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87章:传声筒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病房里只剩下我跟张晴晴两个人,我的心忽然就虚了起来。因为我当初追着张晴晴来到这里的时候,曾经答应过张晴晴我不会再受伤不会再让她担惊受怕的,但是我现在无疑是没有做到,这次差点连命都丢掉了。

    果然,李梦婷走了之后,张晴晴就没有再说话了,一双眸子里满是幽怨,俏脸上全是浓浓责怪的味道。

    “晴晴,对不起。”

    我一句道歉的话,张晴晴眼泪就留下来了,我努力的伸出一只手,想拉她的柔荑,但是却被她一下子甩开了,不过她也没有负气离开,反而是跟个闹脾气的小女生般一屁股的在我病床边坐了下来。

    我不折不挠的第二次去拉她的手,这次她没有反抗了,柔软的小手就任凭我牵着,不过她倔强的扳着俏脸,眼泪从脸庞滑落,声音带着哭腔,似控诉似埋怨的说:“知不知道,我接到李梦婷的电话说你进了医院的抢救的时候,匆匆忙忙赶来,正好看到你躺在担架车被推进医院,你的一只手无力的从担架车伸出来耷拉着,我当时都有种想死的念头了。”

    其实呀,男生做事比较讲理智,但是女人却喜欢用感性来感知这个世界。我现在不能跟张晴晴讲什么我不会有事的,因为就算我保证一百遍,她还是会替我担心,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散她的害怕情绪,让她变得开心起来。

    我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听到张晴晴哭着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就故意的小声说:“晴晴,我跟你讲个笑话吧。”

    张晴晴闻言怔住,她正伤心呢,我却说要讲什么笑话,这也太没心没肺了吧?

    “不听!”

    我嘿嘿的笑了笑,不管张晴晴爱不爱听,直接就拉着她的手笑眯眯的讲了起来:“有一对刚结婚的小夫妻,两人因为是新婚,所以对那种事乐此不疲。”

    张晴晴抬起头望着我,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是她那迷茫的表情无疑是在询问那种事是什么事情?

    我坏笑了一下就小声的解释说:“就是啪啪啪!”

    张晴晴闻言原本因为担惊受怕、生怕埋怨而有点儿苍白的俏脸顿时浮现了一抹红晕,梨花带雨的眼眸狠很的剜了我一眼,那宜嗔宜喜的模样似乎在说:都伤成这样了,还有时间口花花。

    我咳嗽了一声继续讲道:“而且这对小夫妻做那种事的时候,丈夫每每高潮的时候总要大吼几句我要弄死你。然后有一段时间,丈夫公司工作很忙,经常在公司加班不回家,终于一天清晨小妻子来到公司找丈夫了。丈夫见到自己的小妻子还有点儿意外,错愕的问怎么了?小妻子幽怨的说,没什么,就是想死了。”

    张晴晴听完之后,又想了一下,然后终于明白了笑话中小妻子这话的含义,她俏脸顿时涨得通红,连眸子里也全是羞恼,咬咬嘴唇直接就对着我说了一句:“流氓!”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然后又压低声音对着张晴晴挤眉弄眼的说:“晴晴,你刚才好像说你也想死了?”

    张晴晴闻言顿时就再也忍不不住了,恼羞成怒的就扬起手打我。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可怜我身上包扎着绷带呢,她这下虽然不算很重,但是牵动我身上的伤口,还是疼得我呲牙咧嘴,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张晴晴也是被吓了一跳,这才想起我有伤在身,立即又慌张失措的问我没事吧?

    我见张晴晴眉间的幽怨已经不知不知中淡化了许多,看来我的计策还是挺有用的,心里暗暗的乐了一下,然后对张晴晴说了一句没事,接着努力的把甚至往病床里面挪了挪,腾出多一点儿的空间,然后对着张晴晴说:“晴晴,坐上来,我们一起说说话儿。”

    张晴晴面子薄,自信心强,如果是在家里的话,保不准她还会上来。这可是医院病房,外面还有哨牙秦勇几个守候着呢,保不准下一秒就会有人闯进来,所以张晴晴张口就要拒绝我的邀请。我看出了她的想法,所以没等她开口拒绝,我就抢先一步的挑衅说:“哨牙他们早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了,而且我们只是聊聊天怕什么?除非……你很害怕我?”

