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00章:较上劲了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万!”

    秦少柏这会儿自己直接举起牌子,他觉得我这是在对他发出挑衅,所以也不用身边的梁艺璇举牌,他自己就举牌直接报出了一个十五万的天价。报完价之后,就转头冷冷的望着我,那表情似乎在说:陈瑜,你要玩我就跟你玩到底!

    秦少柏以前算是我朋友,秦东升的死我也一直有着愧疚跟惋惜,所以我对秦少柏没有什么斗争的欲望。而我身边的藤原九菊明显是个不缺钱的,她也是广弘集团的大股东,身家估计有几十亿,区区十万八万对她来说就跟是普通人的零钱差不多。所以,她伸手还想举牌加价,但是我冷着脸拦住了她:“藤原小姐,这件首饰你不要拍了,就当是给我的面子。”

    藤原九菊闻言眼睛转动了两下,然后嫣然一笑说:“本来我对这月之瞳项链是志在必得,不过既然陈瑜君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忍痛割爱了。”

    “呵呵,那真是多谢藤原小姐了。”

    我心里恼火的暗暗骂道:死八婆,给老子下绊子,还要我多谢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拍卖师喊了三次没有人再出价之后,最后敲锤宣布这条月之瞳项链由号的秦先生以十五万元价格成交。秦少柏虽然不是富二代,但是他家要钱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区区十来万在他眼里还是算不了什么的,这会儿他冷笑的望着我,估计觉得我怕了他,认怂了。

    林峰在边上冷目旁观,小声的跟朱建堔说:“我怎么看着这藤原九菊有点儿不对劲,好像故意祸害陈瑜似的?”

    朱建堔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用细微的声音说:“你才看出来啊?”

    林峰偷瞄了藤原九菊一眼:“这东瀛女还是广弘公司的股东,我有点担忧我们的合资公司了。这种勾心斗角的情况,根本就不利益公司的健康发展。”

    朱建堔难得的安慰了林峰一句:“放心吧,村上逸夫投下的资金是我们好几倍,如果东瀛人敢在我们的地头耍花样,他们全部都得倒霉。”

    拍卖会还在继续,陆陆续续的有人进来,这会儿竟然又进来一个风韵犹存的贵妇跟一个穿着粉色包臀裙的少妇,后面还跟着六个身材彪悍的保镖,赫然是我妈妈箫媚还有李梦婷来了。

    箫媚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她长得像林青霞,非常有气质,而李梦婷则给人一种非常妩媚妖娆的感觉,所以她们两个一进来就引得众人频频侧目。

    李梦婷不经意的就瞥见了我跟藤原九菊、林峰、朱建堔几个,顿时原本冷若冰霜的俏脸就荡漾起涟漪,跟她身边的箫媚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指了指我。箫媚见到我也是有点儿意外,我们这边还有空座位,她们一行人就走了过来。

    藤原九菊跟我妈妈已经认识,所以我只把李梦婷介绍给她认识,藤原九菊看了一眼偎依在我身边的李梦婷,似乎有点儿鄙视我。因为她先前见到我跟张晴晴在一起,现在又看到我身边还有一个妩媚动人的李梦婷,估计越发觉得我是好色之徒了。

    我有点儿好奇的小声问李梦婷:“婷姐,你们来竞拍珠宝首饰?”

    李梦婷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的说:“我跟箫阿姨今天是以你的名义来参加竞拍的,付款也是用你的名义来付款,但是没想到你也在场。”

    我满头雾水的说:“你们要买首饰什么的直接买就好了,干嘛非要用我的名义来购买?”

    李梦婷卖关子说:“等下你就知道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拍卖会继续进行,期间拍卖了好多珠宝首饰,藤原九菊也出手竞拍了几样,秦少柏跟梁艺璇还故意跟藤原九菊作对叫了几次价,但是藤原九菊财大气粗,几样东西都是直接被她以高价碾压了。秦少柏又不敢叫出更高的天价,因为如果藤原九菊突然放弃竞拍,那可是要亏出翔的。所以他觉得风头被我身边的神秘女人压了下去,脸色很不好看,偷偷的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箫媚跟李梦婷两个都一直没有出手,我看见拍卖会已经接近尾声了,她们两个还是什么都没有买,我正纳闷她们俩为何而来的时候,拍卖师让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端出了今天最后一样珍宝。

