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76章:更加信任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深夜河边挺冷的,而且张晴晴明天还要忙碌广弘合资公司的事情,所以我们没有在河边待太久就回去了。

    不过,我们骑着那辆宝马srr重型机车回去的时候,半路却被交警给拦截了下来,我把驾驶证跟身份证都给对方看了。不过交警查了查之后,却很严肃的告诉我说我这辆车是套牌车,这牌照不是这辆宝马srr机车的,他严重怀疑不单止套牌,而且这样车还是走私车。

    那交警让他几个同事把我暂时控制起来,然后又打了个电话,接着没多久一辆警车匆匆忙忙的呼啸而来,下来几个便衣。为首的那家伙大约二十四五岁,身材修长,肤色白净,长得浓眉大眼,不过表情很严肃。

    他跟那几个交警聊了两句之后,就走过来板着脸给我出示了证件:“缉私局缉私副队长秦东升,现在我们怀疑你的车辆有问题,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张晴晴闻言就想说这辆车是我们借别人的,但是却被我拦住了,我淡淡的对秦东升说:“我女朋友明天还要上班,我过去协助你们调查,让她先回去吧?”

    秦东升犹豫了一下,就要求看了张晴晴的身份证,记录了下来这才让张晴晴离开。

    张晴晴还不愿意走,我就笑着安慰她说没事,晚点我回来会给她电话。张晴晴觉得车子是我借金牙那帮人的,有事也落不到我的头上,所以她还不算是很担心,叮嘱我回来记得跟她打个电话之后她就回去了。

    秦东升请我上车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她长得跟秦箐有两分相似,就忍不住的问:“你认识秦箐吗?”

    秦东升那张英俊的脸微微错愕了一下,说:“她是我堂姐。”

    我又多看了他一眼:“你是秦延年的儿子?”

    秦东升皱眉:“你认识我父亲?”

    我笑了笑说萍水相逢,没想到世界还真小,秦延年那家伙在丽海市出事之后被调走了,但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他儿子。秦东升冷哼了一声说不管我认识不认识他堂姐跟父亲,法律面前没有任何情面可言,他不会徇私枉法。

    我闻言打量了两眼他,他年纪虽然比我大,估计也就只比我多读了几年警校,社会经验我感觉他还浅得很。他说话的语气跟态度就像是那种刚刚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充满憧憬和斗志的大学生。

    回到局子里的时候,秦东升就亲自给我录口供审讯,秦东升那些问话,比如车子是怎么来的,我知不知道这是套牌车和走私车之类的,全部被我轻轻松松的应付了过去。他听说我是从金牙朋友那里借来的,又连夜派人去找金牙调查,但是都被金牙一句话说那朋友不熟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打发了。

    一直折腾到凌晨四点多,秦东升也没有查到一丁点有用的东西,我就打着哈欠的问他说:“秦警官,你都查了半天了,要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了,没事我可以走没有?”

    我不知道的是,秦东升刚刚从警校出来没多久,而且通过秦延年的关系当上了缉私副队长,满腔热血的他正渴望着证明自己的能力。他本来以为能顺藤摸瓜能查到点什么重要线索,但是没想到白忙活一场。这会儿他正窝火着你,听到我这话顿时他就怒了,走过来一把揪起我的衣襟,双眼瞪着我说:“陈瑜,别以为我对你一点不了解,你前两天在旧港大码头的事情我已经收到一点风声了。只是目前没有十足证据逮捕你而已,你逍遥不了几天的。等着瞧,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你们全部都抓起来!”

    我闻言微微一怔,没想到秦延年的儿子还是个热血男儿。不过他是缉私的,我现在是卧底,其实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而且我有点儿能了解他年纪轻轻想证明自我的那种急切,所以没有把他粗鲁的行为放在心上,只是微微一笑,神秘莫测的说了一句:“尽管去查,不过你一辈子都抓不到我的。”

    我是卧底,无论怎么查这些事情都是跟我无关的,所以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很自信,但是落在秦东升的眼里,我就成了狂妄嚣张挑衅他的举动了。他跟我四目对视,一字一顿的咬着牙说:“行,看看我们俩谁能笑到最后。”

    “无所谓,请问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秦东升眯着眼睛:“不行,我要拘留你小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然后审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他的一个手下正慌慌张张的探头进来:“副队长,你的电话,上头打来的。”

