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10章:反将一军
    我们来到圣丰索菲特大酒店,葛德龙点了一桌饭菜,只让陈忠坐下来陪着他吃东西聊天。陈忠问起谈汽车加价的事情,葛德龙一边吃东西,一边伸手指了指他的手下说:“这点小事,让左手跟陈瑜谈吧。”

    这样子,陈忠跟葛德龙两个坐在卡座里吃饭,各自的手下都垂手而立的站在一边。我跟左手两个则在卡座外面的大厅里一张小桌子双双坐了下来,开始谈论他们说以后从他们手中拿货,所有车子都要加价10%的这事情。

    左手坐下来之后就望着我扬扬眉头说:“陈瑜,估计你有点误会了,以后你们从我们龙哥这里拿货,通通加价20%,而不是你说的10%。”

    我闻言就不由的眯起了眼睛:“不是说10%的吗,怎么又变成20%了?”

    “呵呵,因为加10%是对我们的老合作伙伴廖晓峰而言的,至于你嘛,我们还没有那份合作交情……另外,我不是很喜欢你这小子眯着眼睛那臭屁的样子,你们想继续从我们这里拿货,那你就最好学会一点儿尊重,懂了吗?”

    左手说着,就拿起桌面上的万宝路,自行在嘴上叼上一根,却没有去拿桌面的打火机,而是对着我努努嘴嗯了一声,示意我有点儿眼力,让我帮他点烟。

    我瞬间就有点儿明白了,无论葛德龙也好左手也好,其实他们一帮人也不是真的就讨厌我。他们其实不过是发现以后换成我这样一个新人跟他们打交道了,为了牢牢的掌握主动权,所以他们今天首先要给我多一点儿难堪,说白了就是先给我一个下马威。这样在以后无数次做生意打交道的时候,他们才能占据有利的上风,永远不会吃亏。

    先前在白云机场,我有点儿怕坏了生意,所以太过于谨慎,已经受了葛德龙一次气。徐裕宁已经交待过我了,我们双方是谈生意的,大家的地位都是平等了,我并不是来求这帮人施舍,所以我看见这个左手示意我给他点烟的时候,我脸上就忽然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左手见我这样子笑了,他也得意的笑了起来,可能觉得已经跟我在谈生意的交锋中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吧?

    桌面上有一只zippo打火机跟一只水晶烟灰缸,左手嘴里还叼着烟等着我给他点燃呢。我的手就朝着打火机伸了过去,但是猛然却把桌面的那只水晶烟灰缸给抄了起来,左手那家伙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呢,我手中的烟灰缸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头上,直接把那家伙砸得头破血流,连人带椅跌翻在地。

    酒店大厅的服务员,还有卡座里的陈忠、葛德龙、李梦婷几帮人听到动机都齐齐的转过头来,正好看见我扔掉烟灰缸,整理了一下领带,冷着一张脸走过来。

    葛德龙见到左手被我搁倒,他顿时微微皱起眉来,而在他身后垂手而立的那帮手下,则一个个都愤怒起来,用粤语叽里呱啦的叫囔着丢雷楼某、扑街之类的脏话,全部就要迎着我扑过来。但是葛德龙却低沉的喝了一句:“住手,都不要冲动。”

    他那帮手下这才停住脚步,不过依旧围拢在他身边小心的戒备着,看我的目光充满了敌意。

    葛德龙望着整走过来的我,然后转头问陪他吃饭的陈忠:“阿忠,你们这是什么待客之道?”

