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94章:这锅我不背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来,秦东升昨晚带着一帮手下来我的场子闹事,被秦箐打电话告诉秦延年,秦延年知道秦东升跟我作对之后,打电话将秦东升苛责了一顿。秦东升怀着满腹怒火跟几个同时去了夜总会喝酒,散场的时候酒微醉的秦东升拒绝同事送他回家。直到今天中午秦箐有事找秦东升,才知道他今天没有上班,昨晚也没有回家,更加没法联系到他,已经处于失联状态。

    开始的时候,秦箐并不是非常的担忧,以为秦东升只是在外面酒店过夜,今天宿醉未醒没来上班而已。但是,后来几经联系都没有能找到秦东升,秦箐才开始担心起来。

    秦箐这会儿满是担忧的小声对我说:“秦东升是个很有干劲的家伙,从他第一天上班开始,就从来没有出现迟到的问题。现在大家都有点儿慌,生怕他真的出事了,而且……”

    我皱眉问:“而且什么?”

    秦箐硬着头皮说:“而且我刚刚跟我伯父秦延年通过电话,我伯父也很紧张这事情,他们都怀疑是你对秦东升不满,私底下对付秦东升。”

    我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秦箐的两个手下,确定他们两个听不到我们谈话之后,这才脸色平静的对秦箐说:“你之前也说过,等秦东升知道我是卧底之后,他肯定会因为跟我作对还要为难我的事情感到愧疚。其实我跟秦东升根本没有什么矛盾,就算有也是我故意营造出来演戏给徐裕宁、黄宏建他们一帮人看的。所以,我为什么要对秦东升下毒手?”

    秦箐苦笑一下:“这点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伯父还有缉私局的领导周民他们一帮人可不这么看,大家都把秦东升最近针对你为难你的举动看在眼里,我堂弟如果真的出事了,大家肯定第一个觉得这事情是你做的。”

    “这锅我不背,我也背不起。”

    我知道秦延年的身份,也听林峰说过秦延年的爸爸是跟章国涛同一级别的战区大佬,如果秦东升真的出事了,这锅要我背的话,估计我又两条命都不够死。

    秦箐叹了口气说:“现在还不能确定我堂弟出事了,缉私局跟警局的人都在查他的下落,希望早点有消息。”

    我刚刚想说话,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皱了皱眉头,然后就接通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我又喂了一声之后,手机里才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陈瑜?”

    我听着这似曾相识的声音,有点儿迷糊:“你是哪位?”

    对付没有自报身份,而是直接缓缓的说了一句:“你有没有动我小儿子?”

    我听到这句话,瞬间就明白了,原来是秦延年亲自给我打电话了,我很严肃的说:“没有!”

    “你最好希望我儿子没事,不然这笔账我会算在你头上。”

    我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听到秦延年这蛮横跟带着点威胁的话,我顿时也恼火起来了,也不管他身份就直接冷冷的反击了一句:“我陈瑜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你别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我陈瑜没那么好欺负。”

    秦延年没有跟我多废话,警告过我之后,就立即挂断了电话。

    秦箐望着我问:“是谁打来的电话?”

    我苦笑的摇摇头:“是你伯父秦延年,他说最后秦东升不要有什么意外,不然这笔账会落在我头上。”

    “我伯父很宠爱他这小儿子,他说的话,你别太放在心上。”秦箐安慰了我一句之后,就说道:“我回去了,看看警局跟缉私局的人有没有找到我堂弟,如果有消息我会给你电话。”

    秦箐带着她两个手下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张晴晴这会儿满脸担忧的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就苦笑的说秦东升那家伙这几天老是跟我作对,现在他失踪了,外面的人认为都是我对秦东升下毒手了。我安慰张晴晴不要担心,这事情我会解决的。