    秦东升狐疑的出去接了一通电话,没多久就着一张脸进来了,让我签个名字可以走了,我早知道这个结果,所以随便的签了个名要走,但是秦东升冷冷的说了一句:“怪不得这里的走私犯罪这么猖獗,原来水深着呢。不过邪不胜正,我迟早会把你们全部都绳之于法。”

    我耸耸肩,然后走出了缉私局。

    这会儿已经是凌晨五点了,我正准备看看能不能招到一辆出租车的时候,忽然前面停在路边的一辆奥迪a双闪灯亮了两下,吸引我走了过去。车窗落下,开车的竟然是徐裕宁的心腹陈忠。

    “忠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我不在这里你怎么能这么快从里面出来?”

    陈忠让我上车,然后把事情的经过给说了。原来秦东升的手下去找金牙的时候,金牙知道我开他朋友的车子出了点意外,立即打电话联系了陈忠,陈忠报告了徐裕宁。徐裕宁对我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随便打了个电话问了下情况,知道是无关要紧的小事之后就让秦东升放人了。

    “忠哥记得帮我谢谢徐叔叔。”

    “哈哈,你亲自谢他吧。现在他已经起床了,说是让你过去等下跟他一起吃早餐。”

    我们两个开车去到徐裕宁家的时候,徐裕宁正在晨练。但是跟我和哨牙他们平日那种练拳不同,他穿着一身运动服,脖子上挂着条毛巾,正在跑步机上跑步,见到我跟陈忠两个在仆人的带领下走进来。他才从跑步机上下来,用毛巾拭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爽朗的笑道:“陈瑜你来了。”

    我笑道:“多亏徐叔叔帮忙,不然我现在估计还在局子里呢。”

    “哈哈,你们两个先随便做一会儿,我去洗个澡换套衣服。等下一起喝早茶,沐风楼!”

    我跟陈忠坐下来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然后徐裕宁就穿着一身白色高尔夫休闲服出来了,配合着他手腕上的手表,看起来气质不凡,一张国字脸也有点儿不怒而威的感觉。

    “走,陈瑜,我们一起去沐风楼吃早餐。”

    我跟陈忠两个跟着徐裕宁一起出了门,这时候天色已经全亮,街上有不少人了,有晨练的有上班的还有赶着去市场买菜的。我跟徐裕宁两个站在小区门口,而陈忠则去停车场把车子开过来。

    徐裕宁正跟我小声的交谈着昨晚的事情,这时候一个戴着鸭舌帽,手里拿着一张报纸的男人走了过来,还询问道:“请问一下,天河城怎么走?”

    徐裕宁正想说话,但是那个鸭舌帽男子手中的报纸忽然一翻,露出报纸下隐藏着的一把水果刀,嗖的一下朝着徐裕宁的心脏就捅了过去。徐裕宁吓得脸色瞬间煞白,整个人都不知道躲避了。

    眼看徐裕宁要被捅死,我连忙高呼一声小心,然后一把抓在了那把水果刀上面。

    如果是平日我面对普通人的匕首,这样抓过去是能抓住对方的刀背而避开对方的刀锋的。但是此时仓促之间分寸跟力道都没有拿捏得好,虽然抓住了对方的水果刀,但是刀锋却割破了我的手掌茧跟皮肤,顿时弄得我右手鲜血淋漓。

    那个杀手也是被我彪悍的行径吓了一跳,等他想再扭动水果刀绞断我的手指时候,我已经迅速的一个左勾拳把他打倒了。此时小区的保安跟陈忠匆匆忙忙赶来把那家伙抓了起来,那杀手在对着徐裕宁破口大骂,但是很快被扭送去派出所了。

    徐裕宁逃过一死,然后又发现我右手鲜血淋漓,他连忙的问:“阿瑜,你没事吧?”

    悄然之间,徐裕宁的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而且他看我的眼神也多了一丝关切,估计我在他心里又重要了两分。我笑了笑说:“我不碍事,徐叔叔,那家伙是什么人?”

    徐裕宁说:“我以前是在缉私局工作的,那家伙走私犯罪被我送进了监狱,坐了八年牢,听说前不久才出来,没想到他还来找我寻仇。”

    我闻言沉默了下去,估计当年徐裕宁跟现在的秦东升一样,是那种满腔热血的男儿。但是当时的缉私英雄今天却变成了走私大枭,这何等讽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