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02章:吴青山的隐患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赋跟秦少柏两个灰溜溜的走了,不过两人离开的时候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眼神都不怎么友好。

    后续的事情箫媚的手下一家帮我去处理的,我把小笼包的那个作品给拿走了,雕工还真的满粗糙的,不过我不难想象颖儿那咋咋呼呼的性格,怎么可能有耐心玩雕刻这种事情。我脑海中浮现出小笼包雕刻失败时候气呼呼说要毙了女仆的镜头,不由的勾起嘴角笑了,不知道那小妮子现在变得如何了?

    我们一帮人离开希尔顿酒店,藤原九菊就跟我道别了。

    箫媚等藤原九菊离开之后,才转头对我说:“你怎么跟她走得这么近了?”

    我笑了笑说:“普通交际而已。”

    我暗地里干掉藤原伊贺的事情没有几人知道的,林峰跟朱建堔两个知情,他们刚才也意识到了藤原九菊故意挑起我跟秦少柏的纠纷,所以他们俩都猜到了藤原九菊接近我的目的,这会儿他们两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箫媚闻言又叮嘱了我两句,不外乎是说她很传统,然后又暗示了几句我已经有晴晴、跟李梦婷、小笼包了,让我不要再拈花惹草。李梦婷闻言促狭的望着我,林峰跟朱建堔两个家伙见我妈妈敲打我感情太杂,这会儿也幸灾乐祸的对我挤眉弄眼,让我尴尬死了。

    幸好,这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缓解了我的尴尬。

    电话是从缅北打来的国际电话,我刚刚接通,手机里就传来吴青山瓮声瓮气的声音:“哈哈哈,陈瑜你小子有点儿意思,你竞拍我女儿那块玉雕的事情,我手下已经打电话来告诉我了,你这笔钱我收下了,权当是聘金。”

    “呵呵,颖儿小姐她还好吗?”

    “你最近没有怎么给她打电话,她有点儿小失落,不过听说你用万的价格把她的失败雕刻品竞拍下来,这会儿欢喜得不得了呢。”吴青山说到这里,然后顿了顿说:“我说你小子故意用这么大一笔钱来当聘金,是不是在故意给我示威,你还记着我去年说让你好好珍惜女人下跪给你求来的富贵?”

    吴青山这小老头嗅觉还挺灵敏的,其实我确实有点这个意思,因为当初小笼包为了我给吴青山下跪了,还被迫跟毛昂订婚,吴青山还说过羞辱我的话,我今天此举确实有点儿暗暗想吴青山示威的味道,暗示我陈瑜不是池中之物,今日已经龙鳞渐硬了,他昔日对我的看法是错误的。

    当然,这种小动作彼此明白就好,真说开了大家会产生别扭的,所以我就爽朗的一笑说:“吴伯父,这怎么可能呢?”

    吴青山从原本的瞧不起我,到现在渐渐的欣赏我了,因为我当初只身闯入他的武装领地救出李梦婷,再他看来我不过是我莽夫,而且是有小笼包相助,才成功的,所以他并不怎么瞧得起我。但是随着我变成了陈家的少主,我一手缔造的东星也在两广壮大,而且我这会儿还很年青,表现出来的蛮勇跟智慧、手段都得到了他的认可,他这会儿笑呵呵的说:“你就是狡猾,做了还不承认。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我只有颖儿这一个女儿,以后我的武装部落领地考虑交给你们来打理,毕竟我这偌大份家业,等我年迈之后,不能白白送给别人吧?”

    我闻言吃了一惊:“吴伯父,你让我帮你打理你的武装部落,这活儿我可没那个本事。”

    “我现在还算正值壮年,此事不急,等以后我们再聊吧!”吴青山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隐隐听到他身边有个女生在撒娇叫囔,然后就听到吴青山说:“好了,颖儿就在边上,她一直吵着要跟你聊两句呢。”

    隐约的听到吴青山把手机交给了颖儿,接着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一声充满兴奋的少女声音:“喂,陈瑜?”