    我跟张晴晴结婚已经快两年了,基本上都是只有她欺负我没有我欺负她的份儿,这会听到我说她怕我,她顿时就不能忍了,然后横眉竖眼的说:“我怕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不怕那你就上来呀?”

    “上就上!”

    张晴晴气呼呼的说着,然后就弯下腰脱掉了她的细高跟鞋,然后掀开被角,跟我肩并肩的在病床上躺了下来,我嗅到她秀发传来的淡淡清香,心里得意洋洋的想:嘿嘿,晴晴自尊心强,稍微用一点激将法她就上当了。

    我不知道的是,张晴晴心里也冷哼:小样,真以为我看不破你的激将法呀,只不过是故意装着上当哄你开心一下而已,笨蛋。

    原本呢,我伤得挺重的,挪动一下身体都混身疼痛,但是呀,张晴晴躺在我身边之后,我鼻子上嗅到她身上那股香喷喷的味道,有点儿受不了了。我就不顾疼痛侧着身子,故意的把脑袋凑到她耳边,跟她咬耳朵说悄悄话。

    张晴晴的耳朵是敏感部位,被我这样故意吹着气在她耳边说话,她就有点儿混身不舒服起来,整个人像是一条美女蛇似的在床上扭来扭去,最后忍不住伸手微微推开一点儿我,嗔怪的说:“你干嘛呀?”

    我一脸无辜的说:“当然是跟你说悄悄话呀,我们如果不小声一点儿,万一让他们几个偷听到我们说的悄悄话,那多羞人呀?”

    张晴晴觉得有道理,毕竟我们情侣之间耳鬓厮磨的话儿怎么能让别人听到,于是我脑袋又凑了过去,想跟她说话。但是张晴晴脑袋却一偏,娇哼了一声:“别以为你不知道,你想故意在我耳边哈气,弄得我痒痒的,然后想……”

    我就故意的问然后想什么呀?

    张晴晴说到这里已经察觉自己失言,她白了我一眼,不接我的话,然后目光到处乱瞄,最后在病床的床头桌子上面看到一本薄薄的杂志,她眼睛一亮,然后就伸手取了过来。

    我正想问她拿杂志做什么的时候,张晴晴已经动作利索的把杂志卷成了筒状。然后,她笑嘻嘻的将杂志传声筒顶在了我耳朵上,笑道:“喂,流氓,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忽然变得柔软一片,望着身畔这个明媚动人,有时候凶巴巴,有时候很俏皮的女人,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我就伸手接过她杂志卷成的传声筒,把传声筒抵在她耳边,然后柔声的说:“晴晴,我想对你说,我爱你。”

    我爱你三个字,并不是我第一次对张晴晴说,但是每一次张晴晴听到这三个字,都会跟孩子得到糖果一般的开心。这会儿她就咯咯的笑了起来,不过她却用传声筒反过来对我说:“哎呀,你说什么,信号不清楚我听不清楚,你再说一遍。”

    我翻了个白眼,然后接过传声筒再说了一次:“晴晴,我爱你!”

    “哎呀,信号还是不好,听不清楚。”

    “我爱你!”

    “听不清楚……”

    “你是个大傻比!”

    “听不……可恶,陈瑜我跟你拼了。”

    张晴晴被我摆了一道,顿时气得她跟踩到尾巴的小猫咪似的,直接把传声筒就给扔了,然后径直的骑在了我身上要收拾我。我特么疼得直咧嘴,刚刚想张口说女侠要命,但是这时候病房的门却咔嚓的一声被人打开了。

    箫媚跟李梦婷双双的出现在门口,错愕的望着我跟张晴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