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797章:疯狂的李仲虎
    “你是在找秦东升吗?”李仲虎见我惊怒交加的窜过来,他就咧嘴笑了笑,然后对着不远处一根柱子那里努了努嘴:“他在那里!”

    我顺着李仲虎的目光望去,果然看见柱子下面蹲坐着一个胸膛中了几枪、上衣全是血水的男子,不是秦东升还有谁?

    秦东升这会儿还没有死去,不过已经奄奄一息,他目光无力的望着我这个方向,正好跟我目光一下子就对上了。原本眼睛里生命力正迅速消散的他见到我的时候,似是回光返照般重新有了一点儿神采,他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喉咙里赫赫有声:“陈瑜,你们赢了……我低估了你们的卑鄙,我……好恨……”

    “挺住,我送你去医院!”

    我几步就上前,弯腰想抱起秦东升送他去医院抢救。他是秦箐的堂弟,而且还是一个缉私好警察,我见到他落得如此下场,心里不由的升起一股浓浓的悲哀和不忍。

    但是我刚刚弯下腰的时候,李仲虎手中的手枪就已经一下子抵在了我的后脑勺上,冷冷的说:“陈瑜,这家伙三番两次跟你作对,今天的事情就当作是我替你出口气。你不领我的情也就罢了,但是你现在想干什么,你想救他?”

    我闻言缓缓的站起来,李仲虎那帮手下也齐齐的掏出手枪,全部齐齐的指着我。

    李仲虎咧嘴笑道:“秦东升已经不行了,不过为了让他临死前不要受那么多痛苦,所以就由你来给他一个痛快吧。”

    李仲虎说完就掏出一把匕首递给我,示意我给濒临死亡的秦东升一个痛快,我面无表情的望向陈忠跟他几个手下,因为陈忠是徐裕宁的代表,我必须知道徐裕宁在这件事上是什么态度?

    陈忠轻声的说:“陈瑜,李仲虎已经动了秦东升,这事情已经没法挽回。徐先生的意思是要干净利落不留下一点蛛丝马迹的搞定这件事,他要秦东升在这世界上蒸发消失。如果今晚让秦东升活着回去,明天倒霉的就是我们一帮人。”

    李仲虎再次把匕首递给我,扬扬眉头说:“动手送这家伙一程吧?”

    陈忠见我还是没有接过匕首的意思,他走过来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陈瑜,这也是徐先生的意思。秦东升是警我们是匪,如果你不杀秦东升的话,李仲虎他们肯定会说你是卧底并且把你杀掉的,千万不要给李仲虎杀掉你的理由。”

    我眼角余光瞄了一眼边上的李仲虎跟他的一帮手下,这家伙眼睛深处也出现犹豫跟狰狞,似乎在考虑要不要顶着徐裕宁的滔天怒火,直接开枪在这里把我给杀掉?

    不过,李仲虎这次绑架秦东升,已经挑战了一次徐裕宁的怒火,如果他现在又杀掉我的话,无疑是彻底不把徐裕宁的话当一回事,所以他现在也犹豫着要不要对我下手。

    蹲坐在地上,背靠着柱子已经奄奄一息的秦东升虚弱的望着我,喉咙里沙哑的吐出一句:“陈瑜,你装什么好人……动手吧……我坚信天网恢恢,你们总有落网的一天……”

    陈忠再次在我耳边小声的劝导:“陈瑜,动手吧,不然李仲虎真的要有理由杀你了。”

    我咬了咬嘴唇,理智告诉我就算我不动手,李仲虎跟陈忠他们都不会让秦东升活着离开这里的。而且我不动手的话,他们势必会怀疑我是卧底,我跟章爱蓉、秦箐这段时间取得的进展就会毁于一旦,很可能李仲虎还会光明正大的把我杀掉。

    但是,理智经常往往意味的就是残忍。

    我最终从李仲虎手中接过了匕首,朝着秦东升走了过去。

    秦东升这会儿已经因为流血过多快不行了,他眼睛里的生气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用沙哑的声音喃喃的说了一句:“动手吧……”

    我弯腰凑在他耳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秦兄弟,我是卧底。你说得对,邪恶永远战胜不了正义,你不会白白牺牲的!”