    我立即就辨认出了这是小笼包的声音,不由的笑了笑说:“在呢!”

    “陈瑜!”

    “是我!”

    “陈瑜!”

    我哭笑不得的说:“小笼包,你怎么见面不说话,一直喊我的名字呀?”

    小笼包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带着少女特有的娇憨味道:“因为我想真实的感受你的存在,我爸爸经常会偷偷的用手机把家里的电话打响,然后他就装着过去接电话,然后告诉我说是你打来的。我每次都会上当跑过去接电话,但是每次我对着电话问陈瑜的时候,里面都是没有一点动静,我爸爸还在边上偷笑……陈瑜,我是不是好笨?”

    “那个……你们父女感情还蛮深的……”

    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吴青山那杀人如麻的武装头子,竟然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

    我又跟小笼包聊了很久,小笼包跟我说的都是些生活上的小琐事,恋爱中的少女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拿出来跟我分享,直到吴青山催促她的时候,她才依依不舍的跟我说再见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箫媚就问我是谁打来的电话,我说是吴青山父女的。

    箫媚就好奇的问我说吴青山说了些什么?我苦笑的说:“他已经拿我当未来女婿对待了,还说什么以后会把他的部落交给我打理,我怎么可能对他的部落感兴趣?”

    箫媚皱眉说:“吴青山正值壮年,怎么就已经有了把家业继承出去的想法?”

    李梦婷的手下张诚赫是在缅北管理我们的两个翡翠大矿坑,所以李梦婷对缅北,尤其是吴青山这个武装部落的消息还是知道一点的,李梦婷这会儿就我说:“因为吴青山这两年的日子已经变得不好过了。”

    我闻言微微一怔,然后一边跟林峰、朱建堔几个上了我妈妈的那辆加长版林肯,一边问:“你收到什么消息了?”

    我们几个上了车之后,李梦婷娓娓道来:“作为缅北的武装部落头子,吴青山养有两三千名私军,就按照每月每人两千块钱薪水来计算,一个月就要花费吴青山五六百万的钱财了。另外还要吃喝、购买军械,车辆等,一年下来开销是不可想象的。一般像吴青山这种武装头子只有两种赚钱方法,一种是开发他们领地里的翡翠原矿,另外一种就是让领地里的村民种植罂粟,他们本地人叫做御米。”

    李梦婷顿了顿又说:“吴青山跟别的武装头子不同,他痛恨御米给缅北带来的伤害,强烈的抵制种植御米,所以他的收入基本都是靠翡翠原矿得来的。但是翡翠总有会开发干净的一天,近两年他的领地里的翡翠矿坑已经被开发得七七八八了。没有了翡翠这主要的收入来源,他的养私军的钱也捉襟见肘起来,所以他几个得力手下都强烈要求吴青山种植御米。听说吴青山因为这事情跟他几个部下吵过好几次,有一次还争得面红耳赤。”

    林峰闻言皱眉说:“吴青山的手下竟然敢跟吴青山正面发生争执,看来矛盾挺大啊,而且也侧面的看出,如果一点吴青山没有钱财养这帮私军,这帮人可是要造反的。”

    “原来吴青山的日子也不好过,怪不得他去年拼命想跟郭祥麟联婚,可能就是想让郭祥麟帮他一把吧!”我徐徐的说:“看来我这一亿多聘金,对他来说还真是一场及时雨,有了这笔钱他至少在这一两年内不缺钱,能暂时的稳住手下那帮私军。”

    箫媚淡淡的说:“这笔钱也只能指标不能治本,看来吴青山还得另谋出路赚钱。”

    不知道为何,我隐隐有些担忧,觉得吴青山迟早有可能会出事。以为部下跟跟首领公然发生争执,还好几次吵得面红耳赤,这不是一种好征兆,搞不好随时会兵变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