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13章:张晴晴恼羞成怒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回到家之后,已经是晚上点多了。岳父岳母两老明天要回丽海市,此时已经早早的躺下了。张晴晴倒是没有睡着,这会儿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呢,我开门进来的时候,她正满脸无聊的用遥控器不停的切换着频道,明显她的心思就不在电视上面。

    “嘿,晴晴。”

    我进来之后,见到张晴晴就不由的露出一抹笑意,也不管她现在是不是在对我扳着一俏脸,我屁颠屁颠的就跑到她身畔一屁股坐下了,伸手就要拦住她的纤腰。但是却被她没好气的推搡了一把:“陈瑜,你这两天都跑去哪里疯了?”

    去缅甸见御米之王张遂良这事情毕竟是件带有危险的事情,而且这件事也不宜声张,所以我打算告诉晴晴。不过去当民兵的事情肯定是没法隐瞒下去的,我就跟张晴晴说我跟秦勇一帮兄弟已经报名参加民兵,后天要去民兵综合训练基地,训练时间维持两个月。

    张晴晴闻言有点愣住,就问我好端端的怎么跑去当民兵?

    我告诉她这是章爱蓉的意思,张晴晴聪明着呢,立即就猜到了章爱蓉这是要帮我洗白,张晴晴素来不喜欢我在这条道上越走越远。她是很抵制打打杀杀的生活的,所以听说章爱蓉让我去当民兵,隐隐有跟我洗白的意思,她是很赞成的。不过也有点儿疑惑,询问我说民兵不是一年训练十五天的吗,怎么我们要两个月这么久?

    我苦笑说:“这个我也纳闷,不过可能这里是大都市,略有不同吧。”

    张晴晴立即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你们岂不是都不能来文华了?”

    我说:“事实上我们去不去文华,意义已经不大,秦勇他们都已经出社会了,不需要再靠念谋求出路。而且文华这种私立以营利为目的的学校,每天一个班都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旷课,这种学校不去也罢。”

    张晴晴闻言叹了口气说文华的环境气氛确实太差,她都有点儿失望了。她现在在广弘公司当副总裁,每天事务忙得很,现在在文华也是停薪留职,过段时间可能会考虑辞职,全心全意的打理公司。她说这也是我妈妈的意思,我妈妈知道我不喜欢整天坐在办公室坐班,所以一直刻意培养张晴晴当接班人。当然李梦婷现在是华瑜公司的老总,也是我妈妈的左臂右膀。

    我跟张晴晴聊了一会儿,张晴晴才突然低呼一声,说她本来已经在浴室里的浴缸给我放好洗澡热水了,然后这会儿催促我赶紧的先去洗澡。

    我就厚着脸皮说跟她一起洗鸳鸯澡,果不其然张晴晴面子就是比李梦婷薄,直接抬起脚就踢了我一下,然后羞恼的说:“快点儿去洗,再口花花耍流氓我踢你了啊!”

    这几天着实把我给累坏了,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张晴晴已经不在客厅了。她回到了卧室,这会儿穿着一条白色的露肩睡裙,正坐在床上背靠着床头在看时尚杂志呢,裙摆下一双白皙的美腿在灯光的照射之下泛起一抹勾人夺魄的白腻。

    张晴晴见我满脸坏笑的望着她,就不由的有点儿受不住我炙热的目光了,把杂志随手放到床头桌上,然后没好气的横了我一眼:“笨蛋看什么?”

    “看我的漂亮媳妇呀!”

    张晴晴哼了一声,身子往被窝里缩了缩,然后芊手在她身边拍了拍:“谁是你媳妇了,少油嘴滑舌的,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儿躺下休息。”

    靠,特么的都已经睡一张床了,还不算是我媳妇呀?