    秦东升听到我的话,瞳孔陡然放大,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脑袋就缓缓的耷拉了下去,竟然已经断气了。

    李仲虎身边的李文赋这时候走过来,伸手探了探秦东升的鼻息,然后又摸了摸秦东升的颈动脉,然后抬起头望着李仲虎:“这家伙已经死了。”

    李仲虎本意是让我送秦东升最后一程的,这样子的话以后秦家查起这件事,我也脱不了关系,他这是想跟我捆绑在一起,但是没料到秦东升已经因为流血过多死掉了。他恨恨的骂了一句粗口,然后黑着脸对我说:“你刚才跟秦东升说什么了?为了证明你不是卧底,他死了你也在他喉咙扎一刀,表示你的诚意。”

    呵呵,这杂碎真是千方百计想让我在秦东升的尸体上留下点什么,以便于证明我跟秦东升的死脱不了关系。我现在内心里除了对秦东升之死惋惜之外,还对李仲虎充满了深深的仇恨,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我对秦东升说这事情不怨我,要怪就怪你,这件事跟我没关系。至于鞭尸的事情,我没有兴趣,你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吧。”

    我说完就转身欲走,李仲虎身边一个马脸汉子两步上来用他的手枪抵在我的后脑勺上,冷冷的说:“我们虎爷还没有准你走呢,你最好现在就按照我们虎爷的话……”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眼睛里陡然迸发出强烈的戾气,瞬间转身反手就是一刀,这一刀我是含怒出手的,那个马脸汉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扣下扳机,就已经被我一刀将他的右手齐腕削断了,手掌带枪一起掉落在地上,同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李仲虎跟他的一群手下都又惊又怒,齐齐的把枪口对准了我。

    陈忠毫不犹豫的站在了我前面,也掏出一把左轮枪指着李仲虎,陈忠的几个手下也掏出手枪齐齐指着李仲虎一帮人。陈忠瞪着李仲虎说:“阿虎,徐先生说过你今晚不能动陈瑜,你想杀陈瑜,除非把我们也杀掉。”

    李仲虎本来想找机会干掉我的,但是没想到陈忠会这么挺我,他脸色很难看:“陈忠,你——”

    我扔到匕首,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陈忠见我已经走出了安全距离,这才跟他手下收起家伙,然后没好气的对李仲虎说:“这个烂摊子你自己收拾干净,徐先生说了,如果这事情你处理不好,把影响扩散到我们生意上来的话。徐先生在出事之前,第一件事就是扫平你们李家,你好自为之吧!”

    我刚刚走出废弃工厂门口,陈忠几个就跟着出来了。

    我心情虽然难以平复,但是还是对着陈忠说了声谢谢,如果没有陈忠刚才力挺我,估计我今晚没有这么容易活着走出来。

    陈忠攀着我的肩膀笑了两声:“李仲虎跟谢晓峰、韩彬几个都瞧不起老子,也就陈瑜你把我当兄弟看待,而且这还是徐先生的意思,我不帮你帮谁呀?”

    陈忠顿了一顿又说:“但是秦东升也是你的仇人,还三番两次为难过你,你刚才为什么不肯对秦东升下手,回去李仲虎跟徐先生打小报告,你到时候怎么跟徐先生解释?”

    我摇了摇头:“这祸是李仲虎闯出来的,他本想嫁祸给我,现在事迹败露之后还想拉我下水,他疯我不跟他疯。”

    陈忠听了我的话之后,小声的跟我说了一句:“徐先生已经对李仲虎看不下了,估计这件事平息之后,会干掉李仲虎。这件事十有八九会交给你来办,你做好准备。”

    我整理了一下衣袖,瞥了一眼陈忠说:“乐意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