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05章:秦箐爷爷要见我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廷辉说着就要再次跟我动手,但是这时候围观的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娇喝:“住手!”

    我跟钟廷辉齐齐的回头,发现人群分开,一辆警灯闪烁的警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在街边了。一个穿着制服显得英姿勃勃的女警正带着两个手下着一张俏脸走过来,不是秦箐还有谁?

    钟廷辉不认识秦箐,而且也不把警员放在眼里,就冷哼的想说话的时候,秦少柏已经带着李文赋、梁艺璇一帮人从酒店里出来了,秦少柏望着秦箐有些惊愕的说:“堂姐,你怎么来了?”

    秦箐看见秦少柏出现,就已经明白什么事情了,她俏脸上蕴含着一抹怒色:“我接到有人报警,有人在这边打架,就亲自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秦少柏,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吗?”

    张晴晴这时候已经来到我身边,看见我没有受伤这才放心了一点,不过她却不打算就此善罢甘休,而是站在秦箐身边对着秦少柏、钟廷辉一帮人怒目而视:“他们诬蔑陈瑜调戏妇女,还有动手打人,这件事我会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我见张晴晴这么护着我,心里暖暖的,张晴晴就是那种她平日动不动就拼命欺负我,但是见不得我被别人欺负一丁点儿的人。

    秦少柏耸耸肩,指着矮冬瓜对秦箐说:“陈瑜调戏了徐昌的媳妇,钟廷辉帮徐昌出气,这事情跟我无关。”

    秦箐冷笑的那个叫徐昌的矮冬瓜:“这事情是真的吗?”

    徐昌支语说:“我媳妇被一个穿着衬衫的男子摸了一把,可能……或者……也许不是这位陈瑜先生,大概有点误会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我闻言翻了个白眼,少跟我瞎几把乱扯,什么可能也许误会,你们这帮人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特么的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秦箐知道秦东升这事情跟我没关系,而且还知道秦东升是被义门的人害死的,只是为了大局着想暂时没有公开还我一个清白。现在她看见秦少柏居然跟李文赋搞在一起,这分明是被义门的人给利用了,还做出亲痛仇快的事情来,她内心就有点怒不可遏了,手一挥指着矮冬瓜跟钟廷辉两个:“把他们两个给我都抓回去。”

    钟廷辉咧嘴冷笑:“谁敢抓我?”

    秦少柏知道钟廷辉肯定是不会让秦箐几个抓回去的,毕竟钟廷辉是兵,还是兵王,如果他被小小的警员给抓到局子里去,那岂不是把当兵的脸都丢尽了,回去怎么跟战友他们交代?秦箐要抓钟廷辉回去,肯定会引起冲突的,秦少柏虽然任性,但是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得太大,不然回去不好跟他爷爷交代,所以他两步走到秦箐面前,小声的跟秦箐说:“姐,这是件小事情,抓回去就没必要了吧?”

    秦箐有点儿怒其不争,冷漠的说:“有没有必要,我说了算。”

    秦少柏有点儿恼羞成怒:“你知道钟廷辉是什么人吗,他是爷爷的宝贝手下,你抓他爷爷不答应。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秦箐闻言稍微怔了怔,她旋即拿出手机,然后就当着秦少柏的面拨打了一个电话,只听到她对着电话里的人说:“喂,爷爷,是我,小箐……”

    秦箐跟她爷爷秦伟庭简单的说了几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转头冷冷的对秦少柏、李文赋、钟廷辉一帮人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们最好立即给我消失,如果再找陈瑜麻烦的话有你们好瞧的。

    秦少柏一帮人有点儿不服气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冷哼了一声都离开了,秦箐的两个手下警员也驱散了围观的人群。张晴晴替我感到不值,不满秦箐这么轻易的放钟廷辉他们离开,这会儿用抱怨的口吻对秦箐说:“小箐,他们明明故意是来找陈瑜麻烦的,你为什么放他们走?”

    秦箐这会儿没有了刚才严厉女警的形象,跟张晴晴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小声的说:“是我爷爷让我不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

    张晴晴可不吃她闺蜜这一套,没好气的哼道:“你爷爷在偏帮他的手下跟你堂弟。”

    我笑了笑说:“算了,总体而言我也没吃亏,只是被他们破坏了心情有点不爽。”

    秦箐却忽然对我说:“陈瑜,我爷爷虽然让我低调处理这事情,但是他对你似乎挺好奇的,他说想见见你。”

    秦箐的爷爷秦伟庭要见我,我有点儿惶恐:“他为毛要见我,难道他也怀疑秦东升的事情是我干的,想收拾我来着?”

    秦箐直接就对着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鄙视我说:“别胡说,我爷爷才没有那么小心眼。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对你产生了好奇心,说是要跟你见过面。他现在跟章爷爷在黄浦区镇江路的徐记澡堂泡澡呢,让你这会儿就过去。”

    “靠,章国涛那小老头也在?”

    秦箐点点头:“所以你还是别让他们久等了,赶紧儿过去吧。你的漂亮媳妇就交给我了,我跟晴晴去逛街,哈哈……”

    章国涛跟秦伟庭两个大人物在等着我过去,我不敢怠慢,连忙开着车就赶去镇江路的徐记澡堂。

    徐记澡堂看起来已经有一定的年头了,估计是家老澡堂,现在这年代的人都很少去澡堂泡澡了,就算去也是去桑拿什么的,也就那些上了年纪的怀旧老头才会喜欢来这里缅怀昨日。澡堂门口停着两辆色的红旗小车,而且还有几个身材挺拔,目光锐利的西服男子守在门口,我停车走上去的时候,一个剃着小平头的男子还伸手拦住我说:“对不起,澡堂今晚被包下了,不再接待其他客人,你去别的澡堂吧。”

    我看了他们几个一眼,淡淡的说:“我叫陈瑜,是章爷爷跟秦爷爷两人召唤我过来见他们的。”

    那小平头听说我就是陈瑜的时候,不由的打量了我两眼,但是却冷漠的说:“对不起,我没有接到通知有人要来,你不能进去。”

    我皱了皱眉说:“那你就进去通报一声吧,说我已经来了。”

    小平头还是摇头:“秦老泡澡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搅,我不能进去。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是自己打电话给他,要么是站在边上守候着。”

    我闻言有点儿狐疑,我没有秦伟庭的手机号码,但是有章国涛那小老头的。我刚刚想拿出手机给章国涛打个电话,但是却无意中瞥见了小平头嘴角露出一抹嘲笑,我心里瞬间明白了,原来是这个小平头几个看门狗故意刁难我。

    不过,我再也想觉得小平头几个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刁难秦伟庭、章国涛的客人,这肯定是那两个小老头授意的。我不知道这两个小老头为啥这么干,但是也能稍微的猜测得出,这两个小老头肯定对我有点儿不满,所以故意让手下为难为难我,说白了就是整蛊我一下,给我一点儿下马威。

    我估计的现在打电话肯定是打不通的,秦伟庭跟章国涛两个小老头肯定是想把我晾在门口这里等着他们出来。

    弄清楚情况之后,我那颗年少轻狂的心就不乐意了,特么的叫我过来又不见我,把我晾在门口算什么事情?如果我傻乎乎的跟柱子似的站在门口守候着他们泡完澡出来,先不说要等到什么时候,就算到时候他们出来也会瞧不起我吧?

    这样想着,我狭长的眼睛就眯了起来,环视了一眼小平头几个:“好狗不挡路,我是秦爷爷跟章爷爷的客人,谁挡我的路我就揍谁!”

    小平头几个自然也不是善茬,他们见我要硬闯,互相对视一眼斗笑了:“小子挺狂,我们倒要看看你有没有狂的资本?”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