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77章:捉弄秦箐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裕宁本来兴致勃勃跟的想跟我一起去喝早茶,但是刚刚出门就遇到昔日的仇人刺杀,差点阴沟翻船的他这会儿已经没有了吃早餐的心情,他跟司机陈忠先是把我送到了附近的工人医院处理了一下我右手掌上的那道伤口。

    医院护士给我清洗包扎伤口时候,徐裕宁望着我手掌那道皮开肉绽、触目惊心的伤口,他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明显我今天的行为获得了他的感动。其实平日也并非不是没有人给他卖命,但是其他人的那些卖命他都是看不到的,今天的则不同,如果不是我不顾危险出手阻止杀手,可能他已经嗝屁了。

    我的伤口流的血虽然多,但是这点伤对经常受伤的我来说是小菜一碟,包扎好伤口之后,徐裕宁还要过去处理一下那个被捕的仇人的事情,他拉着我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背:“阿瑜,我让陈忠先送你回去,这两天你好好休息,遇到什么麻烦尽管跟我说。”

    “知道了,徐叔叔。”

    陈忠亲自开车送我回到东星公司,我的总经理办公室是有休息室的,我也懒得回文华了,就跟秘小雅说了一声没事别打搅我,然后就去休息室补觉了。不过躺下之前才记得给张晴晴打了个电话说我早已经出来了,害得张晴晴对我一顿责骂,说她一夜都没睡好,这会儿要不是接到我的电话,她就要找我妈妈箫媚商量怎么办了?

    广弘合资公司一共投资了上百亿,牵涉到的事情更是方方面面,所以张晴晴、箫媚、林峰、朱建堔和村上逸夫一帮人最近都在忙这公司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有敢再打扰张晴晴,叮嘱她工作不要太辛苦之后,我就和衣在休息室的床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不知道睡了多久,然后,原本沉浸在酣睡中的我忽然被异响给惊醒了。

    原来是休息室外面的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了,接着就传来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我开始以为是秘小雅送文件到我办公桌,所以也没有理会,闭着眼睛准备继续睡觉。

    但是隐约听到有个女人嘀咕了一句:“咦,陈瑜那混蛋呢?”

    接着她似乎就发现了总经理办公室左侧最角落里那个休息室房门,然后她就踩着高跟鞋过来了,高跟鞋声清脆而且节奏挺快,它的主人性格应该是那种很干练的女人,我已经从脚步声还有那隐约听到的声音猜到来人是谁了,肯定是性格风风火火的秦箐。

    “咔嚓!”

    休息室的门被人打开,我依旧躺在床上佯睡,不过偷偷睁开一点眼缝偷瞄了一眼来人。那女的穿着一件白色紧身t恤和一条蓝色牛仔裤,脚下穿着一双高跟鞋,扎着马尾,手腕上戴着一只精致的女表,不是秦箐还有谁?

    秦箐咦了一声,然后嘟囔说:“真够懒惰的,中午竟然还在睡觉。”

    这时候秘小雅也出现在门口,急急忙忙的小声对秦箐说:“秦小姐,陈总昨晚估计没睡,今天上午满脸疲惫的回来公司,你如果没有什么急事前往不要吵醒他。”

    秦箐上次闯过一次我的办公室,另外小雅知道秦箐是我的好朋友,所以这会儿驱赶秦箐也不是,不驱赶秦箐也不是,挺为难的。

    秦箐摆摆手小声的说:“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在这里等他醒来可以了吧?”

    小雅犹豫了一下就退了出去,休息室里只剩下我跟秦箐。秦箐就在休息室里的沙发坐了下来,随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报纸来看,不过看了两分钟不到,她就不耐烦了,她这种急躁脾气是没有什么耐心的。

    我刚刚想佯装睡醒,但是忽然发现秦箐居然已经站起来朝着我走了过来了,我下意识的连忙闭上眼睛,心里想秦箐这娘们想干嘛?

