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11章:谈妥
    圣丰索菲特大酒店,中餐部餐厅。

    葛德龙的两个手下搀扶起受伤的左手,一帮人都义愤填膺的望着坐在椅子上的葛德龙,齐齐的劝说道:“龙哥,这陈瑜太嚣张了。他之前邀请我们去希尔顿酒店吃饭我们没有去,他现在说什么要谈生意就去希尔顿酒店找他,这根本就是要咱们向他屈服跟低头啊!龙哥,我们这个头不能低,咱们直接回香江得了。”

    葛德龙环视了一圈他身边的手下,冷冷的骂道:“回香江,忘记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吗,就因为换个地方谈生意,你们就连大生意都不干了?跟了我这么多年,你们连轻重都分不清楚,真是一群废物。这个陈瑜虽然年轻,但是做事风格凌厉之余又带着狡猾,他吃定了我们渴望得到御米货源,所以才敢跟我们这么跋扈。”

    左手这会儿用手捂住额头的伤口,说:“龙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葛德龙笑了笑说:“陈瑜越是这样子跋扈嚣张,说明他手里确实有御米的货源,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我就越是为此次前来感到放心了。他不就是想要面子嘛,行,我们给他一个面子,我们过去希尔顿酒店跟他谈。”

    我来到希尔顿酒店,选的是西餐厅,因为西餐厅比较安静,我们走进大厅的时候,角落里还有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在低着头弹钢琴,弹得是肖邦的《小夜曲》。舒缓动人的钢琴声,优雅精致的环境,我跟陈忠、李梦婷他们朝着西餐厅角落靠窗的位子走过去,因为这里比较偏僻,如果真谈起生意来也会比较合适。

    我跟陈忠、李梦婷三个都坐了起来,至于陈忠的几个手下跟我手下唐牛几个,都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垂手而立。

    这里服务蛮周到的,可能是想让人觉得这是很正宗的西餐吧,所以连服务员有很多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我们三个刚刚坐下,一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金发外籍美女就袅袅娜娜的走了过来,用不是很流畅的中文说:“几位尊贵的客人,你们想吃点什么?”

    “先不点餐,给我们来三杯开水,谢谢。”

    “好的!”

    那金发美女热情的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弯下腰来,凑到我耳边说:“陈先生,这是别人让我送过来给你的,他让你戴上它。”

    我闻言有点儿皱眉,然后才发现这金发美女递给我一颗跟黄豆差不多大小的耳麦,连我边上的李梦婷跟坐在我对面的陈忠也注意到了。我眼睛转动了一下,就问那金发美女:“谁让你送过来的?”

    “那边弹钢琴的先生!”

    我跟陈忠还有李梦婷不由的朝着远处在弹钢琴的白色西服中年男子的背影望了过去,我只隐约觉得有点熟悉,而陈忠却情不自禁的低呼了一声:“陈瑜,弹钢琴的竟然是徐先生!”

    原来是徐裕宁亲自过来了,毕竟如果双方谈的真的是御米跟汽车生意的话,这可是非常大的一盘生意,而且我对徐裕宁御米的事情根本一无所知,很难全权代表他跟葛德龙谈的,所以这生意必须他亲自来谈。不过,他虽然来到这里,但还是不会面对面的跟葛德龙谈,他身份敏感,而葛德龙又是香江臭名昭著的走私大亨,所以徐裕宁就打算用耳麦跟我暗中联系,他利用我当传声筒,间接的跟葛德龙谈生意,这样子也比较安全,出事的话他也比较容易撇清关系。

    不过,徐裕宁怎么事先知道我会来希尔顿酒店的?

    我目光在陈忠身后那几个手下身上看了一眼,有点儿明白了,估计陈忠这几个手下当中肯定有一个人是徐裕宁安排的眼线,可能我在白云机场跟葛德龙接触的那一秒开始,有个眼线就暗中一直在悄悄的在汇报徐裕宁进展,我在圣丰索菲特大酒店说要到希尔顿酒店谈,所以徐裕宁就提前过来准备了。

    我取过那金发美女递给我的迷你耳麦,然后麻利的塞进了自己耳朵里,里面立即传来了徐裕宁的声音:“哈哈,陈瑜你没想到我已经来了吧?”