    不过,我跟张晴晴虽然已经有夫妻之名,但是却还没有夫妻之实,谁让她性格骄傲又矜持,而且还是个完美主义者,非说要我重新跟她好好表白求婚,然后重新举行婚礼,弥补我们当年在浅河村偷偷摸摸举行的小婚宴的遗憾,她才愿意在最美的时光将她完全交给我。唉,这娘们看起来凶巴巴的,但是骨子里还是渴望浪漫。

    我毫不客气的在张晴晴身畔躺了下来,被窝里全是张晴晴身上特有的那种香喷喷的味道,闻着就像是有一根白色羽毛子啊我心里轻轻撩拨一般,让人心痒痒的。于是,我就凑到张晴晴耳边细声的说:“晴晴,你至少是我的女朋友吧,夫妻之间的事情咱们要等到重新举行婚礼才能做,那情侣之间的事情咱们可以做吧?”

    张晴晴俏脸染上了红晕,变得更加的娇艳了,娇哼了一声说:“那要看看是那种情侣之间的事情了。”

    我闻言眼睛就亮了,就问她那些事情可以做,张晴晴毕竟是女神,性格高傲,素来很爱面子的她哪里肯说,直接就拉过被子蜷缩在被窝里,带着羞赧的声音从被窝里闷声闷气的传来:“笨蛋,你自己想,不要问我。”

    靠,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呀,难道要我一件件事尝试,看看哪些能做哪些不可以?

    我这么想着眼睛就亮了,觉得这样做似乎也不错呢,反正情侣之间也就那几个阶段,牵手拥抱亲吻抚摸还有啪啪啪,我干脆一样样循序渐进,张晴晴那娘们如果不拒绝,那就表示那阶段的事情可以做,嘿嘿……

    于是,我就故意的把手朝着身边的张晴晴的柔夷伸了过去,很轻易的抓住了她的小手,直接就跟她来了个亲密的十指紧扣,张晴晴整个过程都没有说话,似乎在默许这种牵手是可以的。

    我跟张晴晴手牵手的并肩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直接接着翻身的契机,很自然的搂住了她的水蛇腰,张晴晴身子微微僵住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放松了,最后像只小猫咪般缩在我怀里,看得出她不但没有拒绝,反而还挺享受的。

    淡淡的床头灯光下,张晴晴窝在我怀里,眼睛这会儿依旧闭上,嫣红的小嘴唇微微有点儿嘟着,眼睫毛像是蝴蝶翅膀般快速的一闪一闪,有点儿像是在跟我索吻。我哪里受得了,直接就俯下头亲吻她了。

    这一吻缠绵了好久,我们都快要窒息的时候才肯分开,张晴晴这会儿脸颊娇艳一片,眼眸也带着春意,不过呀,我的手想在她身上乱来的时候,她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这个不行!”

    我闻言有点儿蛋疼,不过望着她眼角含春的羞涩模样,也隐隐有点儿明白,可能张晴晴怕我动手动脚乱来的话,她最后自己也克制不住吧?

    我这会儿难受着呢,于是就跟张晴晴讨价还价起来,我望着她嫣红的嘴唇,然后凑到她耳边跟她说了一个建议,但是张晴晴无比羞恼的拒绝了。我无奈了,最后又看看张晴晴白皙的小手,再次小声的跟她又说另外一个建议,这次她虽然还是羞涩得很,但是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羞羞答答的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也是我们去民兵综合训练基地报到前的最后一天,我醒来的时候,岳父岳母已经买了早餐回来,我洗漱完毕出来,岳父岳母还有张晴晴三个人已经坐在饭厅吃早餐了,早餐是张晴晴最喜欢吃的狗不理包子还有豆浆。

    张晴晴这会儿左手端着一杯豆浆右手拿着一只包子吃得正香呢,然后我就不由的想起她昨晚用手帮我那啥的事情,我就满脸坏笑的望着她的手偷笑。张晴晴很快发现了我满脸坏笑的望着她的右手,就没好气的问我看什么?

    我就在她身边的椅子坐下来,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晴晴,你洗过手没有?”

    “废话,谁吃东西之前会不洗手的?”

    我对着她暧昧的挤眉弄眼:“哦,那就好!”

    张晴晴立即想起了昨晚她给我用手那啥的事情,这才明白我问她有没有洗手的真正含义,她又看看右手拿着的狗不理包子,然后俏脸就涨红了,直接扔掉包子涨红着脸就跑:“死陈瑜,你故意提起这事情的,我恨死你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