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14章:故意找茬
    二沙岛,李家别墅。

    秦少柏这会儿正站在二楼客厅落地窗前,望着窗外唯美的景色,有点儿感慨的说:“怪不得珠三角的权贵人家都喜欢住在这里,环境真心不错啊!”

    客厅里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这里的少主人李文赋,另外一个穿着露肩晚礼裙的美女则是秦少柏新交上的女友梁艺璇,也是这里有名的交际花。

    李文赋闻言哈哈一笑,就故意的问:“秦兄弟似乎也很喜欢这里?”

    秦少柏笑了笑说:“这里的别墅价格动辄上亿,我喜欢也没有用。”

    李文赋很豪爽的说:“我们李家在二沙岛东边还有一栋别墅,不过规模小很多,如果是情侣或者新婚夫妇住最为合适。如果秦兄弟不嫌弃的话,那就先拿去暂住,我分文房租都不收。”

    秦少柏知道就算是那种很小户型的别墅,在这里也价值几千万的。如果出租的话,租金至少一个月就要几万块。而且住在这里的人不但是富豪而且是权贵,就是你有钱也买不到的那种,他见李文赋出手这么阔绰,就眯着眼睛笑道:“无功不受禄,我怎么好意思接受李兄弟怎么大一份恩惠?”

    李文赋知道秦少柏虽然没什么能耐,但是秦少柏的父亲跟爷爷都厉害了去。而且李家最近日渐感到自己被黄宏建、徐裕宁他们疏远,昔日的靠山已经隐隐不能再依靠了,李仲虎叮嘱过李文赋要曲意跟这个秦少柏交好,一来是不让秦家查到秦东升是他们李家干掉的,二来是想借秦少柏跟秦延年、秦伟庭攀上关系。

    李文赋从壁橱拿出一瓶红酒打开,然后倒了三杯,分别给秦少柏和梁艺璇都递了一杯,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陈瑜,以后合作的地方多了去,区区一栋小别墅借给秦兄弟住算的了什么?”

    秦少柏出身高贵,内心是隐隐有点儿瞧不起李家这种社会人的,所以有点儿下意识的想跟李家合作,但是又刻意的想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想太过于亲密。李文赋见秦少柏在迟疑,就偷偷的给梁艺璇使了个眼色,梁艺璇会意,就用嗲嗲的声音说她也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劝秦少柏接受李文赋的好意。

    秦少柏最后还是承了李文赋的这个人情,答应跟梁艺璇暂时的在李家的小别墅住下来。

    梁艺璇故意的又问李文赋:“李先生,我家少柏让你帮忙差他弟弟秦东升失联的事情,你查得怎么样了?”

    李文赋故意的摇摇头说:“道上的人都说是东星陈瑜干掉了秦东升,但是陈瑜可能是经过周密的计划才下手的,直到现在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陈瑜干的。”

    秦少柏冷笑:“你们义门不是说自己是这里的地下王者吗,连这么大一件事都查不到一点线索?”

    李文赋淡淡的说:“靠查是查不出什么东西的了,不过我们可以另寻途径。”

    秦少柏望着李文赋:“怎么个另寻途径?”

    李文赋说:“那就是激怒陈瑜,逼他露出马脚。”

    秦少柏狐疑的问:“你刚才还说陈瑜做事滴水不漏,我们能逼他露出马脚吗?”

    李文赋自信满满的说道:“陈瑜这个人自尊心很要强,在拍卖会你也见识过他的强势了。而且你弟弟秦东升被害之前就是故意刁难了几次陈瑜,这才导致陈瑜痛下杀手,如果我们再次故意激怒陈瑜,我感觉他最终会按耐不住对你下毒手。”

    梁艺璇惊呼一声:“那我家少柏岂不是要危险?”

    李文赋哈哈的大笑道:“怎么可能,我们表面激怒陈瑜,其实就是要勾引他对秦兄弟下毒手,到时候我们不但能掌握他的证据,还有机会顺藤摸瓜把他谋害秦东升的事情也一并查出来。”

    梁艺璇说:“这还是很危险。”

    李文赋对秦少柏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秦少柏沉吟了一下,然后问:“要怎么激怒陈瑜,比他露出马脚?”