    说完,我们两个回去宴席现场继续陪同客人进行酒宴,不过我给李梦婷、龚千夏都分别打了个电话,让她们两个帮忙打听秦东升的消息。毕竟小刀盟跟东星已经算是这城市很大的社团,尤其是小刀盟,在这城市盘踞多年,算是老地头蛇了,打探一点道上的消息,他们比警方更迅速。

    李梦婷听我道清缘由之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就派手下四处打听秦东升的消息。我对龚千夏有救命之恩,而且我们彼此还是盟友,所以她对着事情也很上心,说会尽力的去查,一有消息就通知我。

    酒宴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秦箐、李梦婷、龚千夏都没有传来什么消息。

    这时候,我岳父张大贵跟岳母徐淑琴两个已经坐车到达汽车总站了,我就跟张晴晴两个开车过去接他们两老。两老看到我跟张晴晴两个一起出现的时候,都眯着眼笑不拢嘴,尤其是我岳母,拉着我跟张晴晴的手一个劲的说你们俩和好了真好。其实呀,我当年刚刚来到张家当上门女婿,我岳母是最不待见我的,但是后来就渐渐的认可了我,应了俗话的那句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张晴晴本来是住在文华宿舍的,我平日也是住文华宿舍或者公司宿舍,但是考虑到两老下来玩,所以我跟张晴晴在凯旋新世界租了一套四室一厅的房子,这会儿带着两老过去。

    来到新家之后,岳父岳母被这富丽堂皇的公寓给惊呆了,听说这公寓月租就要元的时候更是咋舌不已。张晴晴在客厅陪着张大贵聊天,我就进厨房帮岳母做菜,岳母又趁机私底下敲打了我两句,说:“陈瑜,你现在虽然有钱了,但是可不能再做出对不起晴晴的事情,不然我跟你岳父就和你拼命。”

    “嘿嘿,妈,我怎么敢呢?”

    岳母只有张晴晴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所以听我喊她妈的时候,她就眉开眼笑,显得很受用。

    我和张晴晴陪着岳父岳母吃完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但是秦箐、李梦婷、龚千夏她们还是没有消息。警方跟道上的人都一齐查秦东升的消息都没有查到,那秦东升肯定是出事了,而且对他下手的人肯定在这城市很有能耐,不然我们不可能查不到消息的。

    其实,我内心还蛮欣赏秦东升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热血男儿的,而且他出事这件事保不准真要我背锅,所以我自己也有点儿按耐不住了,准备不再坐等消息。我打电话给唐牛还有五虎三将,让他们就九个人开车到我楼下等我,然后就跟张晴晴打了个招呼,让她好好陪陪两老,我出去办点事去。

    张晴晴知道我肯定是为秦东升的事情而烦恼,这会儿很贤淑的给我整理了一下衣领,柔声的叮嘱我说:“小心点儿。”

    我出门来到楼下的时候,唐牛跟秦勇几个已经全部到齐了,我问他们说:“婷姐查秦东升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秦勇说:“只查到秦东升昨晚在梦之岛夜总会跟几个同事喝酒,他几个同事都开车离开了。秦东升也从停车场开车离开,但是却似乎连人带车凭空消失了。”

    “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有一辆车子,怎么可能凭空消失?”我冷笑了一声,然后眯着眼睛问:“停车场跟十字路口都有摄像头的吗,没有查到什么吗?”

    秦勇说:“夜总会的停车场的摄像头坏了,老板说一直没有修好,至于十字路口的摄像头监控,秦箐也没有从监控录像里找到秦东升的那辆大众速腾车子。”

    我又问:“酒吧老板是谁,看场子的人是谁,还有秦东升失踪的地盘是谁的场子?”

    哨牙回答说:“酒吧老板叫田洪军,外号田鸡,他是义门海珠区堂主。这间酒店是他自己开的,看场子也是用他自己的手下。”

    “道上的规矩,在谁的地盘出事就找谁负责。”我一挥手,对哨牙他们一帮人说:“上车,去梦之岛找田鸡。”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