    秦箐走到我床边就停住了脚步,然后没听清楚她小声的嘟囔一句什么,接着就没有了动静,我刚纳闷秦箐搞什么的时候,忽然鼻孔似乎被人用发梢轻轻的撩拨了一下,弄得我鼻子痒痒的,直接就打了个喷嚏。

    接着还传来秦箐吃吃的偷笑声,原来是这娘们拔了跟头发用头发撩拨我让我打喷嚏,真特么的够孩子气的。

    秦箐的举动也把我内心深处孩子气的一面给惹恼了,我打了个喷嚏之后,就故意嘴巴吧唧两下,然后翻了翻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秦箐见我居然没有醒来,还想故技重施用秀发痒痒我的时候,我就忽然“梦呓”了:“秦箐……”

    秦箐听到我喊出她的名字,她顿时就吓了一跳,满脸惊愕的半蹲在床边望着我,旋即才知道我是在说梦话,我偷偷睁开一点儿眼缝,看到她被我在梦中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之后,脸色竟然有点儿忸怩局促起来,那咬着嘴唇的样子,估计她忍不住的想我梦到了什么,为什么会在梦中喊她的名字?

    我见到她这副样子心里就老得意了,心想叫你捉弄我,这下把你给镇住了吧?

    我继续装着说梦话的样子嘟囔说:“秦箐……达芬奇的师父说过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鸡蛋……其实同样的道理,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模一样对称的胸部……你的一边大一边小其实很不明显,很难分辨得出来的,你不要在意啦……”

    “噼里啪啦!”

    我嘟囔着说完这句梦呓之后,忽然耳边就想起了清脆的骨骼声音,偷偷一瞄,原来是秦箐那娘们听到我的梦话之后气得双手攥成拳头,还发出噼里啪啦的手指骨头声音,她的一张脸也布满了愤怒,横眉竖眼,眸子里有两团熊熊燃烧火苗,明显出于濒临暴走状态了。

    卧槽,这玩笑有点儿开大了。秦箐的脾气挺暴躁的,保不准她发起脾气来连睡觉的人也打!

    我这会儿觉得自己不安全了,连忙就想着怎么补救一下,已经我从眼缝里偷瞄到秦箐已经举起巴掌要对我动手了,我就连忙的嘟囔了一句:“呃……秦箐你好漂亮……”

    一句话,秦箐举起的手就停顿在了半空,她脸色非常复杂,几经变换,最后恨恨的哼了一声,硬是没有打下来。

    休息室里重新的安静下来,我又“睡”了几分钟,然后就忽然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装着刚刚睡醒的样子,秦箐正蹲在我床边近距离呆呆的望着我出神呢,不料我这么就醒来了,让她猝不及防有点儿慌张。

    我醒来之后装着吓了一跳坐起来:“哇,秦箐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箐站了起来,没好气的说:“当时来问问你最近的进展,还有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我愤愤不平的指责:“秦箐,你刚才偷看我春睡?”

    “春睡?我陪!”秦箐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直接呸了一声以表示她的鄙视,然后羞恼的说:“你这人醒来的时候混蛋,睡着的时候更加混蛋,刚才你说梦话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抽你了!”

    我这人挺贱的,就故意的问秦箐我睡觉的时候说什么梦话惹她生气了?

    秦箐虽然性格比较直率,毕竟是个女的,怎么好意思把我刚才的那些梦话给复述一遍,她粉脸涨得通红,用一双漂亮的杏眼瞪着我说:“快点去洗漱,我懒得跟你废话。”

    我暗暗偷笑了一下,然后就去洗漱了一番。回来之后,秦箐情绪已经恢复平常,她问了我最近进展,我就告诉她廖晓峰手上有一份完整的账目档案,记录了他们多年所有的走私货物清单,如果能把这份账目资料弄到手,那徐裕宁这个团体就要完蛋了。

    秦箐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当下就说:“我们俩今晚就去潜入廖晓峰的住宅,看看能不能偷窃到那份账目资料?”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