    李文赋笑眯眯的说:“这事情还不简单,下午我们去跟陈瑜那小子玩玩。”

    ……

    上午,我跟张晴晴陪着岳父岳母去购买了一堆东西,然后又把箫媚也叫出来,一起在龙凤大酒店吃了顿饭,这才依依不舍的把两老送到白云机场,他们乘坐航班返回丽海市。

    下午,本来我已经跟张晴晴约好了上白云山去玩的,但是广弘公司一件突发事情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事情也挺简单的,我们广弘公司生产基地已经在动工建造厂房,开工奠基典礼前段时间已经举行过了,现在施工队已经在工地建造了一栋两层楼高的临时活动板楼。而在我们广弘公司工地正对面,则是义门李家的广义远洋运输公司的仓库。今天就是一辆广义公司的运输车一头撞进我们的工地,直接把我们的工地临时活动板楼给撞崩塌了。

    幸好,这会儿是开工时间,工地的头儿都在工地忙碌,活动板楼里的人不多,所以只有两个我们的工人受了伤。

    这件事不大也不小,村上逸夫让副总裁张晴晴过去工地处理情况。

    张晴晴有点儿郁闷的说:“陈瑜,我现在得过去工地那边一趟,白云山今天估计去不成了。”

    我听说李家运输公司的货车把我们工地的指挥楼都给撞崩塌了,也是有点儿目瞪口呆。同时觉得这事情隐约有点儿不对劲,只要牵涉上义门的事情,我都会很小心谨慎的去处理。而且我自身也是广弘的副董事长,加上今天也有空,就跟张晴晴说一起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我跟张晴晴过去到现场的时候,我们工地的活动板楼果然已经倒塌了,广弘公司跟广义运输公司的两帮人各自纠集了两三百人正在对峙,现场还有几个派出所的警员在努力维持秩序。肇事车辆是一辆十六轮的大货车,车头损坏的厉害,不过据说司机及时跳车,所以一点儿事都没有。

    “张副总裁跟陈副董事长来了。”

    张晴晴经常来视察工地,而我在开工奠基仪式上也出现过,所以工地负责人跟工头们都认识我们俩,见到我跟张晴晴出现之后,一个个都叫囔着围过来,让我们给受伤送往医院的两个工人讨回公道。

    原来货车在撞崩塌活动板楼的时候,有两个工头受伤了,一个腿被砸断了,另外一个脑袋被砸破了,都送到医院去救治了,据说伤势还挺严重。

    工人们平日吃喝都在一起,彼此感情还是很好的,所以这会儿对于飞来横祸都很愤怒,要我出头帮受伤工人讨回公道。

    张晴晴出言安抚众人的情绪,我则转身望着广义运输公司仓库纠集过来的一帮工人,黑着脸问:“他们撞了我们的活板楼,还纠集这么多人过来干什么?”

    一个工头说:“陈副董事长,他们撞了我们的活板楼,我们一帮工人想去跟肇事司机理论,谁知道他们就纠集了这么多人,我们正互相对峙着,您就来了。”

    我就走过去望着广义公司的那帮人,黑着脸说:“你们谁是负责人。”

    “我是!”

    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自我介绍说他叫高宝,也是广义运输公司仓库的负责人。

    我就冷冷的问他怎么回事,他们公司的货车怎么把我们的指挥楼给撞了?

    “车辆失控了”高宝咧嘴嘿嘿的笑道:“其实这事情也不能全怪我们的公司的司机撞倒你们的指挥楼,谁叫你们的指挥楼这么靠近路边。我们的运输公司的都是大货车,进出仓库不方便,搞不好就还会把你们给再撞了。要不这样,你们的指挥楼挪个儿地方,远离路边,我们稍微赔给你们一点儿钱,你看怎么样?”

    靠,我在我工地上建立指挥楼,被你们撞了还怪我们咯?而且我们工地的指挥楼还听从你们的吩咐建立在哪里,你叫我挪地方我就要挪地方,当我是什么了?

    我黑着脸就吩咐身边的工头:“立即原地重建活动板房!”

    高宝闻言冷笑的说:“陈先生你还继续在原地建指挥楼,今天被车撞的情况我可不敢保证不再发生。”