    我听到耳朵迷你耳麦里传来徐裕宁的熟悉的声音,忍不住笑了笑,然后试探的问:“徐先生,你能听到我说话?”

    “当然!”

    我有点愣住,然后就看到那个金发碧眼美女对着我朝着桌底努了努嘴,然后翩然的转身离开。我恍然明白了,肯定是这个女服务过来的时候,刚才不着痕迹的把某种迷你窃听器黏在了桌底,肯来徐裕宁玩这一套很熟练啊。

    这时候,餐厅电梯门口方向忽然来了一群人,赫然是葛德龙他们到来了。

    陈忠有点儿呆住,吃吃的说:“陈瑜,你跟徐先生两个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怎么我都有点迷糊了?”

    我笑了笑没有解释,如果陈忠能看到问题的核心,他也会跟我和徐裕宁这般镇定跟自信的,什么事情都能估算得很准确,就像徐裕宁跟我吃准了葛德龙肯定会来这里赴约。

    “哈哈哈,陈瑜,你等急吧?”

    葛德龙人来没走近,爽朗的大笑声已经传来了。

    “哈哈哈,龙老大,你终于来了!”

    我脸上也洋溢出热情的笑容,带着李梦婷跟陈忠齐齐站起来,迎着葛德龙走了上去。我们两个仿若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般,走近的时候还互相的拥抱了一下对方,天知道我们两个小时之前才初次见面,葛德龙对我还是一副瞧不起的模样,现在却已经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折,事实再次证明只有共同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

    我跟葛德龙在陈忠跟左手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坐下来,然后吩咐那些普通手下都退到一边去,只剩下我跟李梦婷、陈忠和葛德龙在交谈。葛德龙这次重新跟我谈起了生意,我全程基本都是被躲在角落里伪装成钢琴手的徐裕宁遥控着说话,经过半个小时你来我往的语言交锋争辩,彼此终于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就是我们从葛德龙手中拿货还是按照原价,分文不加。但是,我们也不会付钱,只用等价的御米作为交换,一批货换一批货。

    葛德龙虽然很相信徐裕宁的能耐,但是还是提出要看看我们的御米质量。

    徐裕宁这时候在耳麦里吩咐我说:“陈瑜,你招下手叫服务员。”

    我笑了笑,对葛德龙说看货是吧,然后就举起手打了个响指,接着先去那个给我端来白开水的金发美女又过来了,我对金发美女说:“龙老大要看我们的御米质量。”

    金发美女笑道:“那让龙老大派个人跟我去验货吧。”

    葛德龙指派了他额头上包着绷带的左手跟金发美女一起过去了,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我们闲聊了一阵之后,左手跟金发女郎一起回来了,葛德龙抬起头望着左手:“如何?”

    左手弯腰小声的说“老大,是a+的好货,比我们香江那边的好得多。”

    葛德龙闻言,顿时他爽朗的笑声有响了起来,站起来朝着我伸出右手:“陈瑜,以后我们就是生意上的好兄弟了。”

    我也站起来跟葛德龙握了握手,笑道:“合作愉快。”

    徐裕宁这时候在耳机了吩咐我招呼葛德龙一帮人去缤纷世界会所嗨皮,我知道那会所是徐裕宁他们的指定嗨皮场所,所以就哈哈的对葛德龙说:“我们老板给龙老大你安排了节目,我们今晚一起去开心,忠哥,我们带龙哥去缤纷会所。”

    这一晚,我喝得醉醺醺的,幸好有李梦婷在边上照顾着我,替我挡了不少酒,一帮人喝到晚上十二点,葛德龙他们跟陈忠都带着陪酒公主出台了,我则李梦婷搀扶着出了会所。

    出去的时候,还碰到了徐裕宁,我这会儿喷着酒气对徐裕宁喊了一句:“徐叔叔——”

    徐裕宁连忙的说:“什么都不用说,你今天表现得很好,先回去休息,这位是李小姐吧,好好照顾阿瑜。”

    我被李梦婷开车带回了她的公寓,回到家她开始放水让我洗澡,我摇摇头说:“不急,把我的手机拿过来,我要给章阿姨打电话汇报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