    拍卖师这会儿拿着麦克风用几位惋惜的口吻说道:“下面拍的是一件翡翠雕刻品,这翡翠是玻璃种帝王绿的极品翡翠,市场上一个小小的戒面就能卖到一百多万。这个帝王绿翡翠有巴掌大小,原材料本来是超级贵重的,如果做成两个手镯的话,每个手镯我估计至少值钱三千万。但是缅甸人竟然把这样一块宝玉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来雕刻,最后雕刻成了这件月光下的少女。”

    拍卖师说完就掀开了拍卖台上的红色丝绸,露出一块巴掌大小的少女玉雕,雕工着实粗糙,在座懂翡翠的人见了个个的摇头叹息,说真是糟蹋了,这块原玉本来就值五六千万,现在这么一雕刻,直接就贬值了两千万。这就像是有小孩子在古代名家的字画上画了只乌龟,让人真心惋惜。

    拍卖师说:“虽然雕工一塌糊涂,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的价格,所以大家就不要管雕工了,就当着是一块坑坑洼洼的原材料,买回去重新切割加工,请名匠再次做成别的玉器吧。起拍价格五百万,每次加价不能少于十万,开始竞拍——”

    缅甸玉、不懂雕刻的小女生、作品名字叫月光下的少女?

    我脑海里闪过这几个关键词,然后不敢置信的转头望着箫媚跟李梦婷:“我说这玩意,该不会是吴青山的千金,小笼包亲手雕刻的吧?”

    “吴青山前不久跟我通过电话,问你啥时候来跟颖儿小姐提亲?”箫媚小声的告诉我:“这玉雕本来是颖儿小姐好不容易在缅甸翡翠老板那里弄到手的,本来是打算雕刻一件精致绝伦的玉雕送给你,表示相思。但是……呵呵,颖儿小姐似乎动手能力不是很强,雕刻出来之后发现一塌糊涂,也不好意思送给你了,就随便让人拿来拍卖。颖儿小姐的仆人觉得玉器在缅甸卖不值钱,所以就跑来中国进行拍卖,我跟吴青山聊天的时候知道了这事情,所以今天就过来了,我想以你的名义买下这玉雕,颖儿小姐知道玉雕最终还是落到你手里,她应该会很开心吧?至于拍卖的钱,嗯,就当作是我们陈家给吴青山的礼金好了。”

    我听得差点一头栽倒,原来这真是小笼包的杰作啊!

    这时候,周围的人已经纷纷开始举牌竞拍。毕竟这是玻璃种帝王绿翡翠,原材料都值不少钱的,很快这价格就被竞拍到了三千五百万,这也是现在这块玉的大概真实价格,所以没有什么人原意再往上加价了。大家都是聪明人,再加价不但没有什么赚头,反而还有亏本的风险。

    而秦少柏跟梁艺璇也没有参与竞拍,我对小笼包这件“月光下的少女”雕刻作品志在必得,但是有点儿担心秦少柏这家伙像竞拍月之瞳项链那样跟我较劲。所以我等到拍卖师最后问有没有人加价的时候,才举牌说:“三千六百万!”

    我刚刚出价,秦少柏就立即举牌:“三千七百万!”

    我见状有点儿恼怒了,在他弟弟秦东升这件事上,我背了锅本来就已经很闹心,对他我也是极力的忍让避免冲突,但是这家伙还真跟我较上劲了,让我年少轻狂的脾气也起来了,直接沉下脸说:“四千万!”

    我跟李梦婷的千翠公司这两天还是赚了些钱的,而且东星的投资也赚了不少钱,加上还有陈家给我做后盾,所以我直接一口气就加了几百万,就是准备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彰示我志在必得的决心。

    果然,几千万来说对秦少柏不是小数目,而且他爸爸跟爷爷都身份敏感,他见我这么加价,就有点儿犹豫了,但是又不甘心认输,迟疑了一下说:“四千一百万!”

    我眼睛更冷:“四千五百万!”

    全场的人都在看着我跟秦少柏,这里不乏广州的名流贵族,还有不少记者在场,大家都不再惊呼了,任谁都看得出秦少柏跟我在怄气。

    两次加价,我就把价格直接拉高了一千万,秦少柏额头开始冒汗,迟迟不敢叫价了。

    “号的陈瑜先生出价四千五百万,还有人比他出价更高吗?”拍卖师环视了一圈全场,然后开始数道:“四千五百万第一次,四千五百万第二次……”

    “我出五千万!”

    门口方向传来一声响亮有力的声音,引得全场的人都回过头来,竟然是义门公子李文赋带着几个手下大步走了进来。周围的人听拍卖师说我是陈瑜,然后现在又见到李文赋,瞬间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我的天,东星太子跟义门公子都出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