    陈忠估计没想到我这么冲动,连徐先生的最重要合作商之一的手下都敢揍,这会儿哭丧着一张脸想说话,我已经走了过来,平静的说:“忠哥,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

    陈忠听到我的声音怔了一怔,不过他觉得祸是我惹出来的,这种事他也怕徐裕宁生气,所以他就站起来耸了耸肩退到一边去,表示这烂摊子是你搞出来的,你自己摆平它。

    我当着葛德龙一帮人的面在刚才陈忠的位子上坐下来,也是正坐在葛德龙的对面,望着桌面上琳琅满目的精致菜肴。我随手取过一双干净的筷子,然后拉过葛德龙说最喜欢吃的那碗鱼翅捞饭,在众目睽睽之下就用筷子夹了一箸鱼翅放进嘴里,大大咧咧的咀嚼了两下,然后呸的一声吐了出来,一边用手帕擦嘴,一边摇头的评价说:“我以为鱼翅捞饭有多好吃呢,跟吃煮烂的粉丝似的,垃圾。”

    我说着就手一挥,哗啦的把桌面的鱼翅捞饭给扫开,瓷碗从桌子上摔到地上,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周围的人全部面面相觑起来。

    葛德龙知道我这是冲着他来的,他有点狐疑的望着我:“陈瑜,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你们是不是不想在这行干下去了?”

    我轻轻的把手帕放在桌面上,然后这才望着他说:“你既然知道待客之道,就应该知道你是客我们是主人,我们双方合作做生意不是只有我们一方赚钱,你也有赚钱的,龙老大!我们是合作关系不是主仆关系,如果你来我们这里是为了来耍花样的骑在我头上拉屎拉尿的话,那你们现在就可以滚回香江了。”

    我这话一出,边上的陈忠顿时脸色剧变,如果葛德龙真的愤怒转身离开回香江,从此我们两家的汽车生意中断的话,黄宏建、徐裕宁的这个走私集团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钱,他们两个大老板怪罪下来,那滔天怒火也不是我跟他能承受得了的。

    陈忠刚刚想说话,就被我用眼神给制止了。陈忠只看到了葛德龙汽车货源对我们的重要性,但是却没有看清楚这件事的本质。葛德龙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其实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汽车加价10%这点钱,他真正的目的是御米。他们能弄到汽车,徐裕宁有渠道能弄到御米加工品,彼此手上的货源都是对方渴望想得到的,我们手上也有葛德龙想要的货源,所以我根本就不怕葛德龙愤怒离开。

    而且,我坚信葛德龙能从香江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发迹起家,肯定不是个意气用事的笨蛋,他不会因为我打了他一个手下,说了几句得罪他的话,就连大生意都不做了。

    果然,葛德龙听说我让他滚蛋的时候,他脸上就微微又变了变,徐徐的说:“陈瑜,你知不知道你说这句话的严重性,你真的能全权代表你们老板的意思吗?你如果就此离开,大家数年的合作从此作罢,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们老板把这生意交给我打理,他就完全信任我,我说的话就完全能代表我们老板。我们不做汽车生意,以后可以改行做御米生意。龙老大,别以为赚钱的就只有汽车生意,你们的路子在我们眼里并不是唯一的。”

    我故意的提起御米,因为我知道葛德龙此行的目的其实就是御米,我说出这个的时候肯定很容易惹得他心痒,而且同时警告他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葛德龙听到御米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睛不由的就闪过一丝渴望的光芒。他刚想开口说话,我却已经站了起来,伸手轻轻的拂了拂衣袖,淡淡的说:“我不喜欢这里的鱼翅捞饭,也不喜欢这里的气氛,我在希尔顿酒店订下位子,如果龙老大真是想谈生意,那就过来跟我谈吧。”

    说完,我就转身对陈忠、李梦婷两帮人说:“走吧。”

    陈忠哭丧着脸,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跟着我们一起离开了。陈忠知道我这是故意在给葛德龙示威,因为我在机场的时候建议去希尔顿酒店吃饭,但是被葛德龙拒绝并且挖苦了,而我现在就偏偏要把谈生意的地点换成希尔顿,我要把我丢失的面子给挣回来。

    陈忠并不确定葛德龙会不会来赴约,如果葛德龙不来的话,我跟他回去肯定没法跟徐裕宁、黄宏建交代。

    我们出了圣丰索菲特大酒店,陈忠忍不住问我:“陈瑜,葛德龙他会不会来希尔顿酒店跟我们谈啊?”

    我神秘的笑了笑:“应该会来吧!”

    “应该?”陈忠闻言脸色就更加沮丧了,因为他觉得葛德龙那脾气十有八九是不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