,那机车份额的事情?”

    我接过他递过来的机车钥匙,笑了笑说:“下次货到的时候,我会让秦勇通知你一起过来,份额跟原先的一样。”

    金牙眉飞色舞:“谢谢瑜哥!”

    我拉着张晴晴的手拿着钥匙就朝着机车那边走过去,张晴晴从小到大都是那种比较乖的女生,至少她三观很正,什么飙车逃课抽烟的事情她从来不参与,所以估计她也是第一次坐机车,她小声的对我说:“陈瑜,这机车开着我感觉好危险,咱们要不还是不要玩了?”

    “怕什么,顶多我们不飙车,就开着去兜兜风。”

    张晴晴默许了,但是上车的时候又遇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张晴晴今晚刚刚跟箫媚还有陈家一帮商务团成员开完会回来的,她身上还是穿着上班女郎的套裙呢。不好跟平常人一样坐机车,最后她只能坐单边,不过这样子坐有点儿不稳定。她一上来双手就从后面抱住我,有点儿紧张的在我耳边叮嘱说:“陈瑜,你不许飙车哦,不然我害怕了的话我就咬你!”

    “知道了知道了!”

    我说着就启动引擎,机车发出强而有力的怒吼咆哮声,声浪还蛮好听的,毕竟正品可是买二十几万的机车,这价格已经能抵得上一辆入门级低端宝马轿车了。

    摩托车我小时候跟同学把他家里的那辆125cc的嘉陵摩托车开出来玩,所以驾驶技术还是可以的,很熟练的上档松离合加油一气呵成。但是我忽略了一点的是我现在骑的可是999cc的宝马机车,动力是我小时候开的那种摩托车的8倍,这车子单单是一档就能飙到160时速的,所以我这随随便便一气呵成,机车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般呼啸而出,直接就惹的后面的张晴晴发出一声惊叫。

    我自己也是被这辆机车的强大动力给吓了一跳,连忙的同时刹车,这样导致的结果是后面的张晴晴因为惯性缘故,前胸狠狠撞在了我的后背上,那惊人的弹性让我不由的睁大了眼睛。

    怪不得那些小混混喜欢开机车,还喜欢载着女票的时候时不时的突然刹车,原来是有这种好处呀。

    张晴晴被刚才车子蹿出去的速度吓了一跳,都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此时正恼火的骂我说:“陈瑜,你会不会开车的?”

    “会,不过有点儿手生,很快就适应了。”

    我一边接受着一边继续的开车,接着故技重施,立即又来了个刹车,然后张晴晴不可避免的再一次跟我后背来了个亲密接触,爽得的我忍不住咧嘴坏笑。

    “陈瑜!”

    “手生,手生……”

    “你是故意的!”

    张晴晴这娘们不笨,她很快就察觉到我的那点小诡计,气得她直接张开嘴就从后面一口咬在了我脖子上,疼得我连忙的